shenbolun

想让你追我。

《?》系列二 —— 穿越中国5000公里的符号

發布於

天和朋友聊起来过去几年做过的项目,突然想起来,这个因为《千人影像》计划而延伸出的行为系列作品居然从来没有被整理过。想着今年也没做太多,回顾一下权当老树开新花了。

之前整理了两年前在芬兰的《?》系列1,今天发个系列2。


名称:《?》

介绍:沈博伦背着一个三米高的问号行走中国四个城市,宁波、上海、北京、大理,并终将她送与在大理的好友小周,在那结束她短暂的一生。

日期:2015年10月-2016年2月


在宁波卸下问号

宁波前往上海的火车
上海火车站
上海地铁
一个问号不被允许进入龍美术馆看作品
上海前往北京的火车
在鼓楼,遇到拍新婚照的小夫妻
站起来的机会不多
在朋友的小院,为她披上棉袄
西单
因无法靠近,只能瞻仰

即将关闭的mao
凌晨五点,起床去大理的问号
北京前往昆明的火车
昆明,小小的人民和大大的问号合影留念
昆明前往大理的火车
生命最后的站立


画外

这是一个非常即兴的作品。2015年整年做的《回归》展览是在全国范围内能触及到的所有线下场所,10月宁波有个咖啡馆做了个排场很大的展,弄了上百个屏幕,叫了一堆大小本地赞助商,其中就有个瓦楞纸公司在门口支起了一个3米高的问号。

我在那分享完以后,离开的时候就觉得她应该和我一起走,不能留在这里。和赞助商沟通后,人家以各种理由拒绝我的请求。直到我支付了700元,为她赎了身。

出发时并没有明确的终点,后决定去大理将她送与我的好友小周。因为当年+box影像计划他中途加入,我们共同在一个问号下过了颇长的时间。然后他去大理开了个烧烤店,呼吸洱海边清新的空气,我也就决定把这个问号送给他,万一什么时候炭火供应不上,截取一段纸片,就能续命。这也就成了她最后的归宿。

四座城市近5000公里,全程都以公共交通的形式完成,途径诸多景点,遇到无数人民,日益憔悴。每次上路都要带上几卷胶带,以防中途肝脑涂地。因为身躯庞大,没少被路上人指指点点;因为体型怪异,也被拒绝数次,能走到最后实属不易。

宁波站去上海的时候,很多站票行人,列车长亲自下车来接,换个车厢让她舒服呆着,几个人抬着个问号的场景颇为滑稽;上海去北京的火车倒是轻松,还是列车长过审,一看,哦是个问号,又一次特批去了餐车就坐;北京去往大理的火车途径昆明转车,履行公务在身的车站站台负责人死活不让进去,对他软硬兼施后又一次找到了列车长,人家以为我是参加昆明车展的,不等我解释,请赶紧带着问号就坐。

那是在火车上的经过,还有在城市里的。在上海,去龙美术馆看展,我说,带着我的作品去看看别人的作品吧,不被应允,还被没好气一顿喝,差点和门口保安干一场架;回到北京,问号放在了朋友公司的小院子里,冬天下雪,又花了两百元给她买了件绿色的棉袄,怕她淋着;12月底受邀在清华TEDx演讲的时候,问号陪我去了,然后从北京的西边一直往驻地步行,途径天安门的时候,安检不让过,理由是:符号不得进入广场

当然,辗转数站的目的就是去大理陪葬的。我反复给小周交代,她生命最后时刻的影像资料你给我记一下,他点头应着。过了很久一直没收到他消息,问了一句,他说,哦做烧烤烧了。我说,照片呢,他说,忘了拍了。

好吧,对比前面的所有周折,这句忘了甚是令人尴尬。但也自然吧,可能所有这么用力活过的,都也会被如此轻描淡写地遗忘。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系列一 —— 赫尔辛基广场30米水写?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