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bolun

想让你追我。

的士说 | 听出租车师傅们说世界!

發布於
"的士说 | Cab Journey" 是由家园计划(AnotherLand)出品的一档在线音频节目
我们期待卷入和被卷入一场日常生活的不可见革命,这一运动由老百姓身边流动的骑士们发声,长矛以圆盾的形式向思想和现实冲锋!
参与发起一场与全球各地出租车司机访谈对话的“路音运动”!
万众握紧方向盘,道路正醒来!

推动这场运动:

  1. 拿起你的手机打开录音功能,坐上一辆计程车(建议小酒喝至微醺)!
  2. 征得采访同意,开始向司机师傅提出海浪般的问题,享受旅程!
  3. 将珍贵的旅程对话录音传至编辑部邮箱 anotherland@163.com
  4. 编辑将对回答进行分类整理,制作出不同议题的节目,供大家免费收听:一段“路音”,投入环行世界的启迪浪潮。


的士说编辑部:

主编:冠华

编辑:已部署的语种编辑如下,更多语种译者欢迎加入

汉语/英语/法语/俄语/日语/德语/芬兰语/意大利语/韩语

加入这场路音运动

添加微信249549607邀请入群,或扫码入群。

收听平台:| 网易云音乐 | 喜马拉雅 | Himalaya | Apple Podcast | Spotify | AnotherLand.org | 其他泛用性客户端(如 小宇宙、Pocket Casts)| 搜索 “的士说” 

RSS 订阅:http://www.ximalaya.com/album/44473070.xml



为什么出租车司机大多喜欢聊政治?

作者:蓝岚

来源:知乎


其实在19世纪的欧洲,也有一种看起来和政治八竿子打不着的职业给人留下一种和政治密不可分的印象 —— 鞋匠。

鞋匠积极的参与了不同国家不同地区的不同政治事件和政治活动中:

  • 在英国的人民宪章运动中,鞋匠是第二大参与群体,而第一大参与群体是不区分工种的“劳工”。参与的鞋匠的人数是建筑工人的两倍多,而且人数同时超过了所有按照职业分布来看十分之一。
  • 在攻占巴士底狱中被捕的人数中,有二十八名鞋匠。
  • 战神广场和1792年8月暴动中,鞋匠的参与人数占比第一。
  • 因1871年巴黎公社运动失败而遭到放逐的的工人中,比例最高的职业是鞋匠。
  • 1848年,德国康撕坦兹市爆发造反运动,鞋匠是暴动者中最大的单一团体。

鞋匠这种职业对于政治的热衷程度甚至可以从当时人们的俗语当中也可以看出端倪,许多国家都曾经有过诸如“鞋匠不应该插手鞋楦以外的事情”;“好为人师的补鞋匠做不了好鞋”;“让鞋匠做他分内的事情,让饱学之士写书”,这样诸如此类的俗语。

这种独特的现象当然也引起了很多学者的思考,也有很多学者对为什么鞋匠会那么积极的参与政治提出了很多的解释。然而,从学者的解释中,我们却反而可以看到这些原因和为什么我们国家的出租车司机尤其热衷于探讨政治的答案惊人的相似。

那么为什么鞋匠尤其热衷于参与政治呢:


第一:鞋匠特殊的工作环境。

鞋匠的工作决定了他工作的时间绝大部分时间是一个人专注于自己的作品,也就是在工作时拥有大量的时间一个人独处,这种状态下人很容易静静思考。在农村里面,久坐且无需耗费体力的职业可能是最不费劲的工作了,所以鞋匠可以兼顾思考、观看与交谈。


第二:鞋匠特殊的地域环境

尽管在城市里面有很多这样的职业,但是在乡村里面确实没有什么其他的职业如此了。同时,由于鞋匠可能在皮革上的技艺让人们经常要求他们帮忙装订或者修补书本,这也给了他们接触到知识的机会。所以,比较有文化修养的鞋匠广泛的分布在大多是文盲人口的乡村或小镇的环境,让他们显得很不同寻常,他们在那里可能成为非官方的文书或劳工的知识分子。这种形象一旦确立,就会加强公众的期待,在许多行业,一个“读书人”的形象会让人遭受嘲讽和贬损,但是在鞋匠中,则比较容易被接受。

第三:鞋匠特殊的师徒制度

在19实际的欧洲,鞋匠在某一个村庄驻扎下来之后,一般都会游走在各个村庄之中做学徒,跟着每个村庄的鞋匠师傅进行学习。所以,学徒鞋匠是流动性比较大的行业,经常会跋山涉水的流动旅行,开阔眼界,在不同的作坊停留,当然同时被不同村庄的鞋匠传授“独到的思想”,然后带着这些“独到的思想”又游走到下一个村庄去了。如此循环,学徒鞋匠就成了在那个信息封闭的年代的思想交流者,而且让不同村庄的鞋匠的信息更加的灵通。


第四:鞋匠的接触面非常广

尽管铁匠的工作难以在工作的时候和他人交谈,但是鞋匠职业的特殊性,让鞋匠可以接触到非常多的人,毕竟人人都要穿鞋子。所以,鞋匠的工作场所对传递理念以及发起行动而言相当合适。

比起当时的小酒馆来说,作坊更加适合传播观念,因为小酒馆仅仅是男人成群结队的在一起饮酒,但是作坊里面妇女和儿童有机会来接近,鞋匠在乡村和小镇生活中扮演了教育者的角色。

第五:鞋匠特殊的工作情怀

鞋匠大多为自己的工作而感到骄傲,因为这个行业不论对于贫贱贵富或者老少男女都不可或缺。做鞋匠可以自由的控制时间,和假日,不用定时上班。而且鞋匠更加贴近穷人的世界,而不是富人和当权者,对等级制度和正式组织不感兴趣,晓得独立的价值。


第六:时代的因素

随着城市人口的增加,工业从业人数大规模增长,同时产生了规模化的工厂,对于传统的作坊带学徒模式产生了极大的冲击,这种规模化外包工厂生产逐渐损害了鞋匠行业的独立,压低了工资。

而与此同时,乡村居民正面临农业资本主义成长,不满情绪日益高涨。因为鞋匠的原因,乡村居民逐渐接触到能够解释他们心生怨恨的种种意识形态表达,为他们提供此意识形态说辞。工业化初期创造出一大群处于赤贫状态的半无产阶级,让鞋匠激进活动的基础更加扩大,愿意聆听鞋匠讲演的听众数量倍增。

于是,鞋匠就成为了各种激进的政治活动的参与者。

而这些原因恰恰非常贴合出租车司机,完全可以解释为什么出租车司机那么喜欢讨论政治问题。

第一:出租车司机在没有接到活的时候,大部分时候是一个人静静的坐着开车,久坐,独处,无需耗费体力(和普通的工人相比),可以静静思考。

第二:打车这个行业不论对于贫贱贵富或者老少男女都不可或缺。虽然富人打车的时候更多,但是并不意味着穷人不会偶尔打车。所以出租车司机本身可以接触到不同的阶级,加上本身自己并不处于更好的阶级,所以司机本身会更加贴近穷人的世界,而不是富人和当权者,看过社会百态,而不是仅仅接触自己身边的人和圈子。他们接触到了社会的各个方面,听取了各个不同阶层人的看法,还可以在独处的时候思考。

第三:出租车司机的工作环境天生适合传播思想。在狭小的环境中两个人并排坐,车内又不是十分嘈杂,这个时候非常适合交谈和聊天。司机在独处了一段时间之后,形成了自己独有的思考,再遇到一个非常适合的环境可以交谈聊天,那么抓住乘客侃侃而谈是非常正常的一个结果。

第四:时代的因素。随着房价的高涨和社会压力的急剧增加,出租车司机辛辛苦苦跑一天也只是挣点钱以图可以养家糊口而已。不仅每天需要交份子钱,受到公司的压迫,同时还需要受到来自网约车等行业的竞争和压力,不满情绪日益高涨。如果遇到了合适的交谈对象,大谈政治问题以解释目前的窘状是非常适合的发泄方式。

所以,出租车司机就是19世纪欧洲的激进鞋匠,因为自身工作独有的特性,因为工作环境的便利,同时更因为大环境的使然,使得出租车司机从单纯的草根哲学家变成了激进的草根政治家。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