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bolun

想让你追我。

和小区保安吵架随笔

發布於

今晚12点从朋友家出来,我骑的车是个倒骑驴,前面有个巨大的框可以坐人,我用布给盖上了防雨。

我刚把车拖出来准备走,前面突然来了个矮胖子吆喝问我是谁,还要搜我车说怕我偷电瓶。我当时火就上来了,我说你是谁,他说我是治安,我说你给我看证件,你没穿制服也没证件没法证明。我说我来朋友家,他问我要门牌号,找的是谁,还要掀我车布翻我车看看是不是偷东西。还要报警,我说你赶紧报,他也不动弹,就吆喝。

吵闹声惊动了邻居,俩邻居出来也自以为很合理的跟我说,别吵了,都不容易,让我站在他角度考虑。我说,我怎么给一个连证件都没有对我吆五喝六的人随便搜查呢?我是不是也可以随便进一个小区,穿着自己的衣服,就开始搜别人东西,你们就觉得这样安全了呢?如果是保安,连最基本的礼貌素质都不需要,就可以随意盘查和压制别人?

最后我朋友下来了,保安和邻居一看认识,也不查我了,立马让我走了。

这件事让我非常困扰的原因是类似的事情我遇到好多次了,每次都令我非常不悦。

1. 我意识到我很在意秩序和规范,要他出示证件,但同时我意识到对方在那个场景里是更讲究邻里关系的,邻里相互承认的工作/生活关系,这完全两套系统是没法相互说服的。但他的语气压制和冒犯,让我又没法好好的面对这个人。我知道他是一个底层务工人员,我也知道他的骄横态度里有权力的色彩,但当他对我吆五喝六的时候,把这些综合在一起,我就没法好好跟他对话。

2. 保安一直在说一句话,“这是我们家,你是外人,所以要搜你”,这个场景也让我倍感震怒。这是一个赤裸裸的排他甚至可以光明正大侮辱他人的行为,因为我不住这里,所以他对我偷东西的怀疑和搜查的要求都成为合理的了,并且邻里还都认为是正当的,我无比愤怒,但又无法说服任何人。

3. 邻里对规则的意识是为零的,他们也不意识到其实最后我也没打开车布给他们检查,我只是认识了个熟人就证明了我的清白。假设我和我朋友联手偷东西,最后也就蒙混过关了,他们也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有真正的保护居民的规范。他管理的这栋楼前明确贴着告示:最近有骗子上门骗了老年人6000块,要多加提防。显然这个保安工作该做的没做到位,不该做的瞎指摘。


在北京其实这样的人非常多,我无数次和各种骄横的野蛮管理吵架,有输有赢,但无论如何都会让自己不舒服。我既讨厌权力执行者的牛逼哄哄,也确实明白这些执行者大多是底层他们根本不懂自己在做什么,但更没法不被他们肆意的指摘和蛮横的态度所影响。

我不知道该怎么理解这件事、这些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们能让彼此都好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