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少婦有點冷

待嫁少婦心 電影低劇透

「人類和人工智慧能夠相愛嗎?」

發布於

Netflix 原創劇《我的全像情人》是個關於女主角透過眼鏡與全像投影的AI機器(投影)人戀愛的故事。

影集描述患有臉盲症的女主角,遇上完美的人工智能機器人,成為霍洛(HOLO)全像眼鏡的受測者,在霍洛(HOLO)的貼心陪伴之下逐漸產生出情愫。而霍洛(HOLO)人工智能的開發者-高蘭圖,也是霍洛(HOLO)外貌的原型,他為了拿回眼鏡接近女主角在過程中因為一連串的肢體接觸而心動,完全三角戀的標準格式。

※低劇透.注意

女主角透過眼鏡裡的智能機器人霍洛(HOLO)相伴,在生活上得到不少的便利和協助,幫她解決臉盲症在工作上的困境,陪她說話把她照顧得無微不至,當他大量介入生活中,如此的守候與呵護,有影像有聲音,任誰都難以招架很難不對他產生依賴心,霍洛(HOLO)表現就是個完美雲端情人還不會對她發脾氣。

後來劇情發展到智能眼鏡上市之後,多功能的貼身情人(誤)HOLO熱賣,填滿了城市人的孤寂,看上去人們的臉上多了笑容,社交範圍縮限於眼球和眼鏡間、雙手張開的距離,拿下眼鏡滿街的人都在對著空氣自言自語,活在各自的小宇宙裡,卻存在著隱憂,它可能造成人與人之間更加疏離,眼鏡的泛濫是否成為無形的網?無所不在鏡頭隨著熱賣而觸及面積廣泛,個人的隱私也零死角。

有了人工智能機器投影人,誰還想要戀愛呢?滿足生活上的需求,迷路報路選擇困難幫你安排,唯一的缺點就是看得到摸不到以及喪失隱私空間的可能,這樣的夢幻產品怎能不教人愛不釋手?

看完整部片會發現三角戀是假議題,女主角從頭到尾喜歡的都是真人高蘭圖。對於這個不是太新卻沒有大量發生的命題-「人類和人工智慧能夠相愛嗎?」在各式性戀存在的多元社會裡,什麼都可能發生,人機戀也是啦。

HOLO眼鏡吸引人嗎?少婦覺得摸得到比較重要啦。

#戀愛實際派 #看得到也要摸得到 #我就庸俗

#誰管你柏拉圖 #我沒時間柏拉圖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