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显

In god we trust, others bring data.

Mark Derian: 断撸记

發布於

原文链接:http://streetcarnage.com/blog/my-30-days-without-ejaculation/

作者:Mark Derian

译者:郝显


在《动物是我们的朋友》这部记录片里,我得知去势的牛会容易饲养得多。因为一旦没有了蛋,公牛和绵羊一样温顺。

于是我就开始想啊:撸管不正是一种短期阉割吗?在撸完管后的几十分钟里,我感到自己和《九章算术》一样无用,一样无力。蛋蛋的存在可能并不只是为了让姑娘怀孕或是让我抓着玩,它们可能是能量的一种重要源泉。

为验证这个假说,我经受住了连续30天不射精。同时,为了更好地服务于人类的福祉,我做了实验手记。

【免责声明:为了让它显得有趣,我夸大了事实。你懂的。】

第1小时:目前为止,感觉良好。为减少诱惑,删除了Chrome收藏夹里所有的色情网站。噢噢,这已经让我有点骄傲了。这次实验的结果可能会比想象中的要好。

第8小时:实验开始后的首波射精欲望来袭,为分散注意力,吃了3个好丽友,刷了两次马桶。

第2天:一切正常,除了特别想不停地大声说话。

第3天:便利店里那个胖妹子好像怪迷人的。这就是郑少秋的秘密?

第4天:感到沮丧。开始看AV,觉得这应该能让我感觉好过点,四个小时后,我认输,这没有用,它没有让我感觉好过点。

第5天:看《经济观察报》时看到了一个女性名字(杨晶晶)。硬了。

第6天:听简书播客,两分钟后就被它搞烦了。通常这要花四分钟。

第7天:去健身房锻炼。无意瞄到一个穿着修身瑜伽裤的姑娘在做体侧屈。不得不比原计划多锻炼了2个小时。

第9天:注意到捯饬自己真的蛮重要哒。

第10天:直接问一个通过微信摇到的姑娘约炮不。

第13天:打开简书播客,才两秒钟,听到某嘉宾接连“额”了两下。当即发飙:“你敢再'额'一下吗,狗日的傻逼白领。”断片。两小时后才恢复意识,那时我正在健身房怒气冲冲地做着俯卧撑。

第14天:一整天都很紧张。一直在咬嘴唇和挠脖子,啥事都没干成。晚上为了让自己平静下来,喝了18罐啤酒。结果洗澡时摔了一跤,头撞到了洗手槽上。第一次有东西比我的蛋蛋更疼。

第15天:羞愧于昨晚的事。决定在这个月剩下的日子里不再和射精作斗争,转而把我的那痉挛着的蛋蛋看作是一个观众。观众嘛,你要么是从他那汲取力量,要么就是让他把你搞得很紧张。这种想法感觉蛮屌啊。现在真应该有个观众坐在一旁,听我讲讲这个想法。

第16天:制定了一个待办事项清单。看着它并没有让我产生先去打个盹再说的想法。于是我干净利落地解决了它。

第17天:今天有点感冒,不过完全没有任何欲望去发条微博说:“我感冒了。”

第18天:在读《傲慢与偏见》中的某段时走神了。返回去重读了那一段,而不是直接看下一段。

第20天:头天晚上只睡了5个小时,但早上醒来,却感觉自己对生活的热爱惊人的强烈。去小区里散步,对遇到的每个人说“早呀”。一个老头开始和我聊天,说他最近谈成了一笔划算的买卖。意外的是,我对他所说的事情充满了兴趣,一点也没有那种“呵呵后,我得显得我很有趣”的感觉。这就是潘石屹的秘密?

第22天:没有了那种不赶紧刷下微博就会死的感觉,所以我在45分钟里干完了9个小时的活。

第24天:和一个姑娘聊天,没有任何负罪感,也不再吞吞吐吐。总之就是很刘德华罗。

第26天:给我的蛋蛋取了个外号:“发电站”。

第28天:仍然不停地大声说话。

第29天:不再感到我的蛋蛋和我的大脑是冲突的、互相阻碍的、不可调和的。伴随着这种新的“同一”感,那种迫使我去听简书播客的负罪感也就消失了。

第30天:现在明白了,达到性高潮并不一定需要射精。我可以把我做的任何事转变成一种性高潮。是的,这种性高潮不同于射出一管乳白色液体后的感觉,但在一个月不射精后,你很容易说服自己:这两种性高潮是一样的。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