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eta

在倫敦、北京、新加坡生活過的港女一名 更多雜想在 facbook @ sheetaonthejourney, twitter @sheetancities 我愛人間樂土,但願與風和唱,鳥語花香,春回大地,桃源美景,普天同慶,就算有千噸大砲,萬匹火力,就算有更發達的科技也好,可愛的大地,永遠都是人類的家鄉。

拾香‧弟弟

時局艱難,讀冷冰冰的政經分析之餘,身邊沒有暖心的香港故事,站在書架前良久,我又翻開《拾香紀》,一口氣再讀完陳慧另一本以家庭敘事側寫社會大時代的《弟弟》。

讀完心情更抑鬱。

===劇透分界線===

《拾香紀》故事終於1996年,《弟弟》始於 1998 年。前者是一個人的死亡,也是一個家庭一座城市的的高低起伏。主角離世,但她還有未了的心願,放不下的家人和愛人,算不上有何盼望,但總覺得故事會一直延續下去。《弟弟》的故事寫到可樂入讀大學後,跟可意不再親近後,就有一種無法再往前走半步的感覺,叫人窒息。

社會轉變愈來愈急,兩部小說中的兩代人都有不能了解對方的時候,但有折然不同的處理方式。連城和宋雲動盪的前半生,令他們向往安穩;可意和可樂的爸媽,卻是以安穩為其一生的基石,碰不得。孩子愛不愛家,愛不愛國,在七八十年代的香港,答案是想當然以的YES,如今是有條件的。你待我好,處事公允,我自然愛,也逼不來。

少了盲目,明明是好事,不知怎的用中文讀起來卻很忤逆。

雖然我沒有弟弟,但可意的心情,我也有過。擔心在抗爭現場的朋友,不敢去問,因為怕被誤以為我想阻撓,又怕在網上留下證據。我也問過,為什麼要年青人出頭,我們和之前幾代的人都做了些什麼?痛恨自己的得過且過,再回頭已百年身。

常說香港人戀殖,戀的到底是什麼?斷不會是殖民者。其實香港人只是念念不忘《拾香紀》那個時空中,五光十色的城市。連家上下什麼人都有,四海五美七喜王鳳在香港和外國的生活中來去自如,大有六合的愛國情懷,栽到愛情中的三多和八寶修成不一樣的果,相逢愛玩九傑有疾但都是有福之人,那年頭我們都容得下。可意可樂的世界看似豐富,雙親卻不相親,社會中也無處容身,只放得下現實,不能想像。

《弟弟》在 tbc app 連載

《弟弟》最後的覺悟,是諒解,是不計前嫌,是爭得一天是一天,是相信黎明終於來臨,是改變會到來因為太陽每天都有點不一樣。故事在 2018 年寫成,是傘運及魚蛋革命後香港社運低潮期的作品。可意可樂的媽媽選擇了現在,爸爸抓住了過去,可意選擇了新生命。可樂活下去也許很艱難,但我希望經過2019年一役後,可樂會覺得這個城市值得。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