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wn
Shawn

一个多余的人,喜欢写过期的日记。

一个多余人的日记|国庆纪事

(edited)
哀乐的节奏缓慢,音量起伏不定,容易湮没在交通早高峰的嘈杂声里,但车身前方的两朵黄色纸花非常醒目,让灵车脱颖而出。

十月的第一天,国家的生日,上午九点,我骑电动车出门,目的地是长虹路和人民路交叉口那家奈雪的茶。在清河桥头,我停车翻看微信朋友圈,想知道我的好友当中是否有人分享国旗照片,恭祝祖国繁荣昌盛。

“我的朋友圈不允许出现红色,谁发国旗照片就拉黑谁!”我曾暗自发誓。

可我很快败下阵来,年复一年,朋友圈依旧是红色的海洋。我的思想出现动摇,他们表达朴素的爱国情感,又有什么错?是我心理阴暗,见不得这个国家好,享受不到国家发展的红利,只能怪自己没本事。

微信朋友圈截图

街上的车辆行驶缓慢,交通量接近饱和,电动车也不时堵塞。半小时后我抵达月星家居城,它前面的空地可免费停放电动车,离奈雪的茶还有几百米,我正好步行,上个月好友 Frank 把电动车还给我,我的散步量骤然减少。

我用积分兑换了十五元“奈雪券”,再掏四元就能喝到大杯拿铁,这对我是巨大的诱惑。我对“喝咖啡”已经上瘾,再穷也要坚持每天喝,不然一天就白活了。

准备过地下通道时,忽然听到一阵哀乐,我停下脚步,环顾四周,不能确定声音来源。两位结伴而行的路人显然也听到哀乐,其中一位用手指着马路对面,我顺着她的手势望过去,在密集的车流中搜寻几秒钟,赫然发现一辆灵车。哀乐的节奏缓慢,音量起伏不定,容易湮没在交通早高峰的嘈杂声里,但车身前方的两朵黄色纸花非常醒目,让灵车脱颖而出。

逝者长已矣,活着的人还要继续赶路,片刻停留后,我进入地下通道。下了几级台阶,我踮起脚想再看灵车一眼,视线已被阻隔。

我如愿以偿地在奈雪的茶喝到近乎免费的拿铁,但未能充分利用它的“第三空间”,呆了不到一小时便离开。我坐在占据 C 位的长条桌旁,打开 Kindle 阅读波德莱尔的散文集《巴黎的忧郁》,同为“地下文学” 小组成员的 @Chin  推荐了其中一个名篇。我不在阅读状态,长条桌围坐了六个中学生,他们兴奋地品茶聊天,对我造成干扰,不过真正的障碍来自文本本身,我不该读英译本。

我骑电动车回家,老婆和女儿外出未归,我一个人吃午餐。我的午餐简单到极致:一个苹果、两个桃子、一份蒸红薯。鬼使神差地,我开始利用蒸红薯的时间清洗厨房纱窗,但时间远远不够,这是我最不情愿面对的家务之一,和清扫沙发底下的地板一样艰难,我忙碌了九十分钟,纱窗还是很脏。

午餐摄入的热量有限,我早早地吃了晚餐(西红柿鸡蛋面),然后骑电动车出门,目的地是万达广场背后的金街,那里有一家提供“第三空间”的瑞幸咖啡。天色渐晚,我的阅读和写作还没真正开始,眼看就要白活一天,我心急如焚。

金街上红旗招展,洋溢着节日气息,我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别有用心地分享至 Liker Social—我也开始散布红色。

万达金街

瑞幸咖啡人满为患,没有属于我的位置,我不得不放弃消费。这家瑞幸刚开业时只有一层,90% 的面积属于吧台,后来老板嗅到商机,充分利用房屋的高度,在咖啡师的头顶强行打造了“第三空间”,它的饮品价格全线上调三元,咖啡爱好者依旧趋之若鹜。

人满为患的瑞幸咖啡

我没地方可去了,彻底迷失方向,像流浪汉一样在街上徘徊。

我站在闲叙咖啡门口,朝里面张望,前不久我过生日,闲叙送我十张十元的代金券,消费满二十五元可使用一张。以大杯拿铁为例,原价二十六元,用券后只需十六元,和瑞幸的价格相当。闲叙的定位是“精品咖啡馆”,环境不亚于星巴克,持券消费时性价比非常高。

可是闲叙的灯光过于昏暗,似乎专为恋人约会而设计,我也不敢面对熟悉的咖啡师,担心暴露自己的落魄。

归根结底还是我太穷了,写作挣不到钱,微薄的存款不允许我一天两次消费咖啡,“人满为患”、“灯光昏暗”不过是借口。

闲叙咖啡

一天快要结束,不能再等了,我必须写点什么,上午听到的哀乐激发了我的灵感。我在广场绿化带旁找到一个座位,从背包里取出 iPad,开始写日记。

2022年10月5日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多余人日记|在星巴克(修订版)

Loading...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