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wn

一个多余的人,喜欢写过期的日记。

私人日记两篇

(edited)
在这个国家,跳广场舞竟然是大规模聚集的唯一合法途径。

2021年7月15日

上午去幼儿园开家长会,主要内容是教学成果展示和亲子互动。

在网上花三百多买的穿衣镜到货了,我在说明书的指导下顺利完成安装。不久前妻子网购一面三十多元的穿衣镜,粘在衣柜上没几天就掉下来,我很恼火,决定花重金另行购买。

下午四点出门,五点抵达万达广场,在商场背后的美食街吃过晚餐后,奔赴此行的最终目的地闲叙咖啡(诸葛亮广场店)。我像往常一样坐在靠窗的位置,一边阅读一边看风景。突然开始下雨,雨越下越大,雨水像瀑布顺着屋檐倾泻,广场很快成为泽国。有人在树下躲雨,躲了半天雨也不停,便冒雨往商场的方向跑。我凝视窗外,还不到六点,天色已经很暗,咖啡馆橘色的灯光折射在透明的玻璃上,和视线前方的树木交织在一起。

店里一直在播放略带伤感的爵士乐,我突发莫名的感触,表达欲爆棚,拿起手机对着窗外拍摄,将下雨的视频分享到微信朋友圈并搭配如下文字解说:

等雨一停/如果天还没黑/或不够黑/跳舞的人就跑出来/占领整个广场

偌大一个国家,跳广场舞竟然是大规模聚集的唯一合法途径,这是我对它耿耿于怀的原因。

暴雨持续了两小时,后果很严重,城区大范围内涝,交通瘫痪。晚上九点我骑电动车回家,途经新华路和前进路,部分路段积水深至膝盖,很多机动车泡在水里。我的电动车经受了考验,它一路涉水前行,始终没熄火。

在闲叙咖啡凝视窗外

2021年9月9日

我和妻子在家里共进午餐,吃西红柿鸡蛋面,罕见地聊天。

妻子谈到和她一个办公室的同事陈姐,一位退休后返聘,热爱工作和生活的七十岁老人。陈姐精力旺盛,每天五点起床,搭乘早班公交车提前赶到单位,给办公场所的绿色植物义务浇水。陈姐曾经是卫校老师,老公以前是公务员,夫妇俩都有丰厚的退休金。为妆点退休生活,陈姐开始学钢琴,老公进了老年大学,课程包括英语。陈姐有一个独生女,婚姻幸福,事业成功,外孙女聪明可爱,多才多艺,是全家人的骄傲。

在妻子的叙述里,陈姐一家人的日子过得比蜜还甜,旁人只有羡慕的份。妻子把陈姐当成奋斗目标,只可惜我这个不争气的老公拖了她的后腿。

我想到我的父母,同样年近七十,但是户口在农村,只能领取微薄的“农村养老金”。父母在县城定居多年,和陈姐夫妇俩生活在同一片天空底下,承受相似的物价和生活成本,但养老金只有对方的几十分之一。我似乎说了句“这个世界太不公平”,妻子回应:“是你的父母太傻,谁叫他们不紧跟国家的养老政策?”

她指的是一种面向农村人员的商业保险,六十岁以下才有资格购买,需花费几万元,到退休年龄后每月可领数百元,是“农村养老金”的十倍。我的父母因为疏忽而错过这么好的产品,只能怪自己,不得对国家的社保政策说三道四。

妻子又聊到她另一位同事的邻居,据说身价过亿,突然得了重病,花一千多万元换血成功,保住性命,妻子和同事一致感叹:“有钱真好!”

“这样的人不如早点去死!”我听不下去了,冲妻子吼道。我和妻子虽然同在一个屋檐下,却分明活在两个平行的世界,完全无法交流,太可悲了。

明天是教师节,按照惯例,女儿要买三束花,分别送给她在幼儿园的三位老师。我和妻子围绕送礼展开新的对话,但分歧严重,不欢而散。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烂尾的日记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