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wn

无业中年男人,非虚构写作(Creative Nonfiction)爱好者。

最鲜活的日记

 (編輯過)
难道不过份吗?今天要求戴口罩,明天还不知道要干嘛,我必须寸土必争,一点也不能退让。

我厌倦了重新加工鸡肋一般的日记草稿,去年仓促写下、打算留待日后加工却被晾在一旁的文字,早已过期和变质,不如丢弃。我要写一篇鲜活的日记,记录昨天(2022年5月2日)发生的事,看看我到底会不会正常地写日记。

下午四点,我在家里伏案写作,妻子和女儿突然回来—她们提前一天结束在枣阳的度假,我的写作嘎然而止。

她说:“你在家啊,门怎么反锁了?”我说我一直在家,今天还没来得及出门。我打算写完昨天的日记再吃晚餐,不写完就不吃。

邻居家的小男孩也跟着进来,原来女儿一回家就吵着要找他玩,妻子和女儿上楼后先去了邻居家,也不知道呆了多久。

女儿在画板上练习画画,男孩在边上捣乱,女儿不停抱怨。我去厨房洗碗,午餐我煮了面条,锅碗还没洗。从厨房出来时我看到两个小孩扭打在一起,男孩掐住女儿的脖子。我无比愤怒,冲他吼,“你干什么?滚出去!”并一脚踢飞地上的塑料小板凳。

我背着双肩包离家出走,刚才发生的一切如同一场噩梦,摧毁了我的“写作伊甸园”。我乘坐九路公交车到了沃尔玛,在“小虎锅巴饭”吃过晚餐,然后去“奈雪的茶”买了九块钱的“金牡丹”,在长条桌上埋头写了两个小时。

我的写作速度太慢,“昨天发生的事”才写完开头。细节描写让我上瘾,我写着写着就失控,一天之内发生的事,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写完,我真不适合写日记。

晚上十一点,我不想回家。我在“核心价值观”主题公园昏黄的路灯下来回踱步,手持 iPad 写作。我正在写今天(2022年5月3日)下午四点以后发生的事,它将是我这辈子最鲜活的一篇日记。


附录:未完成的日记(2022年5月2日)

出门吃早餐时,已经过了上午十点。我正准备进电梯,突然接到 Frank 的微信语音电话,我有些猝不及防,陷入被动。我右手拎着垃圾袋,左手边接电话边按电梯,动作难度不大,但我比较抗拒(害怕)在密闭的电梯间聊天,既泄露隐私,又影响别人。好在电梯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得以无所顾忌地和 Frank 聊天,聊得太投入,竟然忘了扔垃圾,我拎着垃圾袋一直走出小区。

保安用方言对我说:“把口罩戴好!”像温馨提示,也像命令。

我问:“为什么要戴口罩?”这个城市属于低风险地区,没有一个病例,我出入自家小区,不明白为什么要戴口罩。

保安没说话,我追问:“是社区的命令吗?”

保安说是的,我头脑一热,狠狠地说:“他们太过份了!”

难道不过份吗?今天要求戴口罩,明天还不知道要干嘛,我必须寸土必争,一点也不能退让。

保安立刻回怼我:“一点也不过份!”

但我已经安静地走开,保安不是我的目标,犯不着和他纠缠,而且我也表明了立场和态度。

我恢复和 Frank 聊天,又猛然意识到手里还拎着垃圾,就匆忙挂断电话,寻找附近的垃圾桶。

Frank 是一名大四学生,我和他在襄阳英语角认识,后来发展成“忘年交”。今天他邀请我去他们学校玩,他请我吃饭,我和他约好共进晚餐。2017 年深秋,我第一次见到 Frank,那时他上大二,但已申请休学自学英语,他讨厌他的机械设计专业。他休学两年,大部分时间呆在学校,曾经在校外培训机构做兼职,教少儿英语。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一个幻想“联姻移民”的男人

被清零的日记草稿(2021年6月)

离家出走的男人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