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wn

member of Commons Stack's Swiss Association; member of Trusted Seed (http://commonsstack.org);

“可追溯公共物品融资”进展分析2

發布於

"公共物品融资”是我个人最感兴趣的课题之一,无论Gitcoin和Hacklink的二次方融资,还是V神2021.7.20提出“可追溯公共物品融资”。

我7月底预判“可追溯公共物品融资”,会激发整个web3和元宇宙世界的活力。2021.8.19,我写了《“可追溯公共物品融资”进展分析1》,发表在Daorayaki DAO。

https://daorayaki.org/ke-zhui-su-gong-gong-wu-pin-rong-zi-jin-zhan-fen-xi/

很快又3个月过去了,我将在本文中更新业界的进展。


1.DAO(“结果预言机”)捐助范围之争,有结果了吗?

《“可追溯公共物品融资”进展分析1》中提到,Optimism承诺捐赠从测序中获得的所有利润。资本方质疑:如果Optimism把利润捐献给所有公共物品(public goods),Optimism将在竞争中输给对手(Layer 2 with a sequencer),因为那些竞争对手把利润返还给用户。

Optimism在10.6揭晓答案:目前捐赠范围只限于Optimism生态内部的项目,而不是整个加密社区、甚至开源社区。

https://medium.com/ethereum-optimism/retropgf-experiment-1-1-million-dollars-for-public-goods-f7e455cbdca


2.Optimism的“可追溯公共物品融资”会带来V神描述的财富效应,从而吸引投资人吗?

很可惜,没有。

11.3公布的第一期,1百万U资金几乎均分给了33个项目,撒撒胡椒面,雨露均沾而已。

我在twitter上提出质疑,Optimism的联创Jing也迅速给出了回应:第二期的变化可能有惊喜。

我相信Optimism的两位联创Jing和Karl,这两位基本就是V神在"公共物品融资"理论和实践上的左右手。

https://twitter.com/ShawnMelUni/status/1455839863626878978


3.“可追溯公共物品融资”模式,在过去3个月有什么创新和变化?

1>8月份,Goda Takeshi发表了《连续性公共物品资助》,对代币模型和结果预言机给出具体方案。

以下分别是原文和翻译。

https://github.com/DoraFactory/Continuous-Common-Good-Funding

https://daorayaki.org/daorayaki-lian-xu-xing-gong-gong-wu-pin-zi-zhu/

有意思的是,9月份,我跟Hacklink的老大Eric聊起这篇论文,Eric说日本程序员Goda其实是先在Hacklink的黑客松上开发了这个软件原型,然后才是7月份V神提出“可追溯公共物品融资”。Eric觉得Goda的模型跟V神说的很类似,于是Goda写了这篇论文。


2>9月份Latif Eliaz等人发表了《追溯性公共物品资助的另一个模型:Common Good》

以下分别是原文和翻译。

https://medium.com/daostack/common-good-77deecfb2887

https://daorayaki.org/common-good/


有一个问题一直在我脑海中反复,Optimism把利润全捐了,还会发币吗?

好吧,这个太直白了。其实我想的是:Optimism要是没有扛起“可追溯公共物品融资”这面大旗,技术路线失败后,还能2个月内迅速推出OVM 2.0,回到跟Arbitrum同一个起跑线?OVM 2.0真心是获得了以太坊开源社区几大团队的全力支援。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