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舌婦人

民智定弱智

發布於
修訂於

講起嘩眾取寵的媒體之一,非蘋果日報莫屬。

我非毒果擁躉,卻是見證毒果歷史的一部份。還記得毒果首次發行的時候,我大約在小學階段,老豆都熱捧蘋果,當時蘋果日報A1時時有「佳作」,我印象最深都是那些跳樓大頭相,車禍大頭相,那時侯它已經很具爭議。例如:人地夠慘,專影埋d衰野!老豆一路睇更會話:蘋果真係好抵死!又好賤格!然後睇得津津有味。有時街坊還會圍在一起看毒果大相,後來有段日子賣賣下報紙,蘋果好像買報紙送家品,又嘗試可以訂購家品,由於年少無知,都不太記得是怎麼一回事,反正老豆話肥佬黎想攪超市,然後誠哥出招,肥佬攪不成。我還是近年才知道攪媒體跟攪超市基本上是不可能一起攪的,你看看維基,攪個HKTV沒攪成,攪個HKTVMALL再加個疫情就成事了,現在就等睇國有化,真的很遺憾不是國際化。

說回毒果啦~ 毒果其實真的不是什麼好東西,這麼多年就是如此低俗與市井,我唯一覺得它比較有品味的就只有封面個份紙質,來到這個多媒體的年代,它的動畫片也如出一轍地很有畫面,我也十分佩服原來不同年代都可以請到一樣俗不可耐的員工以不同形式製作同一風格的報紙,跟以往一樣,談不上擲地有聲,卻令人心很癢,太入屋了吧!毒果永遠給我的感覺就如小時侯,報攤放上咸報、龍虎門,但毒果是我唯一觸得及。

中學做剪報功課,我超愛用毒果的報道。因為太好寫,由於它太浮誇,即是等於你可以很大發揮,主要都是評論事件真偽,媒體的切入角度分析,有好一段日子我時時剪下毒果「幸災樂禍」的大頭報道相片,那些「很爆」很「Juicy」的拍攝角度,曾經讓我想過第時做記者,千萬不要做個如此「缺德」的記者,最好似「東方」,永遠都有正反兩面又不失同情心,用字夠中肯!又不要像星島明報正經八八,就像師姑一樣索然無味。

日子過去了,後來我晉身做知識份子,由看明報星島到cnn bbc,嘩!很高級呀!睇洋文特別書香世代!再睇埋Bloomberg wallstreet,簡直成個人脫胎換骨,那市井和低俗一下子離我很遠,幸而每天出入堅離地城上班,始終提示著我要腳踏實地。

聽聞毒果快執笠,所以舊不去新不來,毒果就似周星馳的戲。初睇覺得很弱智,再睇也是很低B,又俗又cheap……直到有天才看懂一點點,又或者始終都是似懂非懂。

其實是什麼時侯?什麼人認為我們的民智是容不了這一點點呢?又或者我們的民智真的是重度弱智到承載不了一份毒果,因為嘩眾取寵的毒果就是會滲透式地顛倒眾生,而民智就是抵擋不住,有誰可以保證自己可以最心水清認為毒果就不過是一個毒果?

可能我們真的跟白雪公主一樣純真,真的分不到巫婆手上的毒蘋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每日一蘋果,醫生遠離我

毒樹果實理論

沒有被蘋果砸中的牛頓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