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ola

頭薦骨/身心學/澄心/SRT/一人公司/被動式投資,關注個人安康發展與生活品質(QOL),個人接案中。 詳情請洽:https://tinyl.io/3L4b

什麼是生命動能取向頭薦骨 BCST?

這篇是我給個案將近四年後,逐漸經驗到這個取向的奧妙所在。然則,有太多經驗難以言說,只能意會。BCST 中那種深邃而恆在的神秘只有透過經驗,才可能理解。然而,由於「頭薦骨」三個字是比較難直接從名稱看出是什麼的個案。有鑑於此,我依據自身的經驗寫了一篇介紹文,希望能更釐清頭薦骨個案是什麼。

1945年,威廉‧蘇瑟蘭(William G. Sutherland)為一名病重垂死的人做個案。那時,距蘇瑟蘭第一次在骨病學院( American School of Osteopathy)看到顳骨,有了「頭部的每一片骨頭應該都會動,不然為什麼顳骨要長得像魚鰓一樣」這個想法開始,隨而發現顱薦椎律動(cranial rhythmic impulse)之間,已經有了超過三十年的時光。

William Garner Sutherland

蘇瑟蘭醫師有著超過三十年的執業經驗。現在,他眼前的這個人即將死去,他卻似乎無計可施。在這個片刻,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做的了。可能出於安慰,或者神性的啟示,蘇瑟蘭將手放到了這個人身上,就只是靜靜地放著,靜靜地為這個人待在這裡。

神奇的事情就發生在這個片刻。在某個當下,蘇瑟蘭感覺到好像一切安靜了下來,一股無盡的暖流流經著他,以及眼前的這個人。這股暖流打開了他的心,無盡的慈悲就這樣綿亙著、流動著。那個片刻,無盡的愛湧現了出來。

個案結束後一段時間,這個人走了,據這個人的家屬所說,「他走得很安詳,好像在和平中過世。」

這次個案,是蘇瑟蘭第一次經驗到在生命動能取向頭薦骨(biodynamic craniosacral therapy, BCST)中被稱為長潮(the Long Tide)的範疇。這次經驗似乎給了蘇瑟蘭某種神祕的啟示,這次個案的經驗讓蘇瑟蘭發現,似乎存在著比以往他所意會到的顱薦椎律動更廣泛、整體、全面的脈動。

蘇瑟蘭在人生最後的十年,都在試著理解與認識這一塊在當時仍是完全陌生的領域:生命動能取向(biodynamical orientation)。


生命動能取向頭薦骨(BCST)的核心是整體性(holistic)。這種整體性從我們受精的那一刻開始,就被寫入整個系統中。受精的那一刻,-以一種比較詩意的方式來說-神性與物質交會,親代的基因與性靈(spirit)交會。新生命於焉誕生。

BCST的看法是,在受精的那一刻,受精卵會像被點火一樣地閃耀出光芒。這道光芒是維繫每個生命一生的生命動能(biodynamical potency,以下簡稱勢能)進入一個新生命的瞬間。

受驚那一刻的火花綻放


在這個領域研究的執行師發現,勢能具有三種特性,並終其一生不間斷地運作著這三種特性:

  1. 維繫準則 ordering:架構的發展原則,比如說胚胎發展的順序、各個內臟的位置與功能...等。
  2. 保護 protecting:勢能會在外力進入系統中時將其消解。當外力過於強烈,以至於無法完全消解時,勢能會轉而將外力凝縮在一處,而勢能本身則會變得稠密、低活力。這時候的勢能,被稱為遲滯勢能(inertial potency)。
  3. 療癒 healing:遲滯的勢能在有他人以適當的臨在、精準的辨別力來廣泛、敞開地支持系統時,勢能的特性就會從遲滯逐漸活躍起來。這時候,療癒會自行展開、發生。深刻的療癒會發生在靜定(stillness)之中。

經過一系列的訓練後,BCST 取向的執行師得以支持勢能的開展、辨識勢能想要去何處工作,以及護持著一個可供勢能開展自身工作的場域。一名有足夠訓練的執行師,能夠感知到勢能的活動-那種是生命的基本的二極脈動(fundamental bipolar impulse),規律而穩定。

二極性的脈動

BCST 是一個有別於正規醫療的工作模式。這個取向的執行師並不是治療中的主導者,也不是執行師預先判定一名個案的治療流程怎麼設計。相反的,這個取向的執行師真正在做的,都是一些輔助性的工作,包含:

  • 確保自己的中立與臨在足夠
  • 確保調頻的工作是準確的(調頻orientation是另一個複雜而又簡易的意念設定 (mind-set))
  • 確保自己所開展的場域足夠開展
  • 確保自己對所有層面的開展都有基本而足夠的理解
  • 確保自己能不介入系統自行工作

在這個取向裡,系統本身就具備了一切療癒所需的特性與要素。療癒不只是疾病的不在,而是勢能能夠清晰、完整、和諧地全然展現自己。在個案中,我們也常常可以發現,一個勢能更加清晰、對稱而有力的展現的人,他往往也會主述更完整、更清晰等感覺,並且常會伴隨不同層面的開展,比如心智的慣性、人格的緊縮、出生的創傷,或者心靈的傷,等等等等。

這個取向會認為,療癒並不是不在,只是變得模糊或受到限制。BCST這個取向對治療師最大的挑戰是,治療師要放掉所有的預設-但不是放掉經驗或判斷,這兩者都是很重要的一部份。這裡指的「放掉預設」,單純只是在說治療師抱持的初學者之心-讓系統來告訴治療師他需要什麼協助。

換句話講,治療師要能夠讓他的不安全感、不確定感、渴望飄掉的傾向等等的「路障」在整個過程中讓出道路來,並在「單純而寂靜的觀照」和「頭腦和經驗的判準」這兩者之間順暢無礙地切換。

從表面上來看,BCST 取向的執行師就只是單純把手放在一個人身上。可是實際上,無論是在個案中讓出道來、準確而謙虛地只是傾聽系統展現,或者辨別現在是什麼階段的工作在開展,都會需要很長時間的訓練。

這個取向的領域看似簡單,其實複雜。


在這個取向中,特別被側重的面向有幾個:

  • 資源 resources
  • 中線 midlines-生命中的對焦基準
  • 療癒步驟 healing processes
  • 兩個不同脈動週期與幅度的潮汐-中潮與長潮
  • 動態靜止 Dynamic Stillness-一切的基礎地
  • 涵容的空間 holding environment
  • 執行師的辨別與定位 the practitioner's identification and orientation
  • 元呼吸(或原生呼吸) primary respiration
  • 胚胎的發展順序
  • 典範移轉至整體 holistic shift
  • 靜止 stillness
  • 本質性的療癒歷程 inherent treatment plan / protocol
  • 臨在 presence

雖然隨著個案經驗漸多,我學習的內容也漸趨複雜。不過在給予這樣的個案時,我往往經驗到的是一個簡單的發現:那些破碎的、分離的、不穩定的、痛苦的、失連的、焦慮的,或者碎成一片一片的感覺,往往會出現在與整體的關係變得模糊時出現。這些生命中的傷與苦痛,意味著分裂出現在我們生命裡。

當一個護持者為我們全然的臨在時,每一個人都有重新展現整體的可能性。整體並不是不見,只是整體變得模糊。那就好像我們只看著海面上的波浪時,波浪總是一道一道的;然而,當我們沉潛入海,整體性就在那裏。

在生命的最深處有靜定,永遠沒有消失,也沒有離去。我覺得,這或許是生命中最深刻的一份大禮-我們可以超越傷,不是只是聚焦於病痛與苦難上,而是看到傷的背後資源一直都在。而在最深處,我們會見證生命的本質。

某種程度上,BCST 已經超越了傳統對於療癒的認知,進入了修行的領域中。

這是我們所認識的BCST。

PS. 對BCST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生命動能頭薦骨北美分會 BCTA/NA ;對我的個案有興趣的話,歡迎預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生物動能取向頭薦骨的緣起

感官的統合-靜坐時會出現的超越感官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