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on

對人性人情、社會百態感興趣 有現世的追求、也有現世外的關注

論快樂的五個元素及在社工介入中的使用

我們都希望快樂,也不斷尋找快樂,但讓我們先想想甚麼是快樂! 參考Martin Seligman 的學說,我認為有以下五個: 享受、投入、成就、關係、意義

我們都希望快樂,也不斷尋找快樂,但讓我們先想想甚麼是快樂! 一般我們對快樂的定義是欲望或需要被滿足,所以買了喜歡的包讓我快樂,吃個大餐、與朋友去玩也讓我快樂。我在工作時很多服務使用者說如果他們能富起來他們就會快樂,那時候我會問他們信不信很多有錢的人都在做心理治療。努力工作或投資有道富起來當然不是壞事,但似乎錢不是帶來快樂的核心元素。那甚麼是快樂的核心完素? 我認為有以下五個


享受:

我們或多或少都喜歡這感覺,而怎樣才算享受每個人的要求都不一樣,有些人喜歡聽海浪,有些喜歡吃大餐。但我認為除了外在環境,一個「自在的心」很重要。心緒不寧,美食無味,美境也不心動。心安理得,才有心寧空間去體會身邊的好人好事。曾經在泰國一家渡假酒店住了兩天,在房間的露台上坐著看日落,除了視覺上的美,還有那夕陽的微溫,是我現在仍回味的畫面。但再想想,其實就算不住在那酒店,下去海灘租個椅子,西下的夕陽一樣為我送上,所以要享受也不一定要花錢多,有閒心才是最重要。

享受還有另一個特性,有時它是幻想時比得到時的滿足感要高,我記得小時候很想坐遊艇,覺得這超過癮,後來有機會真坐過一次,頭半個小時感覺確實不錯,但之後就覺得沒甚麼了。


投入:

能找到事情去投入的人,費寢忘餐,把人活著的基本需要拋到腦後,進入忘我境界,意識以為時間才過一會,一看鐘才發現半天過去。有人為了工作投入、有人為了興趣投入、有人滑手機滑得投入、有人戀愛的投入。在一次培訓中有參加者問了一個好問題,有成癮行為的人是否也算是為了那事情也投入? 他們快樂嗎? 還是讓自己陷入絕境了? 我的看法是他們確實投入,而在過程中他們也得到好的感覺,只是有成癮行為的人也教會了我們,人有時候不能對一件事情長期的投入(有些人會說工作除外),因為這樣使我們沒法照顧生活的其他需要。


成就:

可能一講成就,很多人想到的就是一個人能擁有多少,有錢、有房、有車、有權,越多越好。但成就的定義對我來講是把一件事做得很成功,每個人一想起那事就想起那人,而如果那事情能對世界做成她的影響,那人的成就可更大了。不知道大家是否認識一個叫哈同的人,有人說他是20世紀中國最富有的人,看網上的資料說他身故的時候留下了超過一憶的遺產,但我在香港或內地做培訓放出他的照片時,都已經沒人認識他是誰,我說出他的名字,也沒有人可以告訴我他的故事。反過來,當我放出孫中山的照片時,認識的人就多很多。我不敢說靠自己的能力致富不是成就,但這成就在層次上就比不上像頂級運動員、藝術家這些在自己的領域裡走在最前的人。他們的名字一般都傳揚更廣、流傳更久。


關係:

人是群居的動物,我們看那些流落荒島的小說或電影,讓主角最痛苦的就是整個島只有他一個人。對關係的渴求是我們天生的需要,有時候看小孩在公園的遊樂場玩耍,獨自一人玩不了多久,有了朋友一齊就變得有趣很多。我們很多快樂的回憶,當中都有我們的家人和朋友在裡面。如果你是一個看重關係的人,我請你記得關係只合適培養,不合適測試。


意義:

從定義上來說,意義可以是一個人一生追求的目標或一生尊崇的價值觀。在介入中我們有時會見到案主出現「人生意義的失落」比如說一個人覺得自己一生都為工作或公司打拼,後來卻被公司裁員,那時他如果感到自己數十年為公司的努力到頭原來一文不值,那便出現我們上而說「人生意義的失落」,在心理的層面上這是嚴重的狀況,案主會有面對精神困擾的風險。

一說意義不知大家會否都想一些抽象高層次的事,好像世界和平,為人類做貢獻。但在臨床工作中我的體驗是對很多人來講意義就是身邊的人平安、小孩讀書成績好或父母欣賞自己。很多電視劇裡夫人去拜神,求的就是一家平安。

意義的其中一個特點就是它可以把苦變成甜。一個母親幹了多年的體力活,很多因為工作的勞損,但當她說自己憑工資把兒子送進大學,兒子畢業那天她說一切都值了。


五個元素的交匯

一個讓人快樂的事情可以帶著超過一種的元素,而元素本身也可以是另一種元素的主要成份。對很多人來講,可能「關係』就他們最想投入的事情,我在這生中有你就是我最大的成就。或者是:我一生投入在工作之中,不只是做出了成就,工作也是我一生的意義所在。能發現這一點,五個元素的組合就變得更有層次。


在介入的應用

這五個元素可以做為培訓的題材,我覺得在中國人的社會它比「快樂七式」好用,或者說較適合我用吧。做活動的時候我會想活動的設計怎樣可以最盡滿足最多的完素,有時候也會把這些完素設訂為成效評估的指標,像活動是否能促進參加者開展新的關係(認識到新朋友)強化現有關係(之前沒有,在小組或活動之後交換了電話號或加了微信),小組的環節是否所有參加者都投入,有沒有常常中途外出接電話或自己滑手機。

在個案介入中我也會注意有那些元素正在為案主帶來快樂,似上述的例子,如果一個人一生投入在工作之中,不只是做出了成就,工作也是他一生的意義所在,那我會想他是否能接受退休? 他有沒有因工作而忽略了家人? 一個太太如果埋怨老公沒成就,那她是否享受老公的陪伴? 如果要老公工作有成就,那他可能要投入更多時間在工作中,不可以這樣陪伴她,這是否她所希望的? 類似的例子大家可以多想,這樣就更能活用這五個元素。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