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鼠办梁同志

一个积极的悲观主义者,一个现实的理想主义者,一只仰望星空的猫。 专注、执著、坚韧、自知,全力以赴,永不懈怠。 人永远不可能打败时间,唯有创造,才是人与之作无谓抗衡的唯一途径。 不气馁,有召唤,爱自由。

如何看懂一场攀岩比赛

【原载于豆瓣:https://www.douban.com/note/726306436,作于2019年7月15日】

世界杯法国霞慕尼站先锋赛。图片来自IFSC。

随着攀岩被列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今年我也开始更认真地关注国际攀联(IFSC)世界杯各站比赛的情况。由于竞技攀岩的受众面还不是很广,加之国际攀联的竞赛规则每年都在进行调整,很多观众甚至是老岩友看比赛的时候也会一头雾水。竞技攀岩比赛究竟怎么比?如何计算分数和排名?奥运会攀岩有几枚金牌,怎么角逐?如何欣赏一场攀岩比赛?

竞技攀岩主要分为三个项目:速度赛抱石赛(亦称“攀石赛”)和先锋赛(亦称“难度赛”)。国际攀联每年会在世界各地举办好多站世界杯赛事,每一站进行三项中的一到两项(抱石和先锋不会同时比),选手根据每个项目每站的排名累积积分,年终每个项目评出男子女子各一个总排名。

而东京奥运会则使用了一个“三项全能”的综合赛制,男女各只设一枚金牌。在此之前,“速度”与“抱石和先锋”其实完全是两个平行世界:速度选手专练速度,不会报名抱石和先锋的比赛;抱石和先锋选手则根本不练速度——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认为那压根儿不该算真正的攀岩。然而为了奥运会,不少“传统”的攀岩选手也不得不捏着鼻子开始一遍遍地刷速度攀赛道了。

下面来分项目详细了解一下赛制和规则。这里我参考的是国际攀联2019年的规则说明书,不排除明年某些细节发生变动的可能性。

一、速度赛

速度赛最好理解,它比较接近大家熟知的田径、游泳等竞速项目。速度赛的线路是法国抱石运动员、定线员Jacky Godoffe在二〇〇几年的一个下午,花了三个小时“随手”玩儿着设计出来的一条线路,接二连三地被速攀比赛采用了以后,竟然阴差阳错成了唯一的世界标准。从岩壁的倾斜角度,到每个手点脚点的大小、方向,甚至岩壁上螺丝钉洞之间的距离,全都已经被严格标准化,速攀运动员在世界上任何地方比赛攀爬的都是完全一致的线路。

速度攀标准赛道。

15米的岩壁,左右设A、B两条完全相同的赛道,使用自动顶绳保护器。爬到顶端拍一下触摸板,用时短者为胜。抢跑(定义为:从“出发信号给出”到“双脚离开地面上的踏板”少于0.1秒)或中途掉落,都直接判负。

预赛阶段,每名运动员都在A、B道上各爬一遍,按最快一次的时间排序,前十六名(或前八名或前四名,取决于总参赛人数)进入决赛。决赛阶段更加刺激,运动员两两直接对决,打单场淘汰赛,直至决出冠军。

霞慕尼站女子速度决赛阶段。“fall”代表中途掉落,“false”代表抢跑。

线路本身的难度只有5.10c/d,速度攀选手与其说是爬上去的,不如说是一路跑上去的。相比于攀岩技巧,运动员的爆发力、弹跳力和对每个预定动作的精确执行才是关键。为了训练速度攀,连续数年爬同一条线路,难怪不少攀岩运动员对速度攀嗤之以鼻。好在2024年的巴黎奥运会,速度攀与抱石和先锋将会分开,也就是说男女将各产生两块金牌,速度一块,抱石加先锋一块。相信这对两个领域的运动员来说都会是一种解脱。

二、抱石赛

抱石线路设在4米左右高的墙上,没有绳子保护,地上铺设软垫。每条线路都会标明起点、终点和一个中途计分点(zone)。选手在限时内可以多次尝试线路,最终完成线路记为T,如果没有到顶,但成功用至少一只手控制或利用了中途计分点,记为z。

这里“控制”一个手点定义为:通过这个手点成功稳住身体位置,或结束动态动作;“利用”一个手点定义为:在这个手点上发力移动身体重心,或向下一个手点出手。这两个关键概念在先锋赛的规则中也要用到。

重庆站女子抱石决赛第三条线的三维模拟动画。起点的黑色贴纸标明了双手双脚的规定起始点。
Janja Garnbret到达中途计分点。

世界杯抱石赛分三轮:预赛、半决赛和决赛。预赛分为两组进行,每组内的选手爬同样的五条线路,每组前十名进入半决赛。半决赛二十人爬同样的四条线路,前六名进入决赛,决赛也是四条线。预赛和半决赛每人每条线限时5分钟,决赛是4分钟。

每场比赛所有线路都爬完,进行排名时,依次比较运动员的:完成线路次数(多者在前);中途计分点得分数(多者在前);完成线路所用尝试次数(少者在前);到达中途计分点所用尝试次数(少者在前)。如果依然未分高下,则按上一轮比赛的名次排序。

韦尔站女子抱石半决赛积分榜。

每轮比赛的线路都由定线员在不知参赛者都有谁的情况下预先设定。一般而言,一场抱石比赛的几条线路都会尽可能多涵盖几种风格类型,平衡线、力量线、小点上的技术线、动态甚至跑酷风格的线等等,为了吸引观众眼球,通常会使用很多形状奇特的大造型点。攀岩不仅是体力运动,更是对选手解决谜题的脑力的考验。看不同身体条件、不同攀爬风格的运动员,怎么应用截然不同的爬法,做出同一道抱石难题,是观看抱石比赛的最大乐趣。

三、先锋赛

先锋赛的攀爬形式与普通先锋攀一致,岩壁通常较高(高于15米)并带有一定的仰角,运动员在向上攀登过程中不断将绳子扣入保护点的快挂,每个点都必须挂,不得跳过不挂。

张悦彤在霞慕尼站女子先锋决赛扣绳入挂。

不过,最终的得分并不是在掉落前扣入了多少快挂,而是到达的手点序号——定线员事先给每个手点按顺序编上了号(但观众看不见),如果在掉落前“控制”的最后一个手点序号是x,那么得分便是x;如果不但“控制”了x号手点,而且“利用”了它,那么得分记为“x+”,优于x。

世界杯先锋赛分三轮:预赛、半决赛和决赛。预赛每名运动员爬两条线,按两条线各自名次的几何平均数排序,前二十六名进入半决赛。半决赛爬一条线,前八名进入决赛,决赛也是只爬一条线。每条线的限时都是6分钟。如果出现并列,则按上一轮比赛的名次排序。如果决赛的前三名在比较完半决赛和预赛成绩后仍然出现并列情形,则按决赛线路的攀爬时间决定奖牌次序,用时短者靠前。

霞慕尼站男子先锋决赛积分榜。

为了提高选手得分的区分度,先锋赛线路往往越往上难度越大,因此它不单考验选手的技术和力量,耐力恐怕是更加至关重要的因素。同时,读线能力,以及创造性寻找休息姿势的能力,将会直接影响爬到后面所剩体力的多少。在一连串的困难动作后,实力强大的攀岩者依然能不慌不忙、稳如泰山地找到一个看似不可能的休息位置,轮流甩一甩两只胳膊缓解小臂酸胀,重新恢复一部分力量,继续冲击下一个难点,这种对身体的绝对控制感是先锋攀无与伦比的魅力。

Adam Ondra这路野攀大神最擅长花式休息。

四、奥运会全能赛

东京奥运会将会有男女各二十名选手参赛,每个国家男子女子最多各派两人。二十个席位的选拔方式为:东道主日本保留一席;国际奥委会几个特别委员会指派一席;今年8月20号到21号,国际攀联综合世锦赛产生七席;今年11月28号到12月1号,奥运会预选赛产生六席;明年美洲、欧洲、大洋洲、非洲和亚洲各大洲的锦标赛各一席。

奥运会比赛将分为预赛、决赛两个阶段,每个阶段的比赛顺序为速度、抱石、先锋。预赛阶段由所有二十名运动员参加,以前述速度赛预赛和抱石、先锋赛半决赛赛制进行,按综合积分决出前八进入决赛。决赛阶段按前述各项目决赛赛制进行(唯一的区别是抱石赛由四条线改为三条),按综合积分决定最终名次。

这个“综合积分”是整个赛制最奇葩之处,一位运动员的综合积分是由他速度赛、抱石赛和先锋赛每个项目的名次相乘而来!没错,把名次相乘!综合积分低者排名靠前。如果同分,则比较两人各个单项谁排在对方前面的次数更多。比如说:

选手甲,速度第六,抱石第四,先锋第一,综合积分 = 6 * 4 * 1 = 24;

选手乙,速度第二,抱石第二,先锋第四,综合积分 = 2 * 2 * 4 = 16;

选手丙,速度第一,抱石第八,先锋第三,综合积分 = 1 * 8 * 3 = 24。

最后的排名应该是:乙高于甲高于丙(甲与丙同分,三项中甲有两项比丙强)。

这样的赛制,究竟是鼓励选手“偏科”呢,还是全面发展呢?让我们拿《乐队的夏天》作个例子:

《乐队的夏天》八强两轮排名战的结果。

按照奥运会攀岩比赛的规则,最终的综合排名应该是:刺猬(3分);旅行团乐队(8分);新裤子(12分);盘尼西林(14分);九连真人(16分);面孔乐队(18分);海龟先生(35分);Mr. WooHoo(40分)。节目实际采用的排名方式相当于将两轮名次相加,而不是相乘。相比之下,在奥运会攀岩规则下,极其“偏科”的旅行团乐队的总排名大幅提升。在这个名次相乘的机制下,夺得某一个单项的第一,将会是一个无比巨大的优势。而第一与第二、第二与第三、第三与第四……两两之间所差的这一个名次带来的优势将逐次递减。

顶尖的攀岩选手(特指抱石、先锋选手)之间的差距往往不大,如果他们在抱石和先锋项目上互有胜负,名次相差不大,最后说不定要靠他们内心最抵触的速度赛的排名来一决高低,想想也是怪讽刺的。

这样的事情还真发生过——去年的国际攀联综合世锦赛的男子决赛,Adam Ondra先锋第一抱石第二,Jakob Schubert先锋第二抱石第一,最终因为速度赛Jakob第二而Adam第五,Adam只能屈居总分第二,不知这位攀岩界公认的“外星人”Adam Ondra当时作何表情?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