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鼠办梁同志

一个积极的悲观主义者,一个现实的理想主义者,一只仰望星空的猫。 专注、执著、坚韧、自知,全力以赴,永不懈怠。 人永远不可能打败时间,唯有创造,才是人与之作无谓抗衡的唯一途径。 不气馁,有召唤,爱自由。

夏威夷之春——[四]大岛(上)

【原载于豆瓣:https://www.douban.com/note/602382947,作于2017年1月15日】

书接上文。书说至此,怕是各位看官早已忘了我们到夏威夷来玩儿的本来目的——婚礼。没关系,其实我们当时也忘得差不多了……不过飞机一在大岛希洛(Hilo)机场降落,仿佛一下子把我们拉回了现实,婚礼近在眼前,就在两天之后。而10号这一天,也恰好是多数参加婚礼的朋友抵达大岛的日期。按照计划,我们今天准备首先乘坐直升机近距离观览活火山,下午跟朋友们一起,开上大岛最高峰,也是夏威夷最高峰Mauna Kea。

大岛位于夏威夷岛链的最南端,“学名”叫就夏威夷岛,被称为大岛是因为它——大……东端城市希洛潮湿多雨,西端城市科纳(Kona)干燥晴朗,岛中间是两座盾状休眠大火山Mauna Kea和Mauna Loa,除了两座山以外,多数景点都位于希洛和科纳之间,沿海的环岛公路附近。

夏威夷群岛地下的地层里不深处,是一大团暗流涌动的炽热岩浆,内部压力不断累积,直到通过地层的脆弱出口喷发出来,熔岩遇到空气和海水冷却,逐渐堆积形成了火山和陆地。而大陆板块在不断向西北漂移,岩浆依旧稳坐地下同一片区域,不高兴了就喷一发,经过亿万年漫长的等待,才形成了今天所看到的,从西北到东南的这一串夏威夷群岛。这样的造岛运动至今仍在不断进行当中,因此不久以后,大岛东南端就会有一个新岛浮出水面了!当然,别激动得太早,这个“不久以后”指的是地质纪年的“不久以后”,用人类纪年来衡量,怎么也是五十万年以后的事儿了,不知道那个时候人类还存在不存在?

目前最东南端的大岛形成的年代最晚,最年轻,同时地质也最不稳定。大岛东南端是世界为数不多的几个拥有持续喷发的活火山的地区,而且是交通最为便利、最容易到达的那一个。这次我们要坐直升机观看的,就是其中一个火山坑Puu Oo,以及从那里流出的熔岩。火山的活动、熔岩的流向随时都在变化,因为熔岩改道而迫使一个小村落搬离疏散的事儿也发生不是一次两次了。如果运气好,有熔岩流从地面上入海的话,就可以在熔岩入海处看到水火交融不可思议的壮观景象。但我们去时熔岩并没有从地面入海(可能流向不同,也可能熔岩通过地下的熔岩管道直接入海),因此也就看不到了。

坐直升机的地点就在希洛机场,有不少家直升机观光公司,都有看火山坑的项目,价格一般在每人150美元左右,虽然略有些贵,但是能近距离俯瞰活火山坑的机会可是不多得,因此物有所值。第一次坐直升机,旅程比想象中平稳,飞了大概一刻钟,就到了火山坑附近。从上面看去,好像是地面忽然塌陷下去圆形的两大块,坑的上方冒着一大团白色的含硫蒸汽。在小一点儿的坑里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两团熔岩在激烈地涌动,仿佛是黑暗中忽明忽暗的两点烟头火光。

在火山坑上空盘旋了五分钟以后,直升机又带着我们继续去看历次喷发,熔岩在陆地上摧枯拉朽地推进、冲击留下的痕迹。地面像是一大幅由绿色、灰色和黑色拼接起来的拼贴画,可以清晰地看到曾被大片熔岩冲毁的树林,看到熔岩流过的路径,像被打翻的一桶颜料,泼洒在地面上,给大地涂抹上了一层新的形状和颜色。此时此刻依然有熔岩在地上地下不断流淌,不过火山活动相对并不处于剧烈的时期,所以并看不到想象中的,熔岩在地面上如同一条亮红或暗红色的河流一般恣意流淌的画面,而只能看到当熔岩流出地表,挨上植物或树木时燃烧产生的星星点点的火光,以及一缕缕的白色烟雾。

看罢了火山坑,直升机回到希洛。下午的行程是开车上Mauna Kea山顶。开上Mauna Kea的公路最后一段并不是铺设平整的公路,而是坑坑洼洼布满石子的土路,只允许四驱车通行。一般的租车公司并不允许开车上这段路(虽然还是有好多人这么干)。为了和朋友们一起上山,我们特意在号称是唯一允许租车上山的Harper Car & Truck Rentals公司租了一辆可乘15人的四驱小巴车(真有一种当上小时候长安街上小公共司机的感觉),加上另外两辆小车,一行二十人浩浩荡荡开赴山顶。

一路无书。在春游般欢声笑语的气氛中,我们花了将近两个半小时,终于开上了Mauna Kea之巅。中途在访客中心休息了二十来分钟,一方面上厕所添衣服休整,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需要适应海拔。Mauna Kea海拔4207米,猛一下子从海平面上升到这个高度,多数人都会有些不适。别看这儿是热带,山顶的气温非常低,也就零上几度的样子。冬天最冷的时候,山顶会下雪,甚至还可以在这儿滑野雪!

时间已然不早,我们不怕冷的一群人迎着夕阳,走上了附近的一个小山丘看云海日落。这是我们在夏威夷第几次看日落了?

走回车上,太阳已经落山,好戏却刚刚开始。Mauna Kea因为海拔高,空气干净,附近灯光污染少,是世界闻名的绝佳天文观测地点,山顶建有好几个大型天文望远镜。在Mauna Kea山顶观星也是一个经典项目,有不少专门的旅行社提供参观天文台及观星之旅。我们的原计划是留在山顶等天黑透了看星星,但没想到却被告知,只有旅行社组织的观星团才被允许在天黑之后留在山顶,于是我们只好下撤到访客中心。

访客中心已经是人山人海,聚集了一大批跟我们一样的散客。尽管不如山顶开阔,但天空澄澈,无光无亮,这儿看星星的效果也十分不错。访客中心每晚会有专人提供免费讲解,教人辨认几个最明显的星座。挤不到人群的最前面,我们只好待在外围自己看。好在有谷歌的“星空地图”应用帮忙,才得以把纷乱繁杂的星空和古人以难以复加的神奇想象力命名的各种星座对应起来。

看完满天繁星,已是晚上八九点钟,跟着缓慢的车流下山,回到希洛城附近,用罢晚餐,回到租住的民居安歇。

随后的一天(11号),我们为了准备婚礼,在希洛附近吃了一顿午饭,就匆匆冲到超市购买酒水、花束等婚礼所需物资,然后赶往帕哈拉。时间总是比人想象的过得要快得多,到了帕哈拉婚礼场地,已是下午四五点钟。我们租的种植园小屋(Pahala Plantation House)是一座独栋二层小楼,门前有一片草坪,草坪中间是一条石板小路,作为我们婚礼仪式场地。楼里房间宽敞,错综复杂,一共有七间卧室,也就作为我们自己、双方父母和伴郎伴娘们婚礼前夜和当晚的住宿场所。如此一算,一天750块钱的租金真可以说是物美价廉!不过,帕哈拉小镇确实是小,镇内几乎没有手机信号,给宾客们互相联系带来了一点儿小麻烦。镇子里也没有餐馆,想要觅食,必须得开车二十分钟,到附近火山国家公园附近的火山(Volcano)小镇找。

书要简短。当天晚上和次日上午,摆放桌椅、扎花挂灯、布置照片墙自不细表,婚礼过程顺利也不多提。整个场地贴近自然,又充满历史人文气息,再加上亲朋好友们从大老远赶来带来的温馨气氛,在这样的环境中举办婚礼,虽然可能和在大众化的场所筹办比起来,各种不确定因素要多得多,但我们心满意足,为婚礼的特别而感到自豪。

婚礼后的第二天(13号),趁着朋友们分道扬镳之前,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奔赴火山国家公园(Volcano National Park)。这里最著名的应该就是基拉韦厄(Kilauea)火山口了。位于大岛南端的这个国家公园,正处在火山活动最为活跃的地带。这个火山口离公园入口很近,开车可以直接到达离火山口非常近的位置,能够隐隐约约看到火山口里翻滚着的炽热岩浆!甚至从谷歌地图的卫星图像上,都能看见火山口里的岩浆,如两团火焰相仿。

其实此景晚上来看更为震撼:岩浆点亮了火山口不间断喷发的滚滚蒸汽,在黑夜里,远在公园外的大路上,就能看到火山口的方向闪烁着一团橘红色的光芒。走近到火山口前,看见的则仿佛是一口巨大的油锅,在地狱的黑暗里翻滚着,灼烧着。

另外,非常推荐火山口旁的地质博物馆Jagger Museum。展厅不大,内容却十分清晰全面。从火山的形成、岩浆的运动,到火山岩的构成和分类(Aa与Pahoehoe),应有尽有,仔细看看能学到不少知识。前面所讲造岛运动的情况,就是在这儿了解到的。这也是我们国内的公园和景区所最缺乏的内容——科普教育。近年来,我们也仿照国外,建立起了我们的国家公园体系。我们国家也有着丰富多样、令人叹为观止的各种地质类型和自然景观,然而从科学的角度普及地质、考古、生物、物理和化学知识,让公众在游览公园的同时了解其背后的成因和特点,在我们国家还比较稀缺,我们看到更多的是成群的游客热热闹闹地来,稀里糊涂地看景,稀里糊涂地拍照,最后仅仅带着感官上的模糊感受,虚头巴脑地离开。问导游,导游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只会给游客讲一些甚至不知是否真是古人流传下来的神话传说,告诉你这个山头像什么,那块石头像什么。

除了基拉韦厄火山口,火山国家公园里还有不少不错的项目,比如在火山岩上徒步,走进熔岩管道内部,开到海岸边欣赏火山岩形成的悬崖峭壁等等,不一一赘述了。

此一回,大岛婚礼圆满结束,到下回,夏威夷之旅接近尾声,大岛环岛,开赴——科纳!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