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鼠办梁同志

一个积极的悲观主义者,一个现实的理想主义者,一只仰望星空的猫。 专注、执著、坚韧、自知,全力以赴,永不懈怠。 人永远不可能打败时间,唯有创造,才是人与之作无谓抗衡的唯一途径。 不气馁,有召唤,爱自由。

夏威夷之春——[五]大岛(下)

【原载于豆瓣:https://www.douban.com/note/603621666,作于2017年1月24日】

书接上回。上一回说到婚礼结束,火山国家公园集体一日游。从帕哈拉出来以后的两个晚上,我们都住在附近唯一稍大一点儿的火山小镇上的小旅馆Volcano Inn。夏威夷这一趟住惯了民居,这还是头一回住到真正的“旅馆”里来。不过,这个旅馆的的确确需要强烈推荐一下!小木屋环境非常地舒适整洁,更值得一提的是每天早上的免费早餐!盛在剖开的新鲜木瓜里的酸奶,撒上些香蕉、菠萝、坚果丁,连同木瓜一起用勺㧟入口中——热带的早晨,透过二层的大落地窗欣赏着窗外郁郁葱葱的棕榈树林,没有什么比新鲜的热带水果更能令人心旷神怡、神清气爽的了。

14号晚上我们依然住在这家小旅馆里,而白天,则是去了大岛南岸一线,几个因为准备婚礼还没有来得及好好一逛的景点。

首先,向东也就是沿着从希洛来时的路回返,中途转向东南,来到帕霍阿(Pahoa)小镇。小镇本身非常小,人口不过千,我们主要是来看这里的熔岩树州公园(Lava Tree State Monument)。1790年,一场巨大的岩浆喷发席卷了整个地区。喷发的岩浆覆盖了树木的表面,冷却后形成熔岩,将树干包裹其中,像一层厚重的巧克力壳。被烤熟的树当然是死去了,其木质部分在长年累月的时间中被侵蚀殆尽,留下树形的熔岩空壳,是为熔岩树。这种景致自然是十分特别,然而这个公园却有些令人失望——公园本身非常小,走走停停有个二三十分钟也能从容逛完,或许如果作为从希洛到火山国家公园路上顺便带过的一个小景点还算比较值。

在帕霍阿吃过午饭,我们又翻回头去西行,穿过帕哈拉,直接奔往大岛最南端,也是美国最南端的海角,名字也很直接,就叫“South Point”。视野开阔的地方让人心情放松。回程太早,去别处又太晚,于是就这样看着海,吹着风,远观落日西垂,近赏珊瑚百态。死去的珊瑚表面形态各异,有的千疮百孔如同蜂巢,有的奇形怪状胜似猫爪。曾经令海底生机盎然的珊瑚“森林”如今不过是一片石堆,静静地躺在岸边,身上的痕迹仿佛铭刻着见证沧海桑田的碑文。

这里附近最出名的景点无疑非绿沙滩(Papakolea Green Sand Beach)莫属。不过,开进绿沙滩的最后三英里路极其难开,一般的车根本进不去,绝大多数人都选择乘坐当地人的大越野车走这最后一段,要么就是徒步进入,不过需要的时间都比较长,我们这次便作罢。夏威夷形形色色五彩斑斓的沙滩,白沙滩黑沙滩红沙滩绿沙滩,主要是由于火山熔岩流出凝固时,含有不同的矿物质,海浪经年冲刷形成沙滩,便有了不同的颜色。绿沙滩之“绿”,主要是由这里的火山岩含橄榄石成分导致的。

当天回程自不细表。15号上午,我们重新向西起程,开往科纳。路上经停的第一站是Punaluu黑沙滩,就在过帕哈拉后不远处。这儿的最大看点不是黑沙滩本身,而是海龟!成群的海龟就像商量好了一样,从黑沙滩同一个地点“抢滩登陆”,趴在一片固定的区域里集体晒着太阳。不时有新的龟从海里游上岸来加入晒太阳大军,也有岸上的龟掉头返回海中,观察它们慵懒的姿态和出人意料的行动颇为有趣。

按我们的原计划,下午四点四十五之前我们必须赶到科纳,晚上安排的活动是夜间浮潜看蝠鲼(http://www.mantaraydiveshawaii.com/adventures/manta-rays-dive-snorkel)。这是在科纳非常著名的保留项目。科纳的海边生活着不下两百只蝠鲼,游船带游客前往海中央,在船底的探照灯下下水浮潜或深潜,与巨大的蝠鲼一起翩然起舞,充满了神秘而浪漫的气息。可根据天气预报显示,科纳今晚有风有雨,给运营这个活动的公司打电话,才确认了今晚的游船取消,因此路上也就不再着急了。

半路在街边的一家小店用餐,却充满了惊喜。吃到了大岛当地的特色菜肴——Laulau,它的做法是把猪肉和鱼肉混合起来,包进芋头叶中,然后放入火炉里烘烤。肉香混合着芋头叶的清香,令人垂涎欲滴。

说起科纳这座城市,恐怕最有名的还是在这里举行的铁人三项比赛。科纳铁三是历史最悠久,也是赛程最艰苦的铁三比赛之一——2.4英里(3.86公里)游泳,112英里(180.25公里)自行车,最后还有整整一个全程马拉松!

说真的,除去这项享誉全球的赛事以外,科纳其实本身出彩的地方并不多。我们只去了科纳南部一处被称为“世界尽头”(The End of the World)的秘境。这里是一片怪石嶙峋的海岸峭壁,海浪冲进这个自然形成的小海湾里,拍打出惊涛骇浪,“世界尽头”这个称谓也不算夸张。浪潮退去后,冲到礁石之上的海水汩汩流下,远看真真仿佛花果山水帘洞一般。

16号一早,我们继续北上,今天的任务是去大岛北端的两个山谷——Pololu谷和Waipio谷。这也是我们在大岛的最后一天了。

Pololu谷基本上位于大岛的最北端,从科纳开车一个半小时后,就到了山谷顶端的停车场。从这里出发,一条小径带着人们下到谷底,谷底是一片漂亮的黑沙滩。往谷里看,一条小河(Pololu河)蜿蜒流出,整个山谷就是由这条小河在山里蚀刻出来的一个大深槽。路不长,大概不到半个小时可以下到谷底,不过一路上除了两三个靠海一侧的转弯点以外,视野并不开阔,看不到太多的景致。在谷底的黑沙滩上,有不少人下海游泳。

从Pololu谷出来,绕一个弯向东行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来到Waipio谷顶。Waipio谷和Pololu谷的形成原理类似,一条小河从谷里流出。谷内原先是夏威夷的国王居住的世外桃源,至今仍然有人生活在那个小村落里,自给自足,近乎与世隔绝。一条极其陡峭的泥土路延伸到谷底,刚下过雨,这条路泥泞难行,即使是四驱越野车也不容易开进去。这条路并不长,只有一公里左右,但垂直高度落差达到了270米!倒是可以徒步进入,不过看到谷顶立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的是谷内近期瘟疫流行,禁止一切游客进入。不知是真是假,为了安全起见,只好放弃下到谷底的企图,驻留在谷顶的瞭望平台上,远观谷底的黑沙滩,想象着在村子里安静生活着的人们,想象着山谷里挂在山间的壮美瀑布,作为对大岛、对夏威夷的最后一瞥。

开回科纳,一路无书,次日清晨我们便返回欧胡岛,简短购物,乘机回家,这两周的旅途就算是画上了圆满的句号。这趟婚礼之行,上山下海,云起日落,每天的景色都是不一样的风格,淋漓尽致地体会到了夏威夷的万种风情。即便是很远很远的将来回想起来,这里也仍将一直是五彩斑斓的浪漫梦境。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