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3 篇作品累積創作 52045 

全球货币再宽松:一次无法降落的飞行

少龙

作者:朱振鑫、宋赟 来源:如是金融研究院 记得2017年在券商工作的时候,美联储正在加速加息和缩表,大家讨论的都是全球货币政策从宽松回归正常化。有同事买了一本《负利率时代》还被大家笑话,“现在都要加息了,还看什么《负利率时代》呀!”。可谁能想到,两年后的今天,我们不仅没有告别...

罕见!刘鹤定调下阶段金融工作重点,金融委一周两次定调

少龙

作者:程丹 来源:证券时报网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简称金融委)定调了当前的金融形势。9月5日,金融委召开全国金融形势通报和工作经验交流电视电话会议,会议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批示精神,落实李克强总理要求,通报形势,交流经验,研究部署金融领域重点工作。

我们距离经济危机有多远?

少龙

作者:清和 来源:智本社 三年前,巴菲特坦言,负利率把他给整懵了,活了80多年也没料到有负利率,称它是个“奇迹”。如今,负利率大势所趋,欧洲各国纷纷加入负利率大军,开启负利率时代。目前,世界各国已有超过16万亿美元的负收益率国债。比利时、德国、法国和日本等国的10年期主权债券收益率都已经进入了负值区域。

重振世界工厂,贸易战坚定中国经济去“房地产化”

少龙

作者:沈燕 来源:路透财经早报中国要重振世界工厂,贸易战坚定去房地产化去房产化旨在改变现有虹吸效应,经济减速的阵痛期必须承受去房地产化刚刚开始,政府对经济减速的忍耐力也在提高曾几何时,房地产绑架中国经济的批评不绝于耳;眼下,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在外部条件发生重大改变时,中国是选择...

从先行到示范,为什么是深圳?

少龙

作者:霍思伊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从以经济为主转向政治、经济、文化的综合性、系统性改革2019年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简称《意见》),赋予深圳以“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定位。

纽约上海寻求教育公平

少龙

作者:吴锦清 来源:叁里河(ID:Sanlihe1)打破教育公平就是动中产的蛋糕。1981年,当非裔的多娜·蓝侬在布鲁克林社区上英语课时,一位辅导员来到课堂上宣布,她被史岱文森高中(Stuyvesant High School)录取了,班上顿时爆发出如雷般的欢呼和掌声。

如果美国打台湾牌,大陆会不会打台湾?

少龙

如题,如果美国打台湾牌,大陆会不会打台湾?最近看到的分析是如果美国胆敢打台湾牌,大陆就用自己的方式解决台湾问题,尽量控制不死人。习说要在2049年,也就是新中国建国100周年前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复兴的前置条件就是领土的完整,也如果说收复台湾之后还要花点时间治理,保证100...

广土巨族——古代中国第五大发明

少龙

中华文明的伟大,不是小国寡民式的欧洲文明,所能比拟的。历史给过欧洲文明机会,但由于其小国寡民式的思维模式,让其在变得更大上,是无能无知无智无德而只好无耻。欧洲文明从骨子里就透着,小人得志不可一世的道德缺失。《三体》中的黑暗森林理论,其实就是将这种道德缺失,宇宙化而合理化。

香港政制发展之谜——香江边的思考

少龙

上 一九九二年七月九日,末代港督彭定康携带家人抵达香港的皇后码头。港英政府专为殖民地官员建造的码头经历了历任港督的上任和离任,一九七五年伊丽莎白女皇到访和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查尔斯王子黯然离去,都是经由皇后码头。二〇〇七年特区政府出于建设需要拆迁皇后码头,引发了青年一代的抵抗行动。

福山:中国改革的方向是进一步推进法治化

少龙

福山在《政治秩序的起源》建立的一种理论框架:福山认为现代政治秩序的三个基本要素——国家(State)、法治(Rule of Law)和问责制(Accountability),并且提出,理想的现代政治制度是要在这三者之间达成一种平衡:国家意味着能够有效地行使政治权力,而法治和问责制则构成了对于国家权力的合理限制。

李稻葵:改革开放40年中国做对了什么?

少龙

从经济学角度总结改革开放40年,有以下两条基本理念: 第一,任何经济思想的发展,必须源于经济实践。英国工业革命时期,经济实践产生了亚当?斯密的思想和马克思关于经济周期的思想;后来德国经济崛起,产生了德国历史学派,我们认为中国经济实践应该能够在经济思想层面产生自己的贡献。

港大学者:中央政府对港有十大权力

少龙

由香港大学法学院陈弘毅、陈文敏、李雪菁、陆文慧等学者合编的新版《香港法概论》认为,《香港基本法》规定中央对香港的权力有如下十项。下面是他们的阐述: (1)修改《基本法》的权力。全国人大有制定和修改《香港基本法》的权力(《香港基本法》第159条)。

亨廷顿的10大预言--重温《文明的冲突和世界秩序的重建》

少龙

亨廷顿的10大预言 ——重温《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 导读 1993年夏,美国《外交》杂志发表了美国著名政治学者塞缪尔·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一文,引起全世界广泛而激烈的争论。文中首次提出“伊斯兰世界到处是流血的边界”的论断成为冷战后最富争议,又最富远见的政治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