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0 篇作品累積創作 11432 
小玛格

The End of the Fucking World

昨日(07.23)傍晚,在天环广场外见到一卖当当糖的外地中年妇女。她背着一竹筐糖,机械地敲打着那块发出“当当”声的金属,身躯略为僵硬,目光茫然,不带一丝目的性地一直向前走,仿佛深知这是一种徒劳但却不得不坚持,且是唯一可做之事(毕竟当下不会有多少人对这种廉价粗糙的纯碳水化合物感兴趣...

5
小玛格

“你不懂他们的育儿焦虑,他们也不懂你的政治抑郁”——献给35岁的自己

写于生日(5.31)。又过了一年,自己依旧是那个在世俗方面一事无成,甚至可以说是一败涂地的中年妇女,但从个人角度来看,这一年却收获颇丰:关注了一些有学识和良知的博主(然而他们总是炸号);阅读了一些极具启发性的书(始于布鲁...

小玛格

列侬、蓝侬、连侬——两岸三地,我们连一个人名的翻译都做不到统一,为什么有些人总想着且认为可以统一所有人的思想呢?

好些年没买STAYREAL以表对陈信宏的支持(主要还是因为穷),这次纯粹是为了披头士。好奇联名给了多少版权费,毕竟披头士本身就是天价的代名词。这算不算唱着“披头与枪花,爱情和忧伤,永远骄傲高唱”的陈信宏的最高追星之举?

小玛格

意大利之旅有感:我们没有talking statue,我们只有“斧头+束棒”

此前所作,意大利之旅(2019.09.22-2019.10.07)归来有感。去过的地方越多,越相信人类的本性高度趋同。世界上绝大数者都只是希望过好自己小日子的普通人,没有多少个有功夫一天到晚想着辱这个亡那个。

2
小玛格

宁做改开废柴,不做维尼男儿——我的新年总结2017-2019

从2017年开始,每年的最后一日都会写下一段话作为自己对这一年的感悟总结。回看过去三年写下的文字,一种无力感逐年递增。谁能想到,今年竟会已至如此,甚至连Freier Fall 2开拍如此简单的愿望都早早丧失了实现的可能(当然,这主要还得怪剧组太穷)。

小玛格

《后浪》的法西斯倾向

在我看来,整个《后浪》最阴险歹毒的就是有关自信和强大的这两句。(这两句也正是全篇的主旨。)假惺惺地倡导多元化,却排除了“不自信”和“弱小”两种人类状态。毫不掩饰对“弱小”的鄙视是典型的社达思维投射;而不容讽刺和否定,以赞...

4
小玛格

无解的交流痛苦始于讨论纬度的相异

这是一条旧朋友圈。虽然一直认为粗暴贴标签的方式有失公允,且会模糊了事情的本质全貌,但在某些语境下,“战狼”、“小粉红”之类标签的确可以快速定位部分具有共性的人群。和这类人群交流极其痛苦,几乎可称无解。究其原因,你和他或她的讨论根本不在同一维度上。

小玛格

我没有封城日记,但我有封号日记

(2020.02.02-2020.02.16,没有微信日子的纪念) 微信因“传播恶毒性谣言等违法违规内容”被封号两周,就在传出消息我们伟大的国家准备全面控制疫情报道,封锁撤除所有负面内容的同一天(后得知那两天大批帐号被封或部分禁言,无数聊天群被解散)。

小玛格

否认他人苦难并不意味着“理性”

很早之前就已察觉,我的一些受过良好教育,家庭尚可的同辈(85年代人),总喜以“客观”、“理性”自居并以此否认他人,尤其是弱势个体的苦难,从而维护他们所信奉的体系、制度早已受到挑战,甚至不复存在的正当性、合法性。

小玛格

Nothing public is apolitical.

在微博上看到一句话,深表赞同:Nothing public is apolitical。中国人总以为自己可以是apolitical,最喜欢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老百姓不在乎谁上台,只要能过上好日子就行了。这并不能算一句假话,哪怕逻辑上错漏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