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希縈

一個工程師的小小白目夢,也是一個宅宅的文字角落。

星光圓舞曲-17

發布於

何之秋的緋聞才剛過一個禮拜,這一陣子所有的娛樂新聞又換個人,佔盡了所有版面『Super-X驚傳拆夥,周凱將二度跳槽』。這個月就像大豐收重磅消息爆不完,光是這兩則大慨就夠各家報社活好幾個月。

李雨靜第一次感謝Super-X因為有他們的新聞,多少分一點媒體對她和何之秋的注意。

至從緋聞傳的滿天飛,記者就彷彿是聞到血的鯊魚,每天都來飛翔經紀徘徊,就更不用說跟拍的記者了,也是全天候的守株待兔。

李雨靜此時才感到演藝人員辛苦的地方,如此地沒有隱私這要是她絕對受不了。

所以李雨靜對周凱充滿感謝,因為他讓她喘了口氣。

關於周凱二度跳槽的經紀公司—冷月國際娛樂,國內很少人知道這間公司,只知道是歐美那邊的經紀公司其他一無所知。

李雨靜輕抿了口茶轉向麗萍,好奇地說道:「麗萍姐,這間冷月國際娛樂你有聽說嗎?」

麗萍眼神閃著亮光,她不只關注國內的動向,國外的她也沒有少做功課胸有成竹地說:「基於市場分析,資產狀況分析,這間可不是什麼小間經紀公司,少說也有個上億元的運作資金。」

「怎麼可能?那就不是比摩登時代還要大間?」李雨靜輒輒稱奇。

「冷月國際娛樂在三年前是一間小公司沒錯,但是公司的總裁相當有遠見,簽下模特兒拿到多次參加米蘭時裝秀的門票,以此為機會同時挖掘體育明星,舉辦舞台劇等等,一步一步壯大自己的實力。」麗萍說的生動拿出她整理的資料,「而且…最重要的是…冷月國際娛樂的總裁目前還單身。」

「這麼厲害啊…對了,這次電視劇,冷月國際娛樂也有投資對吧!不曉得總裁是個怎麼樣的人?」

「說到這個總裁身分相當神秘,還沒有露過面。」

「欸……這個時代還有這種神秘人物啊……」李雨靜看著資料,不由得打從心底佩服這個人的手腕。

「對了,投資商辦的舞會你會去吧?就是冷月國際娛樂舉辦的。因為電視劇的關係唐龍和你都被邀請了。」麗萍拿著邀請函遞給李雨靜。

「哇……還真的有呢?上流社才會有的活動…」李雨靜輕輕嘆了口氣,她最不習慣這種場合了,上次的製作發布會就已經讓她有窒息感。

她仔細地拆開包裝漂亮的信封,裡面有一封邀請信,是以此信件當作入場門票,這次的舞會活動辦在巨型郵輪—星夢郵輪,一個活動直接包了整台郵輪,她開始相信冷月國際娛樂是一間富可敵國的經紀公司。

此時李雨靜的手機傳來簡訊的消息。

她緩緩地拿出手機點開消息,是冷楚言傳來的……

她感到訝異,這是他第一次傳訊息給她,為何她這麼的忐忑不安?

纖長的手指帶有微微顫抖點開訊息。

『今天晚上有空?』

李雨靜張大嘴巴,望著手機螢幕手足無措腦袋一片空白。

怎麼回事?這真的是冷楚言傳的嗎?

看了一下手機號碼確定是冷楚言沒錯,還有訊息簡短的風格。

這是……在約她?

怎麼辦?她該怎麼回?

等等……搞不好是談公事或是對賭契約的事,離那個契約已經過了半年,好在唐龍現在算是當紅藝人了。

我為什麼要緊張?這個人是我的債主啊。

到底要怎麼回才不會奇怪呢?

李雨靜就這樣看著簡訊過了一小時又三十分鐘,她遲遲沒有辦法回復。

此時又有第二封消息傳來……

『有事要說。』

李雨靜望著第二封訊息心頭一顫,她不敢想像冷楚言要說什麼事,果然還是對賭契約的事對吧?

到底是為什麼要這家經紀公司呢?

雖然……仔細想想他大可以直接把飛翔經紀整個拿去。

畢竟可是欠了他七百萬啊。

李雨靜在腦海想了一百種,她不應該回他的理由。

她是怎麼了?至從他幫她擋了一刀,她心中的很多想法都變了。

每每想到他深邃的眼眸凝望著她的時候,她的心一陣慌亂思緒也都亂成結。

她拍了拍自己的臉,告訴自己:妳醒醒吧!他不可能會喜歡妳。

他是債主。

他是摩登時代的總經理。

妳和他是不可能的。

李雨靜把這些話反覆在心裡複誦,有些人像似種深淵掉進去便會萬劫不復,冷楚言就是屬於這種的。

在不明白他的目的之前,她不應該靠近這個深淵。

突然充滿窒息的空間,好像多了很多氧氣給她呼吸,她好像放心了安穩地待在這裡,看了時鐘剛剛過七點。

此時手機傳來冷楚言第三封消息:

『下來。』

「………」

眼看李雨靜實在避不過這場劫難,隨手拿了隨身物品,她不知道是擔心還是高興,下了樓看到一台全黑漂亮的古董車,她也認不出是什麼車但是有種說不出來的韻味,停在飛翔經紀的門口。

駕駛座搖下車窗至半開的狀態,段風探頭出來眼裡充滿笑意,一派輕鬆的口吻說道:「李小姐,走吧。」

她忘不了那一晚,他擋在她的面前挨了一刀,好聞的氣息在她臉邊吹拂,她忘不了他凝視著她的眼神……

她動心了。

不管怎樣就讓她任性這一回吧!

就這一次就好…

李雨靜頭也不回的上了車。

上了車之後李雨靜坐在他身旁,冷楚言沒有說話使空氣中有種凍結的感覺,她靜靜地偷偷的看著他。

依舊是那樣的冷若冰霜,可惜了那樣好看的俊臉。

依舊是高級的黑色定製西裝,神情嚴肅正襟危坐。

「妳看什麼?」冷楚言眼角瞥了一眼,發現了李雨靜的視線。

「你和何之秋長的很像,如果你笑一笑應該也會很好看。」她笑著回答。

「無聊。」冷楚言冷目一瞪。

「我們這是要去哪裡?」李雨靜尷尬了一下,看來是說錯了什麼話惹他不高興了吧,對著車窗外的景色東看西看,藉機提了個疑問。

坐在駕駛座的段風實在受不了這沉悶的氣氛,開口回答:「我們去SOUND AND NIGHT吃頓飯,今天可是主廚親自下海烹飪的。」

「主廚?我有聽過唐龍說過,SOUND AND NIGHT的餐點都出自一位大廚的食譜,但是後來大廚在忙別的事就沒在那邊了。」李雨靜仔細回想唐龍說過的話。

「妳喜歡吃什麼?」冷楚言看著李雨靜冷冷地詢問道。

「海鮮!」李雨靜眼神閃閃發著光興奮說道,但下一秒想到什麼重要的事怯怯地說:「是說……為什麼要找我吃飯?你們有什麼目的?」

「不是要我說想要什麼?」冷楚言淡漠地回答,嘴角有著一抹很輕的微笑。

「那你想要什麼?」李雨靜略帶笑意詢問。

「妳到時不就知道了。」段風則趁機調侃了一番。

很快眾人來SOUND AND NIGHT,今晚這裡並沒有任何客人,看來是被冷楚言包場,而且晏紫也不在。

「你和晏紫姐是什麼關係?你和唐龍也是在這邊認識的吧。」李雨靜並不了解他們三人是怎麼認識的,如果可以了解一二或許就可以解開,為什麼他們這麼信任冷楚言的原因。

「主雇關係。」冷楚言拿起鑰匙熟練開門,開燈隨後走進員工辦公室。

段風在一旁看著突然感到陣陣的鼻酸,基於雞婆他打算趁他上司換衣服的時候,多和李雨靜多說幾句:「總經理他不是妳想的那麼風光,這裡是他從學生時代就一直在打工的地方。」

「打工?」

段風帶著一抹淡淡的苦笑便示意離開了。

過了五分鐘,冷楚言穿著廚師的工作服出來,依舊是全黑的工作服配紅色的領巾結,但是遮蓋不住他攝人的冷冽氣場,冷冷地問:「有什麼不吃?」

「沒有。」李雨靜望著眼前的人,完全看不出來原來是苦過來的人, 一臉憐憫便叫住了他,「聽說…你一直在這裡打工?」

「多嘴。」冷楚言回答之後又轉身走進廚房。

李雨靜靜靜地看著這家店,難怪他們這麼信任冷楚言,因為他也曾經是這裡的員工,這樣好像一切都說得通,但是冷楚言是家境不好嗎?看起來不像……他用的東西每一樣都很高級,還有他的品味這不是一時半刻可以訓練出來的。

桌上被點上了漂亮的蠟燭,她望著燭光搖曳心想冷楚言真是個神秘的人……

想要了解他,每知道一件事迷霧就多了一層。

到了四十分鐘冷楚言拉著拖車,上面擺了很多的美食,他不疾不徐把菜一道一道的上,不得不說他出菜的速度算快,眼看已經擺每滿桌子的佳餚。

「哇,這整桌都你做的嗎?」李雨靜看著整桌的菜,她深感廚藝輸這個人好幾條街,而且仔細看看還真的不少海鮮……

有海膽、鮭魚卵、章魚、鰤魚各式各樣的海鮮,被裝在精美的盤子中搭上好看的擺盤,瞬間提升了好幾個檔次。

李雨靜突然明白為何唐龍看到冷楚言,瞬間像隻聽話的貓。

這一桌菜餚的確唐龍無法拒絕。

此時冷楚言已經換上襯衫坐在她的對面,修長的手指拿著刀叉優雅地享受美食,可能她看習慣唐龍的狼吞虎嚥,看著對面是彷彿如貴公子般吃飯,她也開始注意起形象來,用著不太習慣的刀叉。

「你連吃飯都不會嗎?」冷楚言看著她彆扭用著刀叉的樣子,他實在是看不下去還是拿了雙筷子給她。

「謝謝。」李雨靜接過筷子還是忍不住詢問,「你…為什麼要打工啊?是家境關係嗎?」

「報恩。」冷楚言眸光閃過一絲的憂愁。

「所以,晏紫姐算是你的恩人嗎?欸…看不出來你也有需要別人救的時候」

「那…妳和何之秋?」當時間過了三分鐘過後,冷楚言還是選擇開口詢問這兩個人的緋聞。

「那都是雜誌亂報的我們真的沒什麼,我發誓!」李雨靜做出發誓的手勢吶吶道。

「我想也是,他的眼光應該沒那麼差。」冷楚言露出很輕、很淡的微笑。

「話說你今天找我出來到底是想要什麼?可以說了吧。」

冷楚言拿出冷月國際娛樂的邀請函,淡淡地問道:「你應該有收到。」

李雨靜點了點頭。

「那一天的晚上九點去鋼琴的展場地點。」冷楚言開口說道。

「你想要的東西?就這樣?」

冷楚言只是淡淡地點了點頭。

李雨靜心想最後我還是搞不懂這個人在想什麼?

不過……她有感覺到冷楚言對她的口氣有和緩一點,或許他們倆個人也近了一點了吧?

如果有一天她能理解他在想什麼就好了。

或許他們就可以不單單是債主與欠債者的關係了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星光圓舞曲-1

星光圓舞曲-楔子

星光圓舞曲-1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