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希縈

一個工程師的小小白目夢,也是一個宅宅的文字角落。

星光圓舞曲-16

發布於

今天是禮拜三也是發布會的隔天,天氣晴朗無風無浪,但對比李雨靜此時的心情有很大的差別。

她桌上有最新一期的娛樂雜誌,每一家報社都在報導某個人的緋聞,某一個很難得有緋聞的天王級藝人…

她緩緩地翻開雜誌,全是何之秋和她相關的八卦消息。

雜誌斗大的標題寫著「何之秋緊握飛翔經紀負責人—李雨靜,情侶裝甜蜜共遊夜市。」副標題還寫著為了緋聞女友全力提攜唐龍。

李雨靜的腦門痛得作響,開始佩服這些八卦記者的速度。

昨日才一起去的夜市,今天立馬就登上雜誌頭條版面,發布會的新聞稿都還沒有這麼快呢。

而且什麼叫做情侶裝?全身都黑的也能叫做情侶裝?

還有這個副標題為了女友全力提攜唐龍,講得好像唐龍全靠何之秋才紅的,這唐龍看了不知是不是又要鬧脾氣。

冷楚言應該也會看到這篇報導吧……

李雨靜搖了搖頭看著雜誌裡面的內容,裡面寫著何之秋大學時期以一部廣告走紅,而後擔任音樂製作人又是摩登時代的太子爺。

何之秋實力堅強又有自家的經紀公司做後盾,一進入演藝圈很快扶搖直上,甚至還有零負評、零八卦的美譽在,雖然這一點李雨靜心想,應該是摩登時代做到滴水不露,不可能讓他有負面消息出現。

現如今,他的第一個緋聞出現了,是摩登時代死對頭飛翔經紀的負責人……

八卦記者把他們描寫成是現代羅密歐與茱麗葉,幾乎有八成的內容是杜撰,看得李雨靜不得不佩服八卦記者的想像力。

寫成這樣她以後又要怎麼看待何之秋呢?

那一晚他牽著她的手,滿大街的奔跑心跳紛亂地看著眼前的他,但她卻從他的身上看到冷楚言的影子…

她不知道那一晚牽著她的人,她希望是何之秋還是冷楚言。

她決定去醫院看望爸爸緩解一下鬱悶的心情,而且現在公司算順利,她想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他。

李雨靜戴上了墨鏡和假髮,畢竟現在飛翔經紀公司外面一定聚集不少,想要得到八卦的跟拍記者,偷偷摸摸地前往搭車,去了城市另一頭的大型醫療中心。

怡芳醫療中心是家老牌的醫療中心,由一家小診所做起慢慢地累積口碑,又擴大經營招收一流的醫生和醫護人員,漸漸成為現在的規模…

但這幾年開設教學中心,擁有自己的醫學和相關的醫療研究中心,終於躍身為國內數一數二的醫療中心。

裡面不論是病房還是醫療器材,都是最好的。

李雨靜走進怡芳醫療中心四周都是漆成白色的建築物,濃濃的消毒水味道,大廳擠滿了要掛號的人群。

她搭進電梯按下七樓的按鍵,當電梯門一打開告示牌寫著一般病房,依照指示慢慢找著病房號碼7309。

當她找到7309號病房之後,發現門沒有關,裡面傳了講話的聲音……

「你媽媽姍姍還好嗎?」

「還不錯。」

「唉,當年我應該可以在把她捧得更紅。」

「已經很紅了。」

李雨靜聽著一來一往的對話,她很快就明白是她的爸爸不知道在和何人講話,那人有低沉又獨特的嗓音,但她老是覺得這聲音她好像在哪裡聽過?

便按聲不動呆呆地站在一旁,直到房內的人似乎是要走了出來,李雨靜便快速躲在一旁想看看走出來的人是誰。

冷楚言?

為何冷楚言會從我爸的病房走出來?

冷楚言一套黑色上衣襯衫,黑色的西裝褲,搭配上他自身才有的冷冽氣質,修長的長腿邁開了步伐離開了病房。

李雨靜本想走上前和他搭話,踏出一步時她想起了今天的雜誌。

他會不會誤會我和何之秋呢?

我又要怎麼和他說……

等等,我為什麼要和他解釋?

每一次看到這個人,總是讓我的思緒變得很混亂。

李雨靜望著他欣長的背影,看著他走的越來越遠她似乎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她走到病房內看著她的父親,李基泰。

李基泰已經五十多歲了臉上佈滿皺紋,今天的狀況很好,還可以去醫院後面的小公園走動走動,所以氣色紅潤看不出前陣子,還因為病情危急緊急送到醫院來,他眸光清澈笑笑的說:「哦,女兒來拉。我聽說…公司簽了個很有潛力的新人。」

「嗯。」李雨靜隨意地應付,她想知道的是…她的爸爸和冷楚言是什麼關係?

更想知道的是當初為什麼會借那一千萬?

「你想問什麼?」李基泰淡淡地看著她,這是他的女兒一眼就看出來,進門之後就心事重重。

「爸……你怎麼會和摩登時代的總經理借一千萬呢?」李雨靜非常憂愁地望著李基泰。

「你…知道了,見過楚言了?」李基泰詫異隨後緩緩地說道:「嗯…我借了一千萬是為了某個企劃案,我承認我有些衝動但如果成功了。飛翔就可以東山再起……」李基泰躺在病床上,眼神散發著滿滿的野心。

「什麼企劃?」

「無雙,是與美國合資的電影項目,本來以投資商的身分入主替Super-X爭取電影裡的角色。」

「爸爸,你糊塗了啊。這麼大的合作項目,你怎麼可以和敵方的經紀公司借錢呢?摩登時代不用說也一定會搶的。」李雨靜感到非常的擔憂。

爸爸不會向人亂借錢,所以他一定很信任冷楚言。

這是我感到奇怪的地方,冷楚言做的事明明是強奪但還是這麼多人信任他。

唐龍信任他。

晏紫也信任他。

即便他和我打了賭,也明白他的目的是我的公司,但是我……雖不上是信任總覺得他不是那麼壞的人。

「爸,你和冷楚言到底是什麼關係?」李雨靜語氣淡淡地詢問。

「別擔心,楚言是自己人。他是我以前帶的藝人,冷珊珊的兒子。」李基泰看著窗外恬靜美好的景色,他想起很久很久以前飛翔經紀的全盛時期。

「爸爸…你口中的自己人,把Super-X挖角到摩登時代了。」李雨靜萬萬沒有想到,連她的父親都這麼信任冷楚言。

李雨靜對這個名字「冷珊珊」有些微的印象……好像多年前是知名的鋼琴家。

以前藝人的兒子…這完全中了爸爸的弱點,難怪不管怎樣,爸爸都把冷楚言當作自己人在看待。

不過她對飛翔經紀的過去還有許多人的過去,包含冷楚言的過去她都一無所知。

她開始好奇這冷楚言到底何方神聖?

她的父親居然連敵方經紀公司借錢,這種蠢主意都辦得到,連她這種經融小白都猜得到這是不行的。

「Super-X跳槽到摩登時代了嗎?」李基泰很平靜的接受這個結果,思考半响後吐出了幾個字,「看來Super-X還不夠格。」

*********************************************************************

大片落地窗被擦拭地相當乾淨,宛如是透明的一般,冷楚言站在光影斑駁的落地窗前,眉頭深鎖望著下方整齊劃一的商業大樓區。

段風走了進來穿著整齊的西裝,嘴角上揚好看的角度:「總經理,三張往美國的飛機票都已經準備好了。」

冷楚言把八卦娛樂雜誌,放到了段風的面前用手指了指,何之秋和李雨靜的照片冷冷地問:「你做的?」

「回總經理,這陳霈文速度很快阿,一有照片立馬就刊登了。」段風抬了一下相當具有質感的金屬眼鏡,拿起雜誌仔細觀看裡面的內容,「不過…這應該會把董事長給氣死。」

聽聞冷楚言臉色微微發青,坐在位子上單手揉著自己的太陽穴。

「總經理,你無需有任何的動搖。就算他們有什麼依照董事長的個性,是不可能接受飛翔經紀的李雨靜。」段風冷靜地對現況侃侃而談,「現在,總經理要關注的點應該是『無雙』。這個企劃一旦公開,大概眾人都會認為這是董事長的囊中之物。」

段風雖然相當冷靜的分析所有事,但看到冷楚言的反應他沒有想到他的上司這麼動搖,甚至還有點生氣的樣子。

看來他的上司對飛翔經紀的負責人是動了心。

「交往,真的嗎?」冷楚言臉色不悅,翻著雜誌視線冷冷地看著報導的內容,沉沉問道。

「總經理,何不去問問本人呢?」段風笑得很賊心情愉悅,就像在看一部好戲一樣做出了建議。

他感到新鮮,非常新鮮。

沒想到能看到他的冰山上司跳腳的樣子,這也是一種全新體驗。

段風從雜誌上看到了何之秋的照片,有了片刻的思緒……

何之秋身為校園的風雲天王,從小到大在陽光中渡過。

大慨不太了解在下面看著他背影的人,是懷抱著怎樣的心情吧。

突然段風想起了以前的回憶,他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其實這個上司還有這個大學同學他都不討厭,現在他還真不知道他該支持哪一邊?

門外傳來敲門聲進門的是周凱,依舊如電視上的那樣的光彩動人正如他的好心情全寫在他臉上,散發出迷人的微笑但還是保持禮儀恭敬地說:「總經理,你找我?」

冷楚言看了一眼平靜地問道:「你準備好了嗎?」

「我等這一天很久了。」周凱用堅定的口吻說道,語氣還有些許的感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星光圓舞曲-15

星光圓舞曲-楔子

星光圓舞曲-1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