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希縈

一個工程師的小小白目夢,也是一個宅宅的文字角落。

星光圓舞曲-15

段風拿著新鮮出爐,全彩高清的全真照片數張,放在冷楚言的辦公桌上。冷楚言冷冷地睇了一眼該照片,立馬就認出照片裡男女主角是誰,頓時胸口一緊不過表情保持一貫清冷。

「這個陳霈文的速度還真快。」段風倒是對這記者的八卦之魂,感到佩服。

「去哪裡?」冷楚言臉色微微一沉,冷冷地說道。

「好像是夜市,何之秋是騎重機載她去的。」

「喔。」冷楚言把照片撥到一旁,只回應了一個字。

「總經理,好像不太高興?」段風看著冷楚言的反應雖然是一如既往的面癱,今天明顯要再刻意一點就像假裝不在意一樣。

但冷楚言沒有搭理他。

「總經理你別忘了,我們要用這照片去試探董事長,這都是總經理的計劃不是嗎?」段風覺得冷楚言不足以壞事,不過當他看到冷楚言瞧見照片的瞬間,他可以感受到他的動搖。

「嗯。去吧。」冷楚言淡漠的回答。

待段風拿著照片離開之後,冷楚言感到些微的無力從撞見他們倆練琴的那一天,他就覺得這兩個人遲早會發展什麼,但沒想到來的如此之快。

有時他不知道要該幫忙隱藏,然後在他看不到的時候那兩人發展成一對愛侶。

還是趁萌芽的時候攤在陽光下,狠狠的拔掉?

以莫綺雯的個性也不可能接受李雨靜的。

為何自己動搖的這麼厲害?

還是自己在期待什麼,其實這兩個人什麼都沒有……

今天的照射在辦公室的陽光清透又溫暖,要批改的文件被整整齊齊放置在一旁,冷楚言冷峻的面容,皺了一下眉頭嘆出長長的一口氣。

段風離開冷楚言的辦公室之後,往頂樓的最深處走去,也是最大間最豪華的辦公室,那就是董事長辦公室。

站在豪華諾大的金色大門前,段風恭敬地敲著門,裡面傳來一沉著的女聲:「進來。」聞聲段風拉開了門走了進去,莫綺雯端坐在辦公室正中央,一襲大紅色女用西裝,白皙的脖子掛著華麗冰涼的珠翠,剛毅的面孔艷麗的妝容,搭配氣場十足的大紅唇,雖然已有年紀但依舊是徐娘半老,風韻猶存。

「董事長,好久不見。」段風恭敬地微微彎腰。

「喔,段風阿…那個姓冷的動向如何?」莫綺雯望著段風,同樣擦著紅色指甲油的纖細手指正輕輕敲著桌面。

「沒有什麼特別的,但是,他已經不足以為懼,董事長,為何還這麼關照?」

「他是冷珊珊的兒子,我就是看他不爽。」莫綺雯在提到冷珊珊的時候,眸光裡閃過滿滿地厭惡。

「那…關於飛翔經紀公司?」段風看著莫綺雯今天似乎心情不錯,小心翼翼地提起飛翔經紀,想要得到多一點情報,錯過這次又不知要等到何時。

「李基泰那個老不死,選擇捧紅冷珊珊和周若紫而不是我,想到就氣。現在飛翔也有今天吶。」莫綺雯嘴角一抹陰冷。

「她們哪能董事長妳相比,一個不知去向,一個只不過是酒吧的老闆娘,而現在有誰不知道演藝圈的龍頭是董事長率領的摩登時代。」段風輕推了一下眼鏡,使出了舌燦蓮花的真本領。

他可是連續三年,在冷楚言和莫綺雯這兩個魔王遊走,察言觀色獲得有用的情報判斷局勢,這對他來說都已經是基本技能了。

「對了,叫姓冷的做的事有好好做嗎?」

「董事長是說故意借錢給李基泰,然後收取高利息的事嗎?但,我不太懂,這樣做的用意?」段風放低姿態他早就明白莫綺雯的目的,但是要為他自己留一手底牌裝的迷迷糊糊的。

他很清楚莫綺雯性情多疑,他若是「太過好用」總有一天也會被除掉。

所以他選擇中庸之道,絕不當強頭鳥。

「段風,你真的要學聰明一點,我叫姓冷的去放高利貸,我是要讓李基泰嘗嘗被自己栽培的冷珊珊兒子,掐著脖子的感覺。」莫綺雯坐挺腰身顯得意氣風發,很多年了…她花了很多年,終於一個一個除掉她的敵人,「所以呢?他有照我的話做收取高利息嗎?」


「是,我還遠遠不及董事長。李基泰身體不好住院中,總經理是和他的女兒做賭注。」

「喔?李基泰有女兒?這我還是第一次聽說,什麼賭注?說來聽聽。」

「一年之內,必須栽培出天王級藝人,要不然交出飛翔經紀。」段風緩緩地淡漠說出,臉上不帶有一絲情緒。

「天王級藝人?」聞言,莫綺雯狂笑不已,思考半响,「這個姓冷的,要狠起來也不錯嘛,我以為他是個打不還手的啞巴,沒想到是個吃軟柿子的。」

「董事長,我還有一事要報告。」

莫綺雯示意讓段風呈報,沒想到段風遞給一疊照片放在辦公桌上。

「這是什麼?這個女的是誰?」莫綺雯看著照片咬著豔麗的紅唇,雙眼瞪的大大的,語氣些微的不悅。

一看她就知道了,照片上的男子是她的兒子—何之秋,也是摩登時代必捧的天王,牽著一個女子在大街奔跑。

偶像是最忌諱緋聞的了,之秋到底在想什麼?

「這是芒果雜誌的八卦記者—陳霈文拍的照片,這個女的就是李基泰的女兒—李雨靜。」段風用平靜的口吻述說。

不得不說,總經理這招實在狠。

剛開始陳霈文還很高興,沒想到不但沒事還有八卦可以報。

但他不知道,得罪這個莫綺雯,這大慨是他人生報的最後一個八卦。

而且…總有一天,莫綺雯會知道李雨靜的存在,還不如直接推在浪尖上推敲莫綺雯的下一步怎麼做? 

「開什麼玩笑?李基泰的女兒?」莫綺雯赫然而怒,並且怒火中燒,氣的把手中的鋼筆摔至地上,還狠狠地拍了桌面一下,語氣相當的憤怒。

她的兒子要鬧緋聞,誰不鬧,去和那個李基泰的女兒……

這怎麼行?

真不愧是挖掘冷珊珊的老不死,生的女兒八成也是一臉騷樣。

莫綺雯笑得極其陰冷,她本來還想要多觀摩飛翔經紀的慘樣,放著幾年讓自己愉悅,沒想到對方的女兒倒是開始勾引她的兒子,這樣不行,她今年就要搞垮飛翔經紀……  

「段風,我有些事情交給你去辦!」莫綺雯從內層抽屜拿出一個牛皮紙袋,遞給段風。

「董事長,我明白。即刻去辦。」段風小心翼翼地打開牛皮紙袋,是一疊厚厚的企畫書,眼睛一亮就和他想的一樣,莫綺雯一定藏有王牌。

這三年來,他來回在這兩人遊走,或許都是為了拿到這個企畫書。

「我記得飛翔經紀目前就一個藝人,而且就一個作品殺青對吧。」莫綺雯打開雜誌,看到了關於「靈異靈感—起源」電視劇的相關介紹,「讓她拍不了電視劇!」

「是。」

段風離開了辦公室,拿著這牛皮紙袋像是打了一劑強心針有著藏不了的嘴角,此時他看到董事長辦公室離門口的不遠處,似乎有個人早就在那裡等著他。

「狐狸段,好久沒看到你啊。」何之秋穿著白色上衣與藍色牛仔褲,慵懶地依靠在牆邊顯得隨意淡然,好像這世上的所有的紛爭都和他無關。

「你真愛說笑。在公司不就時常可以看到我。」段風恭敬地回答。

「我們不是大學同學嗎?狐狸段?」何之秋看著眼前的人感到很陌生,還記得還是他介紹這隻狐狸來摩登時代當特助的。

短短幾年,本就狡猾聰明的校園第一名,在經過摩登時代三年的洗禮從他身上再也看不到,當年鬼點子多的少年身影,也看不出他的腦袋到底在想什麼?

「是啊,大學啊…感覺好像過了很久。」段風語帶淡淡地感慨。

「我不喜歡拐彎抹角,狐狸段,你到底是哪邊的?」何之秋不只一次看到段風周旋在他哥和他媽當中,在他的眼裡段風就像雙面間諜一樣。

「那你又是哪邊的?」段風看著何之秋用正經的口吻說道。

這個人從學生時代,就一直很溫柔,對誰都溫柔。

不管他願不願意,何之秋總有一天也會被捲入吧……

「我……」這個選擇對何之秋來說,實在太難了。

「董事長,已經看到照片了。」段風隨手把照片遞給何之秋。

「哇,這個記者技術不夠好耶,我應該可以拍得更帥才對。」何之秋抱怨著說道。

段風笑了一聲,他有時有點羨慕這個人不管怎樣都沒有改變,拍了拍何之秋的肩膀,淡淡地說:「董事長的下個目標是飛翔經紀,打算動用關係讓電視劇拍不了吧!」

說完段風就轉身離開了。

剩下何之秋獨自一人愣愣地站在原處,他實在不喜歡被捲入這種鬥爭之中,但是「靈異靈感」勉強也算他的心血,還有唐龍…那個苦命的小鬼。

再來就是李雨靜…他並不討厭她,或許會有什麼或許也不一定。

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所有人都不要有傷害。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星光圓舞曲-14

星光圓舞曲-13

星光圓舞曲-1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