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希縈

一個工程師的小小白目夢,也是一個宅宅的文字角落。

星光圓舞曲-11

發布於

唐龍歌曲的錄製經過了一個月半才完成,但是出來的成品眾人都很滿意,都虧功於何之秋那種近似龜毛的完美主義,尤其是對唐龍的訓練,不管是音樂還是演戲,都是重來再重來還是重來……

連李雨靜看了都佩服唐龍,難得他沒發脾氣。

那件事之後,李雨靜就沒看到冷楚言。

「看完的感想如何呢?」李雨靜面帶倦容,替今天來的第9位模特兒面試,雖是面試一天連面9位,也讓她吃不消。

至從何之秋跑來飛翔經紀的次數是越來越多,多到幾乎是一下戲,一有空就往這裡跑,使得飛翔經紀每天都一堆小模帶著履歷跑來飛翔經紀。

「我覺得簽約金有點少…」濃妝豔抹的小模正嫌棄看著這份合約,這眼前的面試官,還有這家公司。

「我們算是剛起步但是潛力十足,我們會重新訓練你。」李雨靜早就看透她們的嫌棄,還是保持一定的禮貌態度應對。

「那……我可以請何之秋前輩訓練我嗎?」小模一臉神色雀躍。

因為何之秋寫歌給唐龍的事情,也被報導了出來,記者們就像聞到血的鯊魚,爭先恐後分析這件事的目的。

似乎大眾都認為,唐龍的知名度是何之秋炒起來的。

雖然好處是網路劇——靈異靈感,還沒開始就已經有了一定關注度。

「何之秋目前還是摩登時代的藝人,所以……」李雨靜哭笑不得,眼前小模的回答和前面8位都差不多,她不敢想像摩登時代平時,是聚集多少想一親芳澤的小模。

「蛤,沒有何之秋,那就算了。」小模翻了翻白眼,快速地離開。

啊……這個離去的反應也和前面八位相同。

終於來到八月一號,靈異靈感正式開拍的第一天,吳茂生導演因為資金不足,因此室內戲,就用飛翔經紀裡的空場地,整理整理進行拍攝。

可喜可賀的是,唐龍在何之秋的斯巴達訓練下,完全沒有新人的影子在,演起戲來得心應手,雖然有一部分的原因,主角設定是創作歌手,這角色似乎是為唐龍量身打造的一樣。

開拍的進度很快,過沒多久就要進入此劇重要的一幕,鬼上身的戲碼,也是裡面最難演的橋段,太過平淡不真實,太過浮誇又顯得很假,李雨靜建議拍攝團隊為求逼真,真的選某一處鬼屋進行拍攝。

經過一番討論選定了鬼屋——台北第一凶宅。該鬼屋周邊謠傳眾多,感覺只要隨便幾個鏡頭,都可以剪輯成一部鬼片。

在出發前幾天,唐龍正悠閒在一樓的接待處,吃著徐伯給的糖果,剛好李雨靜經過,也加入了吃糖果的隊伍。

「唐龍,最近拍攝很順利呢,保持下去。」李雨靜打算要好好稱讚唐龍一下。

「哼,我期待的是那三首歌。」唐龍拆開紫色包裝的糖果紙,應該是葡萄口味的。

「也多虧了何之秋。」李雨靜笑得很柔和。

「我說妳啊,他是摩登時代的人,為什麼妳一點戒心都沒有?好歹妳也是我的經紀人吶。」

「咦?你們不是…」李雨靜滿臉的疑問,依照之前何之秋來探班的樣子…

腦海裡閃過男人們和平的畫面。

「我認同他的實力,他的音樂,不代表我百分之百相信這個人。」唐龍帶點嚴肅的表情說道。

沒錯,他甚至還有點討厭他。

雖然這幾個月的相處下來,何之秋對他很好,對他的食、衣、住、行無不關心。

就像亦師亦友的角色。

但他還是說不上來的討厭他。

他不想承認,他嫉妒何之秋的音樂才華,這是他心裡最深的秘密。

也最不願被任何人給知曉。

「但不管怎樣,接下來都要去台北第一凶宅拍戲了,加油吧!」李雨靜拍了拍唐龍的肩膀。

徐伯本來靜靜地聽兩個小朋友聊天,但聽到台北第一凶宅,臉色一變急忙地問:「你們說你們要去哪裡拍戲?」

「台北第一凶宅。」李雨靜和唐龍一起異口同聲的回答。

「不可以,絕對不可以去那裡拍戲。」徐伯變得異常激動。

「徐老伯,那裡很恐怖嗎?」唐龍摸了摸徐伯的背,試圖安撫一位高齡的老人。

「當然不可以,當年那裡的惡鬼,連師兄都不是對手。」徐伯講得中氣十足。

「蛤?」兩人顯然聽不懂徐伯說的話。

兩人經不起徐伯的一陣吵鬧,又不能更改地點,就只好帶著徐伯一起出發。

出發當日,徐伯帶著一個滿滿的行李箱,讓人以為他是要長途旅行的,而且隨行的人也很詭異,該到都到,不該去的也去了……

那就是李雨靜卻看到一個很奇特的身影出現在飛翔經紀的門口,眾人們都一陣錯愕,唯獨唐龍。

那就是冷楚言。

李雨靜望著冷楚言心想,為什麼瘟神都在這裡……

從莫名其妙的那一天開始,她就在心裡叫他瘟神。

最有可能來的何之秋,反而因為拍戲而無法來。

李雨靜不解他為何會來,鼓起勇氣走到冷楚言的面前詢問:「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難道摩登時代的大人物,這麼閒嗎?

冷楚言暼了一眼,淡淡地回答:「來看一場鬧劇。」

「這可是唐龍最重要的一場戲。」

「去鬼屋拍戲…妳的腦袋到底裝什麼?」冷楚言瞥了一眼李雨靜。

他完全不能理解,怎麼會有人這樣提議?而且還是一家經紀公司的負責人。

「拜託這樣才有真實感阿,而且又省錢。」李雨靜自信滿滿地,隨後接著說道:「你…應該不是來搞破壞的吧!」

她總感覺剛剛冷楚言對她的回答翻了白眼。

「你值得我動手嗎?」冷楚言冷冷地回應。

李雨靜不禁長嘆一口氣,她現在覺得去鬼屋拍這個戲,真的很危險、很恐怖、很微妙。

眾人來到台北第一凶宅—微心大樓面前,傳聞三年來陸陸續續死了三十幾人,剩下活著的人再也不敢住,紛紛搬離這裡。

曾經微心大樓的房東們還想重新裝潢整修,下殺價格試圖出租但房客還是出了事,此後眾人都放棄這棟大樓,這邊就逐漸變成荒廢的大樓。

剛來到大樓大門口,就覺得陰風陣陣,溫度下降了有十幾度的感覺,明明是夏天,這裡卻比冷氣房還涼……

微心大樓中間是中空的,四周住戶環繞,底下中庭還有個小小的花園,當年還有許多住戶的時候,這個花園還曾狠狠地綻放過,如今只是一堆藤蔓攀爬與雜草。

明明是晚上七點,這個時候對於都市的人們絕對不算晚,這裡卻伸手不見五指,當眾人瑟瑟發抖小心翼翼地往中庭走去,當中已經有較敏感的工作人員,開始乾嘔。

膽子大的唐龍、冷楚言,拿著手電筒走在最前面,其他人則躲在他倆身後縮成一團,而徐伯則是臉色凝重,拖著巨大行李箱走在隊伍的最尾巴。

沒有什麼風,但一路上都有樹葉在沙沙作響。

眾人來到傳說中的中庭,往昔的小花園有巨大的藤蔓往中心點纏繞著。

沒有陰陽眼也看得出來,那裡一定有問題……

傳聞微心大樓死的三十幾人,有二十幾人是死於自殺,而且家屬都想不透為何要自殺,甚至還有不是住微心大樓的,跑進來自殺。

遺書、遺言通通都沒留……沒人知道逝去的人們,離開的理由。

但是詭異的是……自殺者會往內跳樓並不會往外跳,往內不管在哪一個點跳樓自殺,最後都會在花園正中心落地而血肉模糊,腦漿血液濺灑在植物上,時間久了老是讓人覺得花園有很大的問題。

導演吳茂生決定在這中庭開拍,這裡的詭異氣氛,完全立馬可以剪輯成一部精美的鬼片,所有人都開始準備開拍。

準備的人也包含徐伯,他在某處角落,換上老舊卻有獨特韻味的西裝,點上四隻紅蠟燭,拿出一把桃木劍……

一切都蓄勢待發,暗處中的也在蠢蠢欲動。

就定位後唐龍開始拍戲,這一幕多為主角的內心戲,因此只有唐龍一個演員,遊走在小花園周遭,然而時間大約過了十五分鐘過後,周圍氣氛開始變得詭譎,氣溫似乎變得比剛進來時更涼,時不時可以聽到些微的輕笑聲,和不知哪裡來的腳步聲,突然一陣強風吹起……

唐龍卻不太對勁,漸漸往小花園的中心處走去,伸手觸碰中心處的植物,那些植物接近根部的地方,明顯和其他的顏色不同,有著深紅色的斑點存在。

就在大家開始察覺不對勁,往前尋找著唐龍,並呼喊著他……

在花園中心處發現了昏倒的唐龍,大家七手八腳地把唐龍抬到,離開花園外圍的地方,正在考慮要不要較救護車的時候……

唐龍卻醒了,他惡狠狠地盯著大家,右手拿著不知從哪裡跑來的美工刀,上面血跡斑斑,銀白色的刀鋒處,還滴著暗紅色的血水。

雖是美工刀但眾人還是都嚇了一跳,下意識都和唐龍保持一段距離,而唐龍開始面目猙獰,目露兇光,發出了蒼老婦人的聲音,緩慢地說:「今…晚…你…們…都…要…死…。」

說完用一種奇怪的姿勢,飛舞著刀,發出奇怪的婦人嘶吼,朝人多的地方衝過來……

而導演吳茂生從頭到尾,如魔障般死抓著攝影機不放,從不放棄拍攝,很難想像平常這麼邊緣的人,遇到事情是一副『為了藝術,我可以犧牲』的從容就義。

吳茂生呆呆地從攝影機的鏡頭,眼看唐龍猙獰的臉,越來越靠近,越來越清楚,清楚到可以發現,那張臉雖還認得出是唐龍,都已經不再屬於人類。

吳茂生嚇到往後退一步,一個不小心絆倒在地,依舊還是死抓著攝影機不放……

那一瞬間,李雨靜覺得吳茂生那種執著比什麼都還要恐怖。

但她還是下意識檔在了吳茂生的前方。

因為她的公司還要靠這個導演翻轉。

眼看,唐龍已經在李雨靜的面前,正揮下右手的美工刀……

過了五秒鐘,李雨靜緩緩的睜開眼,發現她在某個人的懷裡,後方傳來熟悉的古龍水香味,她愣了愣回過頭…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星光圓舞曲-10

星光圓舞曲-9

星光圓舞曲-8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