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希縈

一個工程師的小小白目夢,也是一個宅宅的文字角落。

星光圓舞曲-8

第三章 封殺

 「這個……」陳霈文充滿疑慮,喝了幾口酒,臉上的表情似乎是相當掙扎,打開了紙條,上面是個他沒見過的地址,心想這個飛翔負責人是能拿到什麼獨家?

「唐龍可是我的接班人喔。」從不做正面回應的晏紫,見陳霈文的反應,搶先在他打退堂鼓之前做了這個宣言。

「這……」

「這個地址是某知名製作人偷情的地點喔,對象一定會讓你嚇一跳。」李雨靜拿著桌上的紙條,在他的面前甩來甩去。

該沈姓製作人就是指名唐龍去當雜工的那位,把唐龍當作雜工在使喚被晃悠了幾天,要不是唐龍人緣不錯,大家私下都會聊天,李雨靜也不會意外從工作人員聽聞到這個八卦。

「全是摩登時代的意思。」陳霈文一口氣喝下眼前的酒杯,一把搶走李雨靜手中的紙條。

「是摩登時代的總經理,冷楚言嗎?」李雨靜抓著陳霈文著急地詢問。

「不知道,別問我。」陳霈文甩開李雨靜的手,步伐踉蹌,費了一番功夫離開此地。

「果然是冷楚言……」李雨靜心頭一怔,喃喃道。

「不會是他的意思,相信我。」晏紫向李雨靜信心滿滿地說道。

李雨靜聽聞只是意思意思點點頭,但是心裡卻不太相信這個說詞,畢竟他可是摩登時代的總經理,如果不是他下令封殺唐龍,那又會有誰?

加上Super-X也是他挖角的,鐵定就是他沒錯。

想到唐龍,李雨靜的心情就無法平復下來,尤其是在晏紫的面前,她答應過會好好照顧他的…

「晏紫姐,我…對、對…」

「要道歉的話,就向『那個鋼琴家』道歉,是他把唐龍讓給妳。」還不等李雨靜說完,晏紫一邊收拾桌面,口氣平靜地說道。

「我可以當面向那個人道歉。」

「不用了,妳真的要道歉的話…鋼琴家喜歡吃布丁。」晏紫想到那個人吃布丁的畫面,不經意笑了笑。

「好,我會用最大的誠意做布丁的!」李雨靜此時腦中全是布丁的配方,並且感到一絲安慰,原來唐龍是被這麼多人在疼愛著。

到了隔天是禮拜日,天氣相當晴朗,藍澄澄的天空,同時也是唐龍要出院的日子。

來到醫院本是稍作休息一下,就幫唐龍辦理出院,卻沒想到意外碰到不應該來的人。

病房門把傳來被轉開的聲音,走進來的人便是冷楚言,完美剪裁又樣式簡單的白色襯衫,顯露修長的身材,冰山般冷冽的氣質,手上拿著一束花和一藍水果。

李雨靜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

到底他有什麼資格來看望唐龍?

就是他的摩登時代封殺唐龍,今天也不會有這樣的事情,唐龍也不會住了一個禮拜的醫院。

這全都拜他所賜!

李雨靜看到的那一眼,腦袋不作任何思考幾個步伐走上前, 伸出手一揮。

啪——

一巴掌響亮地打在他俊俏的臉龐上,清晰可見的紅印。

花束從手中滑落至地上,花瓣散落了一地………

冷楚言沒有做太多的反應,沉著臉撿起掉了不少花瓣的花束,望著李雨靜,眼裡的陰冷直勾勾地刺入她的瞳孔中,就像一頭受了點傷的野獸,抿了抿唇冷冷道:「妳知道我是誰嗎?」

其實打完的那個瞬間,她就有點後悔了。

她是知道的,眼前的這個人,這個被她賞了一巴掌的人…

是摩登時代的總經理。

是她的債主。

李雨靜走上前,直視著冷楚言,保持鎮靜吶吶道:「你要怎麼針對我、針對飛翔,都沒關係。就唯獨唐龍不行,再弱小的經紀公司也是會反擊的。」

冷楚言聽聞,單手就掐著李雨靜的臉,纖細的手指微微加深力道,她可以感受到從指尖傳達過來的冰冷觸感,他瞪大了雙眼,冰冷的回答:「妳知道妳現在在做什麼嗎?」

「我知道!對你而言,這只不過是不起眼的掙扎而已。」李雨靜雙手拉著冷楚言的手,眼角不經意掉下一滴眼淚,她努力壓抑她的情緒,試圖冷靜的說道。

冷楚言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但那滑落的一滴淚令他心煩意亂,他放下他的手,不打算做過多的解釋,轉身便要離去。

他的臉色鐵青,那背影像暴風雨前的寧靜,他試圖不去在意心中的一陣慌亂,踏著沉重的步伐離開。

看到他的離開,李雨靜才終於喘了口氣,臉上斗大的冷汗,漸漸滑落下來。

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心想……

這個人生起氣來,的確很恐怖。

但是她卻很在意他的表情。

彷彿是被誤會而氣惱的表情一樣……

一種莫名的情緒悄悄在她的心扉蔓延。

倒是一旁的唐龍相當不悅,大聲喊道:「喂!老女人,妳為什麼要打冷大哥?」

看來我被降級了。

從酒醉經紀人降成老女人。

李雨靜走到唐龍的病床邊,想解釋現況給他聽,緩緩地說:「唐龍,你聽我說……封殺你的就是摩登時代。」

唐龍依舊非常不滿,氣惱地說:「那是摩登時代!關冷大哥什麼事?」

「因為冷楚言是摩登時代的總經理。」李雨靜試圖解釋。

「妳不知道冷大哥的為人。」唐龍別過頭,不再看李雨靜一眼。

到這邊,李雨靜開始不明白。

為什麼唐龍和晏紫這麼信任冷楚言?

甚至…還勝過她……?

難道她真的誤會了?

心緒茫然如潮水般正衝擊著她的內心,一切的紛紛擾擾都如地上散落的花瓣,令人感到憐惜……

*********************************************************************

夜晚的SOUND AND NIGHT光線昏暗。

冷楚言坐在吧檯,本來整整齊齊往後梳的頭髮,現在散亂飄逸露出罕見的瀏海。白色的上衣扣子沒有全扣上,微微敞開,露出些微厚實的胸膛,隱隱約約看得出結實的線條,黑色西裝褲修飾著修長的下半身,多了點狂野迷亂的氣息。

他目光炯然,散發出唯我獨尊的氣勢。

他是全場女性的焦點。

有位穿著低胸上衣濃妝豔抹的艷美女子,對冷楚言這等絕色,顯然是按捺不住,悄悄地坐在他的隔壁,在整個人貼過去的時候,被冷楚言充滿警告意味的眼神,瞪了回去,該女子只能黯然的離去。

此時的冷楚言露出一種孤獨高傲的氣質。

讓現場的女性,想靠近卻又不敢靠近。

倒是晏紫大大方方走了過來,帶點戲謔的口氣:「奇觀阿…你也會買醉阿?」

「少囉嗦。」冷楚言優雅地開了一瓶威士忌,緩緩倒入高腳酒杯,一杯又接著一杯,臉上的紅印已漸漸退去,但是滑落的那滴淚,似乎烙印在他的心裡,久久不能散去,隱隱作痛。

他不明白此時此刻的心情。

為何如此的心煩意亂?

她只不過是一間貧窮經紀公司的負責人。

她沒有傾國傾城,雖長得倒也清秀,但比她美的大有人在。

她沒有雄偉的家世,對他的野心一點幫助都沒有。

對賭契約,也只是他一時興起,抱著好玩的心態。

當然,他也不認為她會成功。

本想輕輕鬆鬆把飛翔經紀公司拿到手。

『對你而言,這只不過是不起眼的掙扎而已。』

然而看著她純淨的臉龐,含著淚,面無表情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的高塔似乎開始崩塌,多了一絲憐惜。

他的心情凌亂又複雜……

「不就一個巴掌嘛,不要和她太過計較。」晏紫拍了拍冷楚言的肩膀說道,見冷楚言沒有任何回應,她用一雙彷彿知曉一切的眼睛望著冷楚言,「還是你是在煩惱別的問題?」

冷楚言別過晏紫的眼神,試圖隱藏連他都搞不清楚的秘密,淡淡的說:「沒有。」

「不戰而敗,才是最糟糕的。」晏紫狠狠地拍了冷楚言的肩膀一下,隨後走進SOUND AND NIGHT的小廚房,拎著一個普通包裝的紙袋出來,「這是雨靜的一點心意,說是要感謝你把唐龍讓給她。」

「她今天才為唐龍的事,賞了我一巴掌。」冷楚言不以為然地,從晏紫的手中接過紙袋。

「她不知道你就是把唐龍讓給她的人,和她說不就好了?誤會都解開啦!」

「一開始,我的確是要奪取飛翔的…」

「一開始?所以現在沒有,是嗎?」晏紫帶點曖昧的神情調侃他,隨後認真地說道:「楚言,說真的…趁事情都還有轉圜的餘地,放棄吧!你的計劃。」

「我是不會放過摩登時代,還有莫琦雯。」冷楚言眼神閃過濃濃的恨意。

「我知道…你是為了前輩,但是你真的要犧牲雨靜的公司嗎?」晏紫擔心地說道。

「我有我的方式。」冷楚言回到平常的模樣,淡漠地打開紙袋,裡面裝有三杯手工布丁,只是布丁表面都如月球表面一樣,但從顏色上還可以判斷是『布丁』,他露出了很淡、很淡的微笑,「看起來真難吃。」

晏紫看著他的表情,似乎了解些什麼也笑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星光圓舞曲-楔子

星光圓舞曲-6

星光圓舞曲-7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