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希縈

一個工程師的小小白目夢,也是一個宅宅的文字角落。

星光圓舞曲-2

第一章 摩登時代

李雨靜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這個人不就是當年她看到的那個鋼琴家嗎?

寬敞的辦公室裡面的擺設一看就知道,皆是精品或者古董之類的,突顯擁有者不凡的品味和眼光,有個男子端正坐在非常有氣勢的個人沙發椅上,他的身後就是一片巨大明亮的落地窗,此時高樓外的美景都好像只是襯托他的背景罷了。

她是不會忘記的……那好看又俊俏的五官,修長的身形,獨特的氣質…

此時她已經把談判的事,還有Super-X的後續問題全都丟在腦後,一個箭步走上前,雙手拍在了辦公桌上,既急切又焦躁的詢問:「你是不是姓何?」

男子面無表情,冷漠地看著李雨靜說道:「妳來找我談Super-X的事情,連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嗎?」

李雨靜這才注意到摩登時代的總經理姓「冷」,而且位子上放著透明的名牌,上面用燙金標準的字體寫著冷、楚、言三個字。

但她應該是不會認錯的啊?

這張臉……明明就是……

李雨靜偏著頭試圖往前又更靠近了冷楚言了一點,她仔細地看著他的臉龐,那冷硬的線條,一樣是往耳後梳的頭髮,可以誘惑少女心的嘴角,過了這麼多年,整個人又多了點男人特有的成熟韻味。

李雨靜看的入迷,這張臉真好看又迷人,著實好看…

嗯、嗯怎麼看都像當年的那個人!

因此李雨靜鍥而不捨地追問:「你會不會彈鋼琴?會不會彈蕭邦?以前是不是有參加過比賽?」

一連串全是和Super-X無關的問題,讓冷楚言臉上出現了一抹不耐煩的神色,冷淡之中又含有一絲威嚴的回應:「如果都是這種沒有意義的問題,請妳離開。」

冷楚言說完開始埋頭閱讀桌上的文件,再也沒有理會李雨靜一秒鐘。

李雨靜這時才意識到她此次前來的目的是什麼,她深感不妙!

完了,從第一步開始就完全亂套,都怪她一個興奮以為找到當年的鋼琴家,但仔細看看冷楚言雖然和他長的相似,不過氣質完全不同……

而且鋼琴家怎麼會變成摩登時代的總經理呢?

再來冷楚言給人一種冷酷又精明的感覺,全身散發著領導人的氣場,那冷冽的氣息刺的李雨靜全身上下都在顫抖。

這一點和那個鋼琴家完全不同……

菲克爾鋼琴大賽比賽結束過後,拿了冠軍的鋼琴家很快身名大噪,但他對外都使用藝名「魅影」進行表演,因此李雨靜只打聽出來鋼琴家本名姓何。

那一天,是魅影鋼琴家第一場個人演奏會也是最後一場,李雨靜當然也去了,而且還是翹課去的。不同於他比賽彈奏蕭邦的風格,整場演奏會都是輕鬆小品的輕音樂風格,可能是因為現場的聽眾不少人是不懂古典樂的人,還有很多小孩子。

最後甚至還即興了一首哆啦A夢當安可曲,當散場時他全身散發著溫暖的氣場,對著小孩子笑的愜意自然,發給他們一人一支藍玫瑰。

那樣的人,和眼前的冷楚言這個冷面總經理總感覺差異太大。

或許只是長得像而已吧……

頓時李雨靜心中有些許的失望。

不行!不行!現在要先想想Super-X的問題。

哇……他現在完全都不理我了,該怎麼把局勢導回我這裡呢……

李雨靜清了清喉嚨,咳了一聲故作鎮定,展開略為虛假的笑容:「冷總經理,你好、我這次前來是要討論關於Super-X違約金的部分,請你屢行你的義務。」

冷楚言抬頭微微睇了她一眼,放下手邊的文件,用冷漠的表情回答道:「義務?什麼義務?」

早知道這個總經理會這樣說,李雨靜胸有成竹的把當年Super-X的合約內容與相關文件,一件一件的攤開在辦公桌上,嘴角勾起:「違約金三百萬,周錫偉走的時候,叫我來和你談,可見你們都講好了吧!」

可惡!這傢伙竟然挖我牆腳。

長得帥了不起啊?

我今天一定要拿到這三百萬!

冷楚言望向她,眼眸裡有著淡淡的挑臖:「貴公司的違約金還真便宜。」

李雨靜氣得臉色脹紅,心想怎麼會有人這麼理直氣壯的態度『我就是搶了你家的藝人,你又能拿我怎麼樣?』一定要他吃點虧才行:「少囉嗦,錢趕快拿來,要不然就法院見!」

冷楚言唇角勾起淡淡的弧度,帶點邪惡又魅惑的微笑,笑得很淡很淡地開口回答:「區區三百萬,你就想跑法院啊?不曉得…聽到上千萬的金額妳會怎樣?」

李雨靜心頭一慌「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冷楚言站起來走到李雨靜的身邊,他身上昂貴的古龍水香味陣陣飄散,讓李雨靜更加得緊張。一百八十公分的高挑身材讓他彎著腰看著她,清了清喉嚨用充滿磁性的聲音,沉沉的如死神般的宣告:「妳的父親和我借了一千萬。到現在都還沒還呢…」

「這不可能,不可能!」李雨靜終於按耐不住,臉上表情變得些微扭曲,心中壓抑已久的情緒爆發出來,喊的聲嘶力竭。

冷楚言隨後走至辦公桌上,從內層的抽屜裡拿出一紙合約,遞給李雨靜。

李雨靜充滿警戒,深吸一口氣看著所謂『借據』的內容。

上面有李雨靜父親的個人簽名還有蓋章,該有的證明偏偏一樣都沒少,清楚地寫著在去年十月三十號,李基泰向冷楚言借了一千萬……

這……這不可能啊……

爸爸,什麼時候借了一千萬?

為什麼我都不曉得這件事?

李雨靜面容變得慘白又僵硬,雙手抓著冷楚言的手臂,語氣微微顫抖的說:「我、我爸真的和你借了一千萬?但…但公司現在沒錢啊?」

「我怎會知道那一千萬去哪裡?」冷楚言依舊面無表情冷冷地回答。

李雨靜大腦正快速的運轉著。

我四月二十八號接管公司,當時公司只剩下兩百萬,應該就是那一千萬剩下的。

那……還有八百萬是哪了?

難道是,全都花在了Super-X身上?

簽約金外加培訓的費用?

但是……Super-X才短短的六個多月就被挖腳了。

該不會……這一切都是冷楚言搞的鬼?

想到這的李雨靜不禁背脊發涼,她開始後悔自已今天不該來摩登時代,看來麗萍姐說的話沒有錯,她絕對是不可能從冷楚言身上拿到些什麼的。

此時她整個人就像一具壞掉的陶瓷娃娃,心如死灰。

貧窮還不打緊……

現在還欠了一千萬,我該怎麼辦?

爸爸還在醫院靜養,狀況時好時壞,也是需要錢……

冷楚言隨即將臉貼近李雨靜,近的她似乎可以感受到他充滿侵略的氣息,她愣楞地望著他帶有深意的笑,而且是含有一絲陰冷的那種笑,用性感的嗓音:「明白了嗎?那一千萬什麼時候可以還我?」

「我…我付不出來。」李雨靜急著眼角似乎泛著淚光,語氣已經接近求饒,「這樣吧,你看這三百萬違約金當作先還一點,好嗎?」

冷楚言看著全身不斷發抖的李雨靜,一把將她整個人壓至牆邊,帶著迷人又冷酷的表情,眼裡有銳利的光芒,緩緩地靠近李雨靜,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她動彈不得,冷冷的嗓音在她的耳邊響起:「不然,我們來簽一個對賭契約,如何?」

李雨靜腦中一片空白,嚥嚥口水,當下吭不出聲,愣了愣還是吞吞吐吐地問:「什麼意思?」

「妳賭的話,有機會讓妳爸的債務一筆勾銷,妳不賭的話…那就請妳還剩下的七百萬。」冷楚言如同望著獵物掙扎般,掠食者的眼神盯著她,用冷漠的語氣說道。

時間好像凍結了幾秒鐘,兩人此時靠得非常近,被冷楚言的力道控制住,充滿迷人的鼻息吐在她臉上。李雨靜可以清晰聽到自己慌亂的心跳聲,和自己急促的呼吸聲。

她想到自己被一個男人壓制至牆邊,臉上泛起陣陣紅暈緩緩地說:「你、你可以先…放、放手嗎…?」

冷楚言望著李雨靜不知所措嚇到傻住的模樣,不經意嘴角流露出一抹很輕很輕的微笑。

他笑了,是我的錯覺嗎?

李雨靜揉了揉雙眼,仔細看眼前的人,冷楚言的面容已經回到毫無表情冷冰冰的模樣並且走回辦公桌。

冷楚言端坐在位子上依舊是居高臨下的姿態,面帶些微笑意但語氣卻冰冷至極:「我以個人名義借妳五百萬,條件是一年之內妳必需培養一位比Super-X更紅的藝人。如果成功了,妳不需要還任何錢,如果沒有,妳這間經紀公司就歸我的了。」

李雨靜心頭一縮,呆滯許久,才緩緩吐出:「所以你的意思是…這次要我拿公司當賭注嗎?」

「妳不賭,可以!那妳就準備申請公司破產。」冷楚言又開始盯著桌上的文件,一副毫不在乎李雨靜存在的樣子,依舊是淡漠的語氣。

「這對你有什麼好處?」

「我賭妳辦不到,得到一家公司,划算。」

此時的李雨靜已經分不清,這個賭局是場希望,還是會讓她陷得更深的陷阱。

賭的話有五百萬的資金,的確有些許東山再起的希望。

不賭的話,欠債七百萬……以公司的現況……

的確只能等待破產的日子來臨。

「妳到底賭不賭?」冷楚言微微瞥了一眼,冷冷地問。

「好,我賭。」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