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希縈

一個工程師的小小白目夢,也是一個宅宅的文字角落。

星光圓舞曲-10

發布於

李雨靜今天一改常態,一早八點就到了辦公室,她知道昨天晚上唐龍的態度,代表冷戰結束了。

這讓她鬆了一口氣……

這下要談公事也比較容易,畢竟也只有他一個藝人,她實在是不想打壞關係。

李雨靜簡單地把整件事和唐龍描述,但是她總感覺到唐龍不太高興……

到了兩點,吳茂生導演和何之秋出現了飛翔經紀公司。

主要是為了唐龍,還有參加試鏡。

不過話說摩登時代的大人物,真的很愛來她的小公司。

李雨靜不禁苦笑了一聲……

「啊、啊,你一定是唐龍吧!你唱歌很好聽,上次我在唱片公司無意間聽到你唱歌。」何之秋走向唐龍那邊,投以親切的笑容。

「喂!導演不是你同學?你自己演不就好了。」唐龍充滿尖銳的一面,話中充滿對何之秋的不信任。

他明白冷大哥不可能會封殺他。

那一定是比冷大哥還要更大的勢力……

因此從出院之後,他就對摩登時代的一切人、事、物都很小心。

「這是我導的第一部戲劇,我實在是請不起何之秋……」吳茂生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插嘴說話…接著就快速躲在角落站著。

這位導演意外地相當怕生,李雨靜昨日拜訪的過程中就有感受到,要不是都何之秋跳出來緩頰,可能會討論不出什麼東西,但沒想到導演現在正在瑟瑟發抖。

「我不會演戲只會唱歌,你找別人吧!」唐龍果斷下了這個結論。

「唐龍!何之秋是你的前輩,注意一下你的口氣,而且這是個大好機會,你也好歹考慮一下。」李雨靜實在忍不住,唐龍對何之秋有點尖銳的態度,唸了這一句。

「我親自指導你。」何之秋淡淡一笑,眼神中有著期待對著唐龍說道。

「我不和摩登時代的人合作。」唐龍臉色一變把劇本丟在桌上,並冷冷地拋下這句話。

李雨靜感到訝異,這還是她第一次看到,唐龍對某個人這麼全力的抗拒。

往常的唐龍嘴巴雖然很伶俐,形象也叛逆但意外地很好親近。

「這位導演合作的公司,和摩登時代都沒有任何的關係,而我純粹是自己雞婆,過來幫忙的而已。」何之秋面對唐龍的不客氣,依舊保持著不失風度的態度,柔柔一笑。

「這對你有什麼好處?」

「因為這齣劇的主題曲,是我創作的,我希望由你來唱。」何之秋拿出樂譜還有錄好的DEMO帶遞給唐龍。

唐龍掛上耳機大約過了三十秒後陷入了沉默,臉上的表情變得嚴肅凝重。

何之秋對唐龍的反應感到非常滿意,他緩緩地拿掉唐龍左耳的耳機,湊到他的耳邊,用低沉的口吻小聲地說:「演藝圈不缺會唱歌的人,如果你是玩玩的,我勸你回去你原本的地方。」

下一秒何之秋又回復到笑臉迎人的狀態,唐龍望著眼前的這個人,凝視許久。

開什麼玩笑誰是玩玩的?

唐龍壓抑著心中漸漸燃燒的怒火,臉上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用好聽的聲音故作鎮定的說:「多謝指教,我知道。」

『演藝圈不缺會唱歌的人。』

不用說,這句話狠狠地刺入他的心。

他不會任何樂器。

連簡譜、五線譜都看不懂。

多年來,他只是單純靠他的歌喉,走在音樂的道路上。

而他承認他並不順利。

唐龍爆著青筋,身上散發著濃濃的怒氣,拿著劇本用非常暴躁的口氣:「喂!經紀人,什麼時候要試鏡?」

「你答應了嗎?」李雨靜又驚又喜,同時也佩服何之秋不知是和唐龍說了什麼,讓他改變主意。

唐龍透過何之秋的DEMO帶,徹底地明白對方的音樂底子有多濃厚,和他這種只能依賴樂隊的主唱不一樣……

雖然唐龍還是想不透,有這種才華為什麼還要他唱?

還不惜要教他演戲?

到底摩登時代的葫蘆裡賣得是什麼藥?


好不容易唐龍才靜下心研究劇本,看到裡面的劇情忍不住吐槽:「默默無名的創作歌手要碰到靈異事件,才能寫出大紅神曲,最後還把到戲劇天后?這是什麼鳥劇情?」

李雨靜和何之秋相視而笑,唐龍願意接下這工作,就結果來說也是好的。

很快就開始試鏡,雖是試鏡但其實是唐龍依照何之秋帶來的DEMO帶,清唱這齣戲最重要的一首歌『附身』。

唐龍清亮又獨特的嗓音,讓導演吳茂生站起身拍手叫好,口中喃喃自語,一直重複說著同一句話「這是藝術。」

這讓一旁的李雨靜嚇了一跳,感覺導演比唐龍還要更適合出演鬼附身的場面……

吳茂生導演的網路劇—『靈異靈感』,最終敲定在八月正式開機,現在離八月還有三個月的時間,先完成裡面歌曲共三首歌的錄製,還有幫唐龍加強一點演戲的基本功。

*********************************************************************

多虧何之秋的人脈順利借到錄音室,還挖來不知從哪找來的錄音師與混音師。

最先錄製的歌曲便是整齣戲的主題曲—附身,整首風格為藍調搖滾,剛好正對唐龍的口味,李雨靜和何之秋站在玻璃的前方,屏息以待唐龍的開口,他輕聲吟唱歌詞的第一句…

『你是揮之不去的夢靨  我的性命又算得了什麼。』

錄音師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就連何之秋都緊緊地盯著唐龍看。

眾人都明白,這是一顆尚未打磨的鑽石。

也因為他是鑽石,所以可以沒有打磨過就散發出自我的光芒。

何之秋眼神裡有著閃耀的光彩,他明白這是為什麼唐龍能靠歌喉就可以走得這麼遠,但是……他總覺得若只是這樣……實在是太可惜了!

一分鐘過後,何之秋一改笑臉的常態,變得非常嚴肅用正經的口吻:「剛剛那一段,重來!」

不知過了多久,唐龍重複唱了又唱,要何之秋滿意才能繼續下去,就連錄音師都看不下去幫唐龍說話,但換來的只有何之秋冷冷地一句:「這邊編曲還要修改一下,後天繼續錄製。」

終於結束今天的錄製,眾人都喘了一口氣,而唐龍則自己提議在錄音室練習。

「我第一次看到何之秋這樣。」混音師湊過來和李雨靜這樣說道。

「嗯。」可見何之秋很重視唐龍。

休息時間李雨靜拿了一罐水,走到何之秋的面前柔柔一笑輕聲道:「辛苦你了。」

「謝謝。」何之秋接過水,大口大口的喝,髮絲上的汗水滑過他俊俏的五官。

「你真的很懂音樂呢。」

「還好,我只是運氣比別人好,多受了一點訓練罷了。」何之秋擦拭汗水,笑了笑。

「別這麼說,有些人怎麼努力,都沒辦法靠近那個世界…」

「什麼意思?」

「我以前……有學過鋼琴,但是我怎麼學,都學不會……」李雨靜眼神陰鬱,一臉黯淡,口氣很僵。

何之秋聽聞只是蹙了蹙眉,便拉了李雨靜就走到另一間房間,裡面擺著一台全白漂亮的電子琴。

「妳彈給我看。」何之秋在這空間隨手拿了一本,拜爾鋼琴教本放到了鋼琴前面,這是所有初學者的必經之路。

李雨靜怯怯地,把手指放在鍵盤上,努力找著Do在哪裡……

何之秋坐在她旁邊細心指導,每當手臂不小心碰到的時候,或是湊到她耳邊發出低沉的聲音講解時,都讓她心跳加速。

他的講解淺顯易懂而且相當有耐心,過了一個小時,李雨靜終於搞懂Do、Re、Mi、Fa、Sol的位置在哪裡,也會看一點簡單的五線譜之後。

李雨靜看到一個音符,右邊點了一個小黑點,俗稱「附點音符」的東西,她恨得咬牙切齒,當初就是這東西,逼走她不少鋼琴家教。

只見何之秋繞到她身後,近似擁抱的姿勢,她可以感受從他身上傳來的氣息,手放在她的手上替她壓著琴鍵,充滿笑意地說:「我在想,妳是不是要靠感覺學習的,我現在這樣彈,妳可以感受到彈琴的力道,和拍子的長短……」

就這樣維持了這個姿勢,進行正港的手把手教學。

原本還在努力吸收何之秋講解的李雨靜,此時只敢把頭低低的,雙頰一陣緋紅,腦袋空白,身子不敢隨意動彈,感覺會隨時貼近他的懷裡……

在這個四周都沒有人的狀態下,浮現出很多曖昧氣氛的粉紅色泡泡一樣。

此時門邊站著了一個人,大概是手把手教學前十分鐘,他就在那了。

冷楚言臉色凝重在門外看著,並且很討厭這種感覺。

至從那一天開始,他的腦海就重複著他和李雨靜的對話。

即便拿八卦記者陳霈文開刀,也沒辦法平靜下來。

原本冷楚言從唐龍那邊知道,今天是他錄音的日子,本來想要避開有李雨靜的地方,因為他只要一想到她就心煩意亂。

但一番掙扎最終還是來了。

不曉得是擔心唐龍,還是想要見到她……

結果來到錄音室,和休息中的唐龍打過招呼,正要離開之時聽到有人彈奏鋼琴的聲音,彈得極爛,爛到他注意,走近一看便看到何之秋和李雨靜在裡面。

他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他討厭李雨靜那一臉恬靜的微笑,尤其是她對著何之秋那種靜靜地微笑。

他靜不下來。

他試圖說服自己離開,然後坐等明天的八卦頭條,超人氣天王和名不經傳的經紀公司負責人鬧出緋聞,到時難堪的一定是李雨靜。

她是嫌飛翔經紀的負面消息還不夠多?

哼,就算現在有什麼,到時這輩子也不可能有什麼……

就在兩人姿勢是接近擁抱的時候,冷楚言終於沉不住氣,臉色沉重走了進去冷冷地插話:「飛翔現在是要靠緋聞來走紅是嗎?」

他宛如地盤被入侵,而感到焦燥不安的野獸。

本來是飄散著少女心的粉色泡泡,因為一個人的闖入,讓這裡染上戰場上的黑色硝煙……

李雨靜回頭看到冷楚言站在自己身後,臉色鐵青,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支支吾吾地說:「什麼緋聞?」

她有種被抓包的即視感,感到很微妙…

冷楚言帶著旁人無法輕易看出的怒氣,一抹冷笑,聲音低沉緩慢地說:「妳不要拉低天王的身價。」

反而是何之秋在一旁看戲,隨後露出狐疑的微笑,他挽住李雨靜的手,笑得很迷人猖狂地說:「我不介意和她傳緋聞喔,難得我沒什麼緋聞…最近正嫌自己的緋聞太少了。」

何之秋倒想要看看冷楚言會有什麼反應?

難得有這機會,可以試試這個冰山。

冷楚言全身散發著冰冷的氣息,俊美的面容透露著一絲陰冷,用極其冷淡的口吻:「何之秋,和這種女人傳緋聞後果自負!」

看著這兩個男人一來一往,李雨靜感到莫名其妙,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傻愣著任兩人擺佈。

她甚至覺得冷楚言已經從她的『債主』升級成『瘟神』。

冷楚言就像一場風暴,從她認識他的那一天開始。

她的世界就被他吹得面目全非。

冷楚言感到滿腔的怒火,在心中熊熊的燃燒,臉色越發的難看,空氣中的溫度卻快速地凍結中。

他開始有點氣自己,他到底在幹嘛?

為了這種女人真的發脾氣了?

他覺得十分的煩燥,不想看到這兩個人,不發一語便轉身離開。

何之秋看到冷楚言的離去,低頭向李雨靜說了聲「抱歉」,帶著小跑步離開去追冷楚言。

他站在冷楚言的身後,抿了抿唇:「哥,我逗你的。」

冷楚言回頭看何之秋,不帶任何表情,語氣十分冷淡:「我姓冷,不姓何,別亂喊。」

「哥,你上次居然會寄信給我,我真的很高興……」

冷楚言表情依舊異常清冷,淡漠地說:「那只是交易。」

何之秋低下頭,長長的睫毛下是黯淡的眼神,愣了幾秒之後,用堅定的口吻說道:「今天我確定了一件事,我們果然是兄弟,想要的東西,不擇手段都會拿到手。」

「隨便你。」冷楚言只是丟了這句話,便轉身離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星光圓舞曲-9

星光圓舞曲-8

星光圓舞曲-7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