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頭

希望平淡的生活,不然於文字

松蘿湖行記

(edited)
我默默坐在一根巨大倒木上梳理思緒,凝視一片如鏡般的清澈湖面承接來自雲霧稀疏的雨滴,雨勢太小,唯有落於寬大的湖泊方能發覺幾許漣漪⋯⋯

菘蘿湖路程單趟約五點四公里,前半程(二點四公里前)相對平緩,到達水龍頭營地休息站只覺得雙肩因為十八公斤左右的負重而痠疼。剩下的三公里路崎嶇且坡度傾斜異常艱難,還有大約四、五個小高丘要攀越,小腿肚以及大腿外側肌肉開始緊繃,此時,背包頂部倍感沉重,隨著我重心細微的改變,它就開始搖晃,或許我的肩帶沒有拉緊,總覺得包包沒有貼穩腰背,好似背著一個不安分的小孩子,耐心與毅力如一盆止水,又上又下且晃動使其動盪不安,每踏出一步皆能清楚地感到幾顆水珠自盆子邊緣滑落。

第二天午飯過後,三、四點時我們外出「獨處」,登山教練沿著環湖道路一個個放人,保持距離使我們看不見他人。我默默坐在一根巨大倒木上梳理思緒,凝視一片如鏡般的清澈湖面承接來自雲霧稀疏的雨滴,雨勢太小,唯有落於寬大的湖泊方能發覺幾許漣漪,聞不著雨聲,更聞不著半點人、動物、草木所製造的聲響,點點光揮灑下,我彷彿看「見」了自然的靜謐。

第三天上午我們去南勢溪取水,順便在往返路途放人進行第二次獨處,步入前往水源的道路不過十分鐘,就如又置身另一個世界,蘚苔與蕨類為莊美的森林鋪上一層翠綠點綴,濃密的蘚苔是一片又一片的床被,上頭攤著一粒粒賴床的小露珠,晨光悄悄鍍上晶瑩剔透的色澤,此刻,樹幹、木枝、泥土和周遭的一切散發魔幻氛圍,伴隨入口的空氣,緩緩深入我的器官、組織、神經網絡及一條條血管。

第四天清晨,我們收拾整理後沿著原路回到山腳,看見柏油路那剎那心中參雜驚喜、放鬆、驕傲與些許不捨,車程時我想著:「這是生命中特別的體驗,此次的旅行相當具有價值。」突然憶起種種艱苦:「但是我絕不再參加!」抵達家把全身上下盥洗數遍,當緊繃被沖刷,一層又一層厚重的疲倦慵懶地壓在身上,眼皮閉上後開始堅決地滲入體內。

醒了!如夢之山林生活也醒了!我放下近日身體的疲勞;緩緩拾起了往日的繁忙與瑣事。醒了!如夢之山林生活也醒了!我放下近日身體的疲勞;緩緩拾起了往日的繁忙與瑣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