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1 篇作品累積創作 22275 
1号床

评论|方方“交代”被删:造谣可以,辟谣无门

聽取另一方之陳詞 Audi alteram partem.——自然正義的基本原則我对谣言的态度一向很明确:若非有明确的主观故意且造成严重的后果,否则公权力不应当肆意干涉。关于这一点,我在先前一系列关于吹哨人的文章中已经解释过了。

1号床

评论|想象的30万黑人与现实的种族歧视

作者未知,广东某防疫站,2020客居异乡到无家可归如有外人在你们国中和你同居,就不可欺负他。——利末记 19:34有一天早晨你醒来,你的房东一脸嫌恶地敲开你的门,告诉你你必须搬出去。

1号床

世说|方方日记为什么不可以在国外出版?

Edward Hopper, Nighthawks, 1942这是自疫情以来,我头一次见到王五。秉着支持国家复产复工刺激消费的原则,我们决定在路边的一家餐馆吃午饭。酒足饭饱之后,我们开始聊起了最近处在风口浪尖上的方方。

1号床

假如吹哨人错了|如果我们惩罚「吹哨人」是为了维护社会秩序......

Hubert Robert, The Finding of The Laocoon, 1773本文首发于公众号「黑羊公社」三天以后,我又在小区花园里遇到了放风的张三。他戴着粉红色的3M口罩,和李四坐在花坛边说话。

1号床

随笔|只想要「法治」,终究只能得到「法制」

Anton von Werner, The Proclamation of the German Empire, 1885本文原发于已不存在的公众号「收容所Asylum」双方各有一王、一后、两车、两马、两象和八兵,在八乘八格棋盘上玩的游戏,才能被叫作国际象棋。

1号床

评论|勿用「做最好的自己」来逃避政治

Thomas Degeorge, Ulysse et Télémaque massacrent les prétendants de Pénélope, 1812 本文原发于已不存在的公众号「收容所Asylum」按照一般...

1号床

评论|「吹哨人」要是错了,我们该惩罚他们吗?

Caravaggio, The Cardsharps, 1594注:这里的「吹哨人」用法同近期中文互联网世界中该词的用法,与英文中的「Whistleblower」意思有出入。本文同时发于公众号黑羊公社。

1号床

解剖室|虚构事实与无效推理:说不清道不明的「世界真相」

Michiel Jansz van Mierevelt, Anatomy lesson of Dr. Willem van der Meer, 1617解剖对象昨天偶然间看到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叫《香港问题与世界真相》。

1号床

Joker|充满反讽的悲剧世界,黑色幽默的喜剧人生

Joker, 2019信奉新批评(new criticism)的文学理论家们推崇诗歌中的「反讽」:艾伦·退特甚至说,诗的意义就是它的张力。我们姑且将这一对概念的辨析放在一边,并将其适用范围扩展到其他艺术领域,那么电影《小丑》显然是这种美学的集大成者。

1号床

评论|谎言、伪善、堕落:对西方媒体的东方主义想象

欧仁·德拉克罗瓦, 《萨达那帕拉之死》, 1827虽说德拉克罗瓦的这幅画讲述的是一个古代的故事,然而后世的鉴赏家们却把它归入——或许是受拜伦影响的——东方主义画作行列。故事发生在耶稣诞生之前:亚述的君主试图攻陷巴比伦,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