渺渺
渺渺

蔬食小白探索全植物飲食的生活紀錄🌱

遭逢困難的蔬食之旅

於是我開始深深思考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呢?為什麼不能吃肉呢?環境永續的答案還是回答得出來,可是卻開始對自己有了懷疑...

許久未更新,因春天進行了大幅度的遷徙,從大學之後居住了 10多年的台北搬回老家高雄,經歷了許多的準備、行動和調適,時間一晃眼就過去了近半年。去年秋天開始,內在與外在同時有了一些巨大的變化,除了決心展開思考已久的蔬食之旅外,也在心裡冒出了「希望在 2022年的春天有新開始 」的想法,於是決定要回到我的故鄉重新開始,並且扎根。決定的非常快速,開始盤點超過10年生活累積的各種行囊、回憶、人脈等等,一一思考了去留;並且在最艱難的離職協商底定後,距離我預計要搬回家的日子剩不到兩週,火速的規劃搬家事宜,在極短的時間內就這樣拋下了那些種種,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就已經在高雄就這樣生活了起來。

不得不承認自己是一個衝動行事的性格,因為這樣的莽撞意外撞出許多美麗的緣分,卻也有因此鼻青臉腫懊惱不已的時刻,決定要搬回家之前一直沒有很明確的規劃,離開故鄉多年的我非但沒有任何地方的相關知識,也毫無人脈可言,因此3-4月花了一些時間去思考自己到底該怎麼做。至於我的蔬食之旅,當初懷抱著美好的期待,期許自己能夠以挖掘高雄的蔬食餐廳,建立自己的蔬食地圖為目標努力,殊不知卻在實際執行之後遇見了瓶頸。

維持團體意識的共餐守則

想到女兒北漂多年居然願意返鄉扎根而興奮不已的老父老母,意識到吃素這件事情不是一個「階段性」狀態之後,紛紛陷入了苦惱,究竟要怎麼一起吃飯成為了家庭餐桌上的重大議題,主張吃素的言論一出,幾乎大家都會即刻畫出一條界線區分你我,並且有大概三階段的反應,階段一:由憐憫而生的寬容,認為你應該是基於某種迫不得已,或是強烈的心願而須進行自我犧牲,因此憐憫這樣的不完整,故展現出寬宏大量與包容的心態勉勵你要加油。階段二:主張營養科學的學者視角,認為你這樣長久下去不是辦法,開始搬出沒有特別考據的「營養論」,並教導你該如何透過吃肉獲取營養,所有一切發言源自於「我都是為你好」。階段三:譴責個體破壞團體意識的飲食選擇,搬出你這樣讓大家很難吃飯,為了你我們都沒辦法...句型,以維持家庭和諧應建立在統一的飲食慣習來進行情勒。

階段一二於我都是小蛋糕,階段三一開始也不太造成困擾,但是長時間相處下來常常被有意無意的「提醒」,甚至上演你不能吃這麼美味的東西真是好可惜的戲碼,心理狀態如果不夠強壯的時候,相對剝奪感作祟的時候確實會開始對自我進行無盡的靈魂拷問。

佛素Not anymore

回到高雄之後,廚房的設備和條件不允許我像以往在台北那樣餐餐自煮,因此很多時候透過外食來解決三餐,心境從一開始亢奮的想探索高雄蔬食地圖,到三週後就轉變成生無可戀的眼神死,因為一說到全植物飲食,目前高雄的飲食想像還是比較乏味的傳統素食,一種難以言喻的獨特口味(可能是混雜了加工塑料、素食油的氣味),而那股佛味簡直是心靈脆弱的時候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決定吃蔬食是為了要吃到更多新鮮、能量充沛的蔬果,追求更健康舒暢的身體經驗,但是佛素的料理從製造端開始的思維似乎就是「戒律、犧牲」,因此為了彌補這種缺憾,無一不使用「肉食至上」的邏輯來進行菜色的編排,追求即使吃素也能有吃肉的口感和味覺,於是大量使用加工香料製造出素肉。每次吃完那種東西,都會感受到身體排出來的非自然香料味,心情也隨之沮喪了起來,這種時候就會冒出,好想吃純粹鮭魚、牛肉的味道呀...

吃蔬食應該是開心的選擇

藝人楊子儀曾在podcast節目上與來賓討論吃蔬食應該是一件令人感到開心的選擇,主流的肉食者會覺得這是一種相對缺陷的飲食風格,導致整個社會彌漫著對蔬食的負面能量,而我也在不知不覺間認同了這樣的信念,一但出現了「我不能吃肉」的限制性想法,自己是被壓抑的情緒就會隨之而來,這樣的想法逐日累積,最後出現了「真想吃肉」的渴望。於是我開始深深思考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呢?為什麼不能吃肉呢?環境永續的答案還是回答得出來,可是卻開始對自己有了懷疑,因此目前的我能夠想到的解決辦法就是,如果真的很想吃肉的時候,就吃一點也沒關係,不因此批判自己,明天再繼續蔬食之旅。

不知道這趟蔬食之旅是否會就這樣停在這裡呢?還是在這個低谷過後,能夠看見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旅途風景T^T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