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葉小畫家

圖文創作者,藝術工作者。喜歡寫小說、奇幻、歷史、繪圖,同時也是資深夜貓子一枚。 小說的話建議到我主頁標籤處觀看,這樣順序比較不會錯亂。

長篇小說:【穿越DarkLand】第六章 哥布林之神-2 (這是發現錯植後的重發)

發布於


  <6-2>


  信仰是種信念,一種試圖解釋超凡現實的信念,有人為了它獨身守寡,也有人為了它背棄親友、殺害子嗣。想到那女子光著身子的瘋癲模樣,梧桐不禁覺得有些好笑,他知道他永遠不會成為那樣的人,因為至始至終他只相信自己。


  「實驗的結果如何?」血腥的一夜過去、梧桐望向達克洛普和奇拉。

  「似乎沒有等級增加的跡象,但招式似乎還可以能力增強,等級的部分還要再觀察,畢竟才八百多隻哥布林」達克洛普陳述事實般地答道。

  「奇拉,謝謝妳的幫忙與配合喔!大家辛苦了!」梧桐朝大家說道。望著眼前的小女孩,孤傲絕對是個很好的形容詞。

  說實在的,他們跟奇拉還很陌生,畢竟她才加入黯黑要塞兩個月,這次終於願意團隊合作並提供幫助,梧桐覺得需要適時的給予鼓勵,於是他便對著奇拉微笑,但因為一半臉是機械,改造過的眼睛還泛著紅光,這微笑完全沒達到他預期的效果,不只沒令人感受到溫暖,還透出滲人的詭異。

  「嘖!」奇拉聽見後別過頭去。

奇拉厭惡人類,或著說她厭惡人性,她喜歡動物或許還多過人類。除了DarkLand,她剩餘時間還會餵養巷口的流浪貓,畢竟與動物相處比那群令人作噁的人類自在。

真是難搞的女孩,梧桐在心裡忙不迭地抱怨。「後續哥布林移入要塞的相關事宜我回去會交代班西,經過這一場,相信他們暫時不會反抗,但是要永久經營還必須搭配獎勵,他們現在已經不是冷冰冰的電腦人物。」梧桐對著團員說道。

  「知道了,這種事都交給你吧!太燒腦了!有需要打手的時候再知會一聲。」達克悠悠的說,說這話時他還靠著棵大樹,側著張令人發毛的俊臉、顯得蠻不在乎。

  今晚的尼特村燈火通明,那氛圍就像在過節日。寂靜的松樹林恬靜自得,一隻隻貓狗、家禽在泥濘路上徘迴,橘黃色的溫馨光束從木窗透出。

  一時間解決哥布林的消息已經傳遍,人們臉上掛著笑容,這是尼特村久違的歡欣氣氛,只因他們終於能從綠色惡魔的夣饜中解脫。「呼嚕嚕──呼嚕嚕嚕!!」就連林間的夜梟都彷彿滿心雀躍。

  此時在杰克家中點滿了自製的豬油蠟燭,這蠟燭他平時可捨不得點燃。「叩叩叩」梧桐等人敲門後他便出來迎接。


  一進去,蠟燭製造的煙霧和刺鼻氣味便撲面而來。許多村民都聚集在杰克家中,小小的木造建築中早已塞滿了人,因為那至高的神靈終於聽見他們夜裡祈禱,如今曙光再度降臨,他們神情寫滿無法描述的喜悅,甚至有人激動地淚流滿面。

  「他們回來了!」在不遠處的棕髮婦女一瞧見便忙不迭地呼喚同伴,這都讓小屋門外又聚集了更多人。

  「真的是萬分感恩……慷慨的恩義無以為報,我把全部的現金都給您們,連帶其他幾位村民也奉獻了一些......」淚水從杰克眼中滑落,它劃過點點鬍渣、劃過肥胖的臉頰。

  「你們救了我們大家,這些只是我們的小小心意。」杰克雙手將金錢送上,那姿態簡直都要跪下。「嘿、嘿、嘿!」他方說完村民便紛紛高舉右手,帶著韻律,眾人歡呼、慶祝著。


   這種心情人生能有幾回?它好比抱著自己新生孩兒、抑或是哪天突然成為貴族階級,不用再受這無邊折磨。

  「恩人,你們叫甚麼名字?我們全村可都十分感激你們!方才我們還討論要立個紀念碑呢!」一位禿了頂的大叔握著弗萊澤的雙手。

  「弗……」弗萊澤還沒說完,在一旁梧桐便推了他一下、連忙打斷「我們只是行經此處的旅人罷了,稱呼不重要,我們可不是為了被銘記才出手相助。」

  梧桐才不想留下甚麼姓名之類的把柄。此時他朝四周望了望,瓊正安心的坐在椅子上,還是抱著布娃娃,依然對著梧桐笑──


  圓圓的臉龐、水靈眸子,那拉開的面龐藏著童真的小乳牙。

  梧桐本想轉頭,但不知為何還是勉為其難的勾了勾嘴角。那人類狀態的清秀臉龐,向上拉動的曲線、柔美的雙頰,看起來可說是親和力十足。

  這時梧桐覺得偶爾作個善心或許不錯,但那念頭稍縱即逝,接下來的他轉念又想......

  【如果以後跟他們混熟或許可以將他們變成佃農,Darkland不就是這樣玩的嗎?或許在這裡這點也是一樣......】

  「杰克,你家有沒有酒啊?把酒拿出來啊!」一名金髮大叔提議。

  「是啊、是啊,拿出來!!」不久村民便開始喝起自行釀造的麥酒。

  梧桐坐在張木椅上望著弗萊澤、費兒和村民說說笑笑,他將黑框眼鏡抬了抬、臉色一沉後開始默默計畫戰略。

  【接下來得問問愛爾芙,問她願不願意有空就過來跟他們打好關係,畢竟在遊戲裡面徵收佃農、魔物看得是你的善惡值,而善良的村民則要用善良的人去招募才會有效果。】

  【所謂的善惡值就是在遊戲剛創立角色的時候,Darkland會從你行為分析,幫你分類你的善惡陣營,聽說這種分成九類的分類法來自兩百年前的桌遊「龍與地下城」,也不知道他們用的是什麼演算法,據說分類的結果很準......】

  【善惡值也會依你未來的行為而有所波動,總之我們之中只有「弗萊澤」跟「愛爾芙」是善良,雖然愛爾芙感覺一點都不善良......「斯潘」跟以前的「奈特」則是中立,剩下的其他人都是邪惡陣營......】梧桐坐在椅上陷入一陣與自己的腦內對話,此時想到要塞陣營的他忽然感到一陣羞愧。<註>

  【這樣講起來,我們公會是不是有點慘啊......我們這都是些什麼人啊??】

  深夜裡,世人早已睡去,異域的夜何其寧靜,分不清是濕氣還是霧氣,淡白煙霧在林中擴散,它慢慢的飄進古堡之中。

  在黯黑要塞的月色下,一名男子獨自在中庭靜坐,他倚著巨型栱柱思考著今日所作所為,只因傍晚翻來覆去卻始終無法入眠。

  【雖然結束哥布林的獻祭行為這是必要之舉,但真的需要奪去這麼多條生命嗎?惡人也會將自己的所為合理化,為了找出回去的辦法,為了保障同伴的安全,這麼做真是對的嗎……?】

  弗萊澤望著守夜的半獸人來來回回,他揉了揉眉頭、緩緩將頭低下。

  徬徨的情緒在心中縈繞,他不知道如今自己是否還仍在遊戲中,倘若不是,那麼今晚屠戮的便都是有血有肉的生命,對於這個問題他無法給出完美答案,心中的正義折磨著他,

  思緒紛亂之時,他抬頭看向那顆大的好似乒乓球的月亮,白白的月暈像是一縷縷白髮由內向外散射,看到此景的他卻想到了同為警察的好友「奈特」。

  【若是你呢?奈特……你會怎麼做??雖然慶幸你逃過一劫,不像我們被囚禁在這,但有時我真的很想你......畢竟在我迷茫時你總是像明燈般指引著道路。】

  突然弗萊澤腦海出現奈特的聲音──身為警察,我們是人,不是神。盡力對人類福祉做出努力,只要無愧我們便不後悔。

他彷彿見到奈特對著他笑,他猶記得當時遇到的難解案件,那時奈特便是帶著一份大餐、蹲在警署對著自己不斷勸導。

  「是啊 ......說的真好。」弗萊澤喃喃道。



<註>龍與地下城>>

是一款奇幻背景的角色扮演遊戲,並且是世界上第一個商業化的桌上角色扮演遊戲。


--------------------------------------------------

小說介紹

小說目錄請點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