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葉小畫家

圖文創作者,藝術工作者。喜歡寫小說、奇幻、歷史、繪圖,同時也是資深夜貓子一枚。 小說的話建議到我主頁標籤處觀看,這樣順序比較不會錯亂。

長篇小說:【穿越DarkLand】第六章 哥布林之神-1


  <6-1>


  門外幾隻公雞正在吵架,而農村的氣味不斷從半開的木窗飄進。


  下午在杰克的木造小屋中,弗萊澤、梧桐、費兒正著手討論作戰計畫。他們啜飲著大麥茶,這中世紀的國民飲品似乎摻了點蜂蜜,在苦澀味後它帶著點微甜。


  「弗萊澤,我知道你對這個計畫不滿意,你會有疑慮是正常的,但為了避免像尼豆尼豆的事再度發生,黯黑要塞應該快速壯大實力......我們可是坐在一條船上的人啊......」梧桐語氣和緩的勸道。


  只見弗萊澤無奈的點頭,他焦慮的在木桌上輕敲手指,看起來算是答應了。


  到了晚上梧桐一行人依照計畫進行,幾名村民以及杰克帶著瓊來到哥布林的村落。


  梧桐等人在後方暗中跟隨,其實他們直接進去將哥布林部落解決也是可以,只是梧桐需要有人「觀看」他們的解救過程,這樣對黯黑要塞之後的統治比較有幫助,可以讓尼特村的村民了解──了解究竟是誰救了他們。


  哥布林將聚落布置的像北美印第安部落一般,這裡人口粗略估計應該有四千人。


  他們沒有磚瓦建築只有像是帳篷的東西,村莊的布局十分簡陋、沒有什麼規劃的感覺。周遭盡是血腥夾雜屍臭以及尿騷味,這都透露出一種原始的野蠻氣息。


  隨著火把的紅芒搖曳,幾名戴著獸骨、羽毛的哥布林薩滿走了出來,旁邊還有二、三十名哥布林守衛,他們包圍著像是祭壇的東西,那祭壇旁有一團巨大的營火,周圍的薩滿好似詠唱什麼咒語般唸唸有詞。


  木製圍籬伴著炙熱營火,他們身體隨著韻律般舞動,像是通靈又像神遊,還有不少看似平民的哥布林跪伏在祭壇前。


  那將近六公尺的高度正燒的熱烈,若不是這些綠油油的哥布林,梧桐還以為自己來到了非洲。


  此時梧桐望了眼四周,以哥布林那矮小的身高、那營火可是相當高聳。【這下看來是要把瓊當作祭品獻祭了……】


  見到身為祭品的瓊出現,幾名薩滿湊的更近,在他們身旁還有幾名像是戰士的哥布林圍繞。


  倏然,一名全身赤裸的乾癟婦女出現在村民面前,她就在祭壇旁跳舞。持著一束枯草,她時而狂奔時而旋轉,不管怎麼看這名女子都像個邪教信徒。


  這畫面不僅妨礙風化還讓人打從心底感到不舒服。


  「茹妮!」一名中年男子忍不住叫喚出來。「妳怎麼在這?」


  聽見後女子猛然轉頭。「臣服在全能的亞該足下,東方九神才是世界主宰。」女子語調說的飛快。


  現下躲在不遠處的梧桐終於看清女子面貌。


  女子神色有些瘋癲,目測大約四十來歲,她有嚴重駝背、下垂的胸部佈滿陳年皺紋,那微微彎曲的四肢帶著黑斑和肉疣。黏了幾片落葉,她黏膩的髮梢正噁心的亂翹。


  「茹妮,妳的子女不是也被獻祭殺害?」中年男子不解,他怎麼樣都沒料到平時安分守己的鄰居竟是虔誠的邪神追隨者。或許茹妮在性格上有些古怪,但怎麼樣他都不會將她與邪神聯繫在一塊。


  在火光照耀下,茹妮枯瘦臉頰興奮的發顫「哈哈哈哈,將他們生出的用途便是獻給無上的東方之神。」


  此時她暴凸的眼球癲狂轉動,那樣子簡直像是中邪。「在我懷孕的同時我都夜夜向亞該低語,將他們奉獻給亞該便是圓滿我無上殊榮的時刻。」


  「妳這女巫、邪神追隨者,原來就是妳與這群哥布林配合!!」一時間村民皆義憤填膺。


  女子滿臉鄙夷,就像這群村民是什麼牛糞上的臭蟲。「這是你們能論斷的?只有全能的亞該才能在月下賜予我力量,我將為祂誕下末世之子,屆時你們那可恨的西方諸神便會被消滅,哈哈哈哈!!」


  「閉嘴,瘋女人!」幾名健壯男子似乎已經忍無可忍、眼看就要動手。他們不曾想那看似無害的農婦竟是殘害同族的歹毒之人。


  見情況將不可收拾,梧桐、弗萊澤以及費兒從草叢的陰暗處走出。


  「交給我們吧。」只見梧桐擺擺手便暗示村民們後退。接著弗萊澤將劍拔出,出劍的霎那陣陣白光傾瀉,他那金黃眉毛下墜,堅毅的步伐一踏便在前方護住眾人。


  「人類入侵、人類入侵!!」周遭掄著石斧的哥布林放聲大叫。


  眉頭一皺,梧桐立刻注意到語言竟能共通。陰著臉,他邪魅的嘴角微勾。


  「躲到我的背後!!」弗萊澤持著長劍大喝。


  尼特村村民聽見後紛紛持著火把向後移動。在黑夜中一個個村民面色驚恐,畢竟不遠處便是一群來自地獄的矮小惡魔,此時他們正上竄下跳像是隻煩人的綠色猴子。


  「悖德的哥布林,請停止你們的行為!」梧桐說道。他揮舞著寬鬆大袖、表現出一副正義凜然的樣子。


  「喔?還帶了幫手?」一名哥布林薩滿冷笑道,他嘴巴張開的時候還露出一排黃色爛牙。


  「傳送門!」倏然,在入口處的費兒高聲喊道,只見一堵黑紫色的大門赫然出現。


  「區區人類……你們要做什麼?」見到那堵紫色大門後,哥布林薩滿語氣瞬間變得有些驚恐。


  傳送門魔法或許對他們來說是高階魔法,但是對費兒來說只屬中階。


  祭台上哥布林薩滿此時表情有異,這代表他們已知此次對手實力不凡。在原始的哥布林部落,一群哥布林守衛像發了狂的狒狒爆吼,而跪伏在地上的平民哥布林則是議論紛紛。


  「咻咻咻──」當傳送門的煙霧散去,只見從那紫色門扉走出兩道人影,一個像是德魯伊的裝扮,背後卻背著一柄巨劍,漆黑的臉龐在黑夜裡眼睛像是在發光。


  另一個則像是夜裡噴濺出的一道血色,身材嬌小、血紅色的馬尾正隨風飛舞,那個眼神絕對不是人類。


  梧桐冷冷地望了一眼,那是「達克洛普」和「奇拉」。


  「我要做甚麼?我要做一個實驗,用你們的生命!」此時梧桐露出陰沉的笑臉,那鏡片後的黑色瞳仁正挾著霜雪襲來。


  「接下來畫面會比較不好看。」接著梧桐擺擺手示意。


  「知道了!」費兒輕諾了一聲便再開一道傳送門,那傳送門是用來護送村民以及瓊回村莊的。


  「在這褻瀆全能的亞該,我還未吸收賜予的能量,不──」茹妮見儀式被破壞崩潰大吼,這讓她看起來更加邪性。


  村民顯得有些驚慌,他們雙手正不知所措的揮舞,貌似想快點躲進暗紫色的傳送門,畢竟身為農民的他們都沒遇過這種一觸即發的戰爭場面。


  見到這情景讓哥布林心中多了一陣騷亂,甚至有些哥布林已經站起來、開始向後方慢慢移動。充滿動物直覺的他們像是預感接下來將會發生的事。


  「這種髒活交給我們來做,『神聖的聖戰士』在旁邊觀看就好!」達克洛普用半嘲諷半調侃的語氣朝弗萊澤說。接著他拔出揹在身後的巨劍、雙眼放出殺戮的光芒,那扭曲的嘴角在暗夜裡笑的相當詭異。


  巨大的營火在夜幕下射出點點火星,它燒的旺盛、猶如哥布林們赤誠的信仰之心。


  「不要讓人類走了!!」哥布林衛士見村民將要離去便全數撲向暗紫色的傳送門。


  「嘖嘖,這不是你們的時間呦!這是我們的時間。」奇拉冷冷地說。嘴巴裡的小小尖牙一亮,她的馬尾便像一條彩帶般高速旋轉,血紅的雙刃在黑夜裡劃出道雙螺旋,十隻哥布林還來不及反應便立刻斷頭。


  血液在漆黑的夜裡噴灑出條條腥紅,霎時入口處一陣慌亂、哥布林的吶喊聲不斷。


  一些走得較慢的村民見到這番景象紛紛因看傻而停下腳步,他們忘記這時應該要趕緊回村。寂靜的叢林殺伐聲四起,他們們顫抖著雙手卻又忍不住駐足。


  「奇拉,怎麼可以都妳表現呢!不如我們來比賽吧?」背後的巨劍一閃,達克洛普便陰沉的笑道。只見他將頭頷壓低,那兜帽上的鹿角正在黑夜中肅殺。


  「殺了你,我要殺了你,破壞儀式之人!!」全身赤裸,茹妮持著不知哪來的匕首奔向達克洛普。她邊跑邊發出駭人尖叫「褻瀆亞──」


  「少囉嗦。」達克洛普回眸一瞥,茹妮還未說完頭和身體便被斬成兩段。骨肉分離,在霎那間茹妮就化作可悲的肉塊,那速度簡直快的不及眨眼。


  幾名薩滿見狀在祭壇上狂吼「殺了他們,殺了他們,快!」


  聽到指示,部落中勇敢的哥布林紛紛跑了出來、越湧越多,但也有不少害怕的哥布林往部落後方躲去。


  「哈哈哈!!!」狂傲一笑,倏然,達克洛普大吼,他使出「努亞達之狂」再搭配「獸魂放血者」


  一點一點紅色光暈從他身上發散,只見達克雙眼一亮、已然進入狂暴狀態。他揮舞著兩公尺的巨劍像一頭在暗夜裡的猛獸,強大的劍風四處翻湧,遍地都是哥布林的慘叫。


  哥布林那矮小身軀與劍氣一觸便立即碎成數片,那些肉塊被氣旋攪至空中。滿天屍塊與鮮血從天而降,那殺戮的場面宛如魔神降世。


  「獸魂放血者」與「努亞達之狂」有相輔相成的作用,被增加的暴擊能力以及揮劍速度,在一定的範圍內可說是絕對沒有活口。<註>


  「你們怎麼可以輕瀆哥布林之神──『亞該』。」一名薩滿因為恐懼那聲音略微顫抖。他們手握著手,定了定神後決定負隅頑抗。


  「火舌打擊!」好幾名薩滿齊聲大喊,只見他們法杖噴射出數道火焰擊向梧桐,而在不遠處的梧桐卻穩穩站著,他不防禦也不躲避。


  「轟轟!!」火光四射緊接著便是一聲巨響,那是數道火焰魔法合擊的結果。


  見火焰擊中後薩滿紛紛露出欣喜的表情。


  煙塵四起、大火燃盡,待視線清晰後薩滿們紛紛睜大眼睛,只見梧桐還是站在那邊屹立不搖,好似完全沒受到傷害。見到此番景象後,薩滿們的表情又頓時轉為驚恐。


  【怪……怪物⋯⋯是怪物嗎?同時這麼多發火焰卻沒受到傷害?】這些薩滿此時心中驚駭莫名,他們肩膀止不住的顫抖,一陣死亡的恐懼在心裡滋長。


  「你……你究竟是誰?」一名年長的薩滿驚恐地問,他們都身穿黑色粗布、頭上戴著獸骨,那手裡的樹枝法杖說明他們異於常人的崇高身分。


  「你確定你想知道?」梧桐此時因為幻術,看起來清秀的臉龐還是透著陰寒。他沉著張臉、轉頭一看,確認村民都走進傳送門後──


  「解開吧!」梧桐喊了一聲。


  「好的!」費兒語氣輕快,她擺了擺手便將幻術解開。


  虛假的外皮霎然褪去,只見梧桐立刻現出那一半哥布林一半機械的臉龐。尖頂高帽滲著詭譎,機器的面龐還藏著線路,只見他眼睛一亮,機械的那面眼睛射出道道紅光。


  「哥布林之神?在我這裡沒有神!」梧桐陰陰的笑著。現出真面目的他看起來又更加恐怖,在黑夜中的他簡直像來自地獄的死亡使者。


  「嘎嘎嘎──」松樹林中的禽鳥皆因打鬥聲高飛,驚懼的牠們正發出死亡的哀鳴在夜空繚繞。而夜幕下哥布林四處竄逃,有年老的被踩踏,有年幼的倒地不起,轉眼間,周遭的哥布林都被達克洛普以及奇拉屠盡。


  名為黑夜的畫布正不斷的抹上赤紅,嗜殺的兩人仍繼續往部落內殺,他們樂此不疲、永不倦怠。此刻,聚落那鬆散的帳篷正遍地發出男女老幼哥布林的哀嚎聲。


  「你……你是哥布林?哥布林怎麼可以殺同族?」一名薩滿憤怒不解的問道。


  「同族?我完全不覺得我自己跟你們是一族喔!」梧桐面無表情的說著。他對於血腥早已麻木,只見他沒有感情波動的說道「你們部落的存亡在於你們,臣服於我們你們將免於一死,否則⋯⋯」


  此時梧桐稍稍將頭低下,忽明忽滅的火把襯的他經過改造的紅眼格外恐怖,一句尚未說完的話語,後面接的便是「......你們將會橫死當場!!」


  黑夜中地面早已分不清是泥濘還是鮮血,在祭壇上的幾名薩滿早已被嚇得六神無主。祭壇也因為一陣慌亂早就殘敗,那高聳的營火只剩一堆破爛的木頭以及破布,早就沒了隆重的感覺。


  【這……這幾個人是什麼怪物?】眼看族人就快被屠盡,哥布林薩滿們見狀便流著冷汗快速的竊竊私語。在驚惶中,接著橫空出現一句──


  「我……我臣服於你們。」一名較年輕的薩滿率先跪下,剩下的薩滿見狀亦紛紛下跪。在祭壇上只剩一位年長的薩滿仍然站著,他站的堅挺、威風,正惡狠狠地瞪著梧桐。


  「這就是所謂的『殉道者』嗎⋯⋯?我敬佩你,但是──你該死了!」說罷梧桐便將臉一沉。


  「爆燃!」只見梧桐伸出一根手指,那根手指泛出火花,它越捲越大直到變成一團三公尺的火焰急襲那名薩滿長老。


  這是跟「火舌打擊」截然不同的巨大火球,那橘黃的閃焰相當耀眼,在夜裡它就是太陽、一顆疾速的太陽。


  只聽聞「磅磅!!」的一聲後便是滾滾濃煙四竄,一陣焦味過後霎時只剩一具屍體劈啪作響。


  「這才是火系魔法!」梧桐頓了頓,那嘴角正滿意地上翹。


  「既然你們已經投降那麼⋯⋯」望著薩滿的驚恐目光、梧桐不疾不徐。


  不等他說完弗萊澤便大吼一聲「好了,可以停了!」只見弗萊澤眉眼緊斂、貌似不想再殺生,他朝著奇拉和達克洛普大喝,那金黃眉毛都要皺成一團。


  一聽見,殺的忘我的兩人便立即停下。達克和奇拉甫停止聲音瞬間靜了下來。那靜謐的叢林中只餘下火焰燃燒的聲音,還有微弱的哀嚎聲、嬰兒的哭聲以及因為害怕而抖動的喘息聲。


  「真是掃興,弗萊澤,你乾脆改名叫『聖母弗萊澤』好了!」達克洛普轉頭看了弗萊澤一眼,那兜帽下的眼神充滿調侃。


  「你幾個?」奇拉對著達克洛普問。


  「八百零二十,你呢?」達克洛普問道並對奇拉挑了挑眉。


  「嘖,七百七十。」奇拉不情願的答道,達克洛普則露出滿意的微笑。


  「臣服我們的你們將搬離這塊區域,並且不再舉行活人獻祭的祭典,必須到我們的黯黑要塞當佃農,替我們耕作,感謝我們救你們一命吧。」梧桐陰著張臉、像是公布詔令般說道,說罷他便轉身離去。


  高帽上鑲嵌的寶石敘述著無上權威,那帶著大立領的斗篷一甩梧桐便威風凜凜地走出部落。


  在聚落中,剩下的兩千名哥布林紛紛因恐懼而跪拜,那跪下的雙膝仍不斷顫抖,那是純粹的恐懼亦是躲過死神的慶幸。


  腦袋仍嗡嗡作響,他們知道,從今爾後只能臣服──



--------------------------------------------------

小說介紹

小說目錄請點我




1 人支持了作者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