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葉小畫家

圖文創作者,藝術工作者。喜歡寫小說、奇幻、歷史、繪圖,同時也是資深夜貓子一枚。 小說的話建議到我主頁標籤處觀看,這樣順序比較不會錯亂。

長篇小說:【穿越DarkLand】第八章 成為魔獸獵手-1

發布於


<8-1>


         從安哥洛之松旁的巨岩上眺望,映入眼簾的是帶著灰色調的藍天。


         泥路蜿蜒在深綠短苔上,它像蛇一般、直達由磐石砌成的大門。彎曲的道上有一撮撮人民等待進城,他們是安哥洛的子民,沿著馬車和騎獸的動向,城門那巨口在遠方逐漸吞沒他們。


         向上望去便是給人無上壓力的巨丘,它頂端灑著薄霧,就這樣在灰濛濛的穹頂之下安然自得。


「安哥洛特爾」又叫做「戰士城」,這兒遠看像聳立在廣闊苔原上的一座大山,城池的地勢比其他地方要高。


       城牆上覆蓋著許多苔癬,那是一座猛然突起的巨型城市,並在四周伴著多處塔樓,高聳城牆環繞,那偉大壯盛之景令人看了心中一震。


【這城一看便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城池。】這想法在第一眼的霎那便立刻鑽進弗萊澤的腦袋。此時他乘著馬車,在廣袤的曠野中直行。


城堡上立著的旗幟像是一隻被松樹環繞的熊,白色的底、黑色熊,那是安哥洛王國的旗幟,它正隨著冷冽的寒風飄著。


       兩旁高高的城牆上站著許多弓箭手,而弓箭手都身穿銀灰色的鎖子甲並戴著頭盔,城門口、巨大鐵柵攔下則站著許多帶劍衛兵,他們正威風凜凜、毫不懈怠的看守城池。


當馬車經過城門守衛之時,他們原本要仔細盤查,只見彼得一拿出帶有蠟製封緘的羊皮紙後便輕易放行。


      眾人隨著馬蹄、越過城門張開的巨嘴,不久後便來到了城市的主要大道。這路寬約十五米,那長度貫穿了整座城池。聽彼得說,這條主要大道連通戰士城的所有街道。


城內的色調帶著灰色和咖啡色,那沉穩統一的色調帶著一種和諧的美感。


        隨處可見的石像充滿中世紀的歐洲風情,有的閉眼、雙手立著劍,有的則貌似天使帶著翅膀,雖然面容精巧、做工精緻,但是這些石像有點年久失修的感覺,有的鼻子缺一角,有的則是早已爬滿了青苔。


        弗萊澤從車窗外望去,中央大道旁還有一個大型噴泉,噴泉下有吟遊詩人在唱歌,雖然大道上一片繁榮景象,但仍然有乞丐倒在路邊。這些底層往往是弗萊澤最在意的,雖然此時馬車快速行駛,但弗萊澤還是努力的觀察著。


        他們在大道上穿梭,忽然弗萊澤注意到,那在大道旁的小巷弄內散發著臭味,有不少穿著補丁的戰士城居民在小巷內遊蕩,也有市井小民從陽台傾倒糞屎汙水,而路上也會時不時的出現馬糞,有些市民甚至隨地大小便,看來這座城市既繁盛卻也有著破敗。


        在馬車內,初來乍到的費兒表情寫滿了興奮,連弗萊澤以及杭特的心情都因雀躍而隱隱跳動。


      「希望這個城鎮有用劍高手」杭特此時的語氣充滿躍躍欲試。


        「還是別吧!我們這次主要是有任務,我可不想因為你打架鬥毆,進了牢房我還要想辦法把你用出來。」弗萊澤抱著胸口、冷冷的說。


         弗萊澤現下早已習慣自己副將是這副德性,以前在Darkland時電腦人物的AI比較簡單,沒辦法做到如此複雜的對話,所以剛來到這個世界弗萊澤一開始還有些不適應。


         想到這裡弗萊澤不禁莞爾,總算遇到一個病情比達克還嚴重的人,除了比武,達克洛普至少喜歡美酒、女人,而杭特說不定連最基本的「性慾」都沒有。


        「你們接下來要去哪裡呢?」下了馬車後彼得關心的問。


        「去神殿浸泡神之泉拿到階級證明。」弗萊澤直言道。


        「喔?你要成為魔獸獵手啊?」


          不等彼得說完,此時旁邊立刻迸出一句「神殿?我可以帶你去!你們不知道神殿在哪吧?」


         「反正父親要進城堡進貢藥材,我正好沒有事情,我願意為你們效勞。」小羅賓那金黃色的頭髮正不斷搖擺,並以一副「選我選我」的表情說道。


        「啊……可以是可以,但是要你父親答應!」弗萊澤說罷看了一眼彼得。


        「父親可以嗎?拜託……」此時羅賓發出一種男孩式的撒嬌聲。費兒和杭特聽見後都翻了翻白眼,心想,拜託你又不是正妹。


        「好吧……但是我們得先找一個酒吧住宿,弗萊澤,你們願意同行嗎?我可以介紹你們一間酒吧,尋常的酒吧都會有人鬧事,但那間酒館老闆以前是名魔獸獵手,所以客人相對收斂許多,住起來也比較安全。」彼得揮舞雙手並熱心介紹。


        「好的,可以,我們便一起同行吧!」弗萊澤聽見後便爽快答應。


        過了一會,他們來到將要入住的酒館。這間名叫「靴子與盾」的酒吧外觀是個老舊的半木造建築,最底層是石磚,上層是用木頭並在外牆上以木框架作為裝飾。這種建築在安哥洛特爾相當常見,整棟一共有兩層樓。


        弗萊澤一進門便見到吧台間坐著許多旅者,還有一位大鬍子正拉著像是手風琴的東西。


        「一個房間兩金幣!」那老闆低著頭、慢悠悠的說道。這位老闆是一名六十歲的壯碩大叔,那斑白的頭髮稍微禿了頂。


         「好的!」彼得緩緩從皮囊掏出金幣,弗萊澤也同時拿出。


         這時老闆緩緩將頭抬起,在抬頭的瞬間他望向弗萊澤的銀白鎧甲。只見他那微微下垂的眸子一亮「你這副盔甲很好喔!全覆蓋式板甲。」


「是嗎?謝謝!」弗萊澤聽見後先是微笑,接著點了點頭。


        「走吧,杭特、費兒,來看看我們的房間。」弗萊澤一把接過鑰匙。


        費兒在得知自己住一間房後便鼓著一張小臉,到了她的個人房後,她便放下厚重的旅行物品。


【為什麼不是我跟弗萊澤住啊???杭特這死電燈泡。】


        此時的費兒有些氣惱,她氣噗噗的一屁股坐在板凳上,畢竟她妄想與弗萊澤住同一間已經一個上午了。


        「啊──可惡、可惡、可惡!!!」她先是憤怒地將行囊甩到了木板床上,接著便打開公會訊息,準備向梧桐報告一路上的所見所聞。


        「喔?所以安哥洛的國王在尋求長生不死藥?」在費兒回報見聞後,梧桐還是那一貫不冷不熱的口吻。


        「對啊,但你應該不想幫他吧?」費兒用一種想當然的語氣。


        「不對,我想幫他,這是接近權力核心的好機會!」梧桐那口氣像是已經有了什麼預謀,好似準備在心中開始謀劃全盤計策。


          這語氣費兒自是相當熟悉,每當梧桐有了什麼盤算便是這種語氣,那是急促又略顯雀躍的語調,這與他平時的口吻大不相符。


        「剩下就交給我吧,記得建立傳送門,看來我有必要去一趟戰士城。」


        梧桐頓了頓接著又道「對了,我請斯潘以及伊哥北上尋找龍骨,他們答應了,據說界王龍目前在北極,他們找尋所需的時間也要好幾個月,讓伊哥穆德隨行也方便建立傳送門,而他們明日便會出發。」


      「妳方便今晚回要塞一趟嗎?需要妳使用幻術,畢竟斯潘頭上的龍角和伊哥的鷹頭實在太招搖,他們將要前往北極,不能太引人注目。」


        「呃......好。」費兒此時有氣無力的答道。斯潘的龍角倒是好辦,但是費兒實在對設計伊哥的臉沒什麼概念,她無法想像到底要怎樣的造型才符合他,畢竟在遊戲世界裡的他是一顆鷹頭。


        「那你呢?在要塞中翹二郎腿?」費兒挑了挑眉。


        「我喔……我目前還在嘗試不降等的的復活藥研製,這種復活藥沒有龍骨的話果然是相當困難呢!不過我想再過幾天我便會去戰士城,我們到時候見嘍!」


        「喔。」


        結束公會訊息的費兒心想【不知道梧桐又在打什麼算盤,現在黯黑要塞內的人只剩愛爾芙、達克洛普、奇拉以及梧桐,不知道襲擊尼豆尼豆的人會不會再出現?】


        費兒用手撐著小臉,想到這些的她不禁感到有些擔心,畢竟如若再損失一人,要塞的戰力不僅可說是損失慘重、簡直可以用瀕臨崩壞來形容。


 --------------------------------------------------

小說介紹

小說目錄請點我 




1 人支持了作者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