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葉小畫家

圖文創作者,藝術工作者。喜歡寫小說、奇幻、歷史、繪圖,同時也是資深夜貓子一枚。 小說的話建議到我主頁標籤處觀看,這樣順序比較不會錯亂。

長篇小說:【穿越DarkLand】第五章 探索-3


  <5-3>


  允諾幫忙後一行人便跟隨屠夫來到家中。這是一間上面覆著茅草的木造建築,地板是用腳踏平的光禿地板,它僅有一間小房間,裡頭只有幾樣家具和用麥稈鋪成的床。


  梧桐左顧右盼,這裡雖有些破舊但十分乾淨,只是泥土及家禽的氣味不時從窗外傳來。


  經由聊天他們得知眼前這名屠夫叫「杰克」,他平時是個農民,閒暇時會幫忙宰豬、宰羊,而他的女兒名叫瓊,觀其樣貌約莫五歲,那雙藍色大眼透出一股童真,實在難以想像她今晚便要像貨物一樣被送至哥布林的手中。


  杰克似乎在找尋招待客人的物品,他走到後方並背對他們。「一定要讓我女兒回來……求求你們了,瓊是個特別好的女孩,她從小便不哭不鬧,就算得知自己要被獻祭……她也……她也……」說著說著他開始語帶哽咽。


  「我們會用盡全力做到,好嗎?」弗萊澤語氣誠懇而溫暖。他自己也有兒女,他知道為人父母的心情,從出生便把屎把尿,當他們跌倒時那顆心簡直碎了一地。


  那是不求回報的愛,猶如狂風中一把穩定而沉著的大傘,為他們遮風擋雨。他不敢想像,如果今天是自己遇到這種事,更何況這村莊有這麼多孩子被獻祭,為此他當然不能坐視不管。


  「杰克,這個村莊叫甚麼名字?」梧桐開口問道,這突如其來的問句有些打斷情緒。


  「尼特村,我們這自古以來便叫這個名字。」杰克走過來後強打起精神。「來、來、來,別客氣,請坐!」杰克邊說邊拉開條凳示意他們坐下。


  此時瓊抱著布娃娃對梧桐微笑,她有雙動人的藍色大眼,但梧桐卻由上往下的冷眸以對,就像她是什麼無關緊要的路邊動物,倒是一旁的費兒朝她笑了一下。費兒雖然平常自私自利、活在自己世界,但對孩子她還是可以適度展現友好的。


  杰克正忙著準備招待客人的大麥茶。梧桐一手撐著臉頰覺得百無聊賴,說實在的他這次根本不想幫忙,他沒想到原來自己這麼冷血,相較弗萊澤的警察性格、熱心助人的個性,梧桐覺得自己簡直是個惡魔。


  【既然來了,套取一下情報或著幫助這個村莊以後換取更大的利益,這也是一條可以選擇的路,畢竟現在最大的目的就是──要在其它公會攻打前先壯大自己。】想著以後可能獲得的好處梧桐終於感覺沒那麼勉強。


  「杰克,我想請問一下這裡是哪裡?我們是從遙遠的地方來,如果有地圖可以看一下嗎?」梧桐開口問道。


  「越詳盡越好。」他緩緩加重語氣。


  「好的!」杰克搗股了一陣,並從破舊的抽屜翻出一張不大不小的地圖,那地圖上只有四個國家,四個國家以外的地區均一片空白。


  「這地圖可是以前一位老修士送的,是我僅有的一張,雖然不太詳盡,但你們幾位旅者可以參考參考。」他開口笑道。


  望著擺放在圓桌上的地圖,三人終於得知,原來黯黑要塞所在的國家叫做「安哥洛王國」,而左邊是由森林妖精建立的小國家「瑪諾洛克」,右邊是人類的國度「依莉達帝國」,下方是「費伍載爾王國」,而黯黑要塞所在的森林叫做「常暗密林」。


  【嗯......地圖上的文字居然可以閱讀!?但形狀分明不像現實世界的文字啊??為甚麼……】還沒思考完一句話便將梧桐拉回現實──


  「居然看得懂文字??」正看著地圖的費兒驚訝道。


  「我知道……」聽見後梧桐淡淡答道。只見他緩緩將頭低下,這現象與在Darkland的遊戲中可以說是一模一樣,畢竟在遊戲裡配有自動翻譯,任何不知名的文字、語言都可以在腦中充分理解。


  「那這是不是代表我們還在……?」弗萊澤挑了挑眉毛,他原本想說代表仍在遊戲之中,但畢竟一旁還有杰克在。 這消息對弗萊澤來說簡直振奮人心,畢竟他們若在遊戲裡可比在異世界來的好解決......


  此時梧桐先是輕嘆了一口氣然後抬了抬眼鏡「嗯……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我們還要再觀察……」


  「安哥洛王國在這塊大陸的哪個方位?」過了半晌,梧桐努力地將地圖仔細看過一遍,只見他兩手放在木桌上好奇的發問。


  「在大陸的西邊,由那幾乎無法橫跨的山脈區隔,這點想必你已經知道,畢竟你是從東方來的,我們這兒叫做西大陸,而安哥洛是在西大陸的中間偏上」杰克詳細的答道。


  【嗯……大陸板塊分東西邊中間有山脈阻隔,這跟Darkland的設計一樣……】


  梧桐思量了一下接著問「那麼中間的山脈是否有界王龍守在那邊?」


  「界王龍?龍族嗎?傳說幾千年前龍族就在極北之地了,現在山脈中間由邪神盤踞。」杰克那詫異的表情一閃即逝,大概是覺得眼前之人怎麼連這個都不知道。


  【好吧,這點又跟Darkland不一樣,在Darkland如果要橫跨東、西方必須擊敗界王龍……】


  「那邪神是……?」此時梧桐想問這所謂的邪神究竟是什麼,但他又不想顯得自己太無知,所以他頓了頓後又補了一句「不好意思!我們東方人不知道這些典故,可否從頭到尾解釋給我聽?」他不想讓對方起疑,於是他眨著眼睛盡量表現的極為真誠。


  「啊⋯⋯您不用這麼客氣!」擺了擺手、杰克接著說道「我們西方人傳說,這個世界由創世神族所創,傳說祂們乘著可以移動的堡壘從天而降,並且在第一天用項鍊創造了大地跟海,在第二天用數字創造了人以及生物,並在第三天用戒指造就了神之泉、劃分了階級。」


  「階級?」聽到這裡弗萊澤忍不住打斷。


  「啊……就是每個大城市中的神之泉都是神的造物。傳說神依照戰士的強弱分為七個階級,當浸泡在泉水中,依造能力會顯示出七個顏色,由低等到高等分別為紅、橙、黃、綠、藍、靛、紫......」


  杰克頓了頓、續道「只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顯示過紫色,『神之血脈』大多都是藍色。」


  「神之血脈?」天啊⋯⋯梧桐覺得越了解後問題越多。


  「就是幾千年前創世神族留下來的後代。神之血脈都會擁有跟一般人不一樣的特殊能力,以及異於常人的天賦,有神之血脈就證明神真的存在,所以西大陸上的人民都相當虔誠,只是現在神之血脈已經不多了。」


  杰克接著說「你可要知道……神之血脈下場都不怎麼好,有些人懼怕他們,更多的則是利用他們,歷史上神之血脈都被國與國用做互相戰爭的工具,他們的下場只有戰死,很少有人可以安享晚年。」杰克說完後便喝了一口水,瓊則是抱著布娃娃一臉天真地望著他們。


  「怎麼感覺有點淒涼!」費兒淡淡的說。


  現下梧桐跟費兒同時想著,如果神之血脈很強大那可就麻煩了,如果被敵對公會所用又或著是與自己為敵呢?


  「那第四天呢?」梧桐接著問,畢竟有第三天就有四、五、六、七天。


  「第四天創世神造就了許多神器,讓他們散落大地。」


  【神器?所謂的神器就是神話級的武器跟道具吧?】梧桐將頭低下,他試著將這些資訊聯結起來。


  「神第五天靠著披風跟鎧甲對抗天上的星辰,讓神的子民免於災厄」杰克接著解說道。


  【披風跟鎧甲嗎?】想到這裡梧桐便將頭望向弗萊澤。而弗萊澤正睜著藍眼、一臉納悶地看著自己。


  「那邪神又是怎麼一回事?」梧桐一臉誠懇的發問。很明顯的,這問題一旁的弗萊澤以及費兒也很想知道。


  「創世神族一共有十八名,後來分為兩派,西方以及東方......」


  「最終他們展開一場大戰,東邊陣營的諸神最後輸了,戰敗的東方神族最終也全部消亡,只剩其中一名。」


  杰克擺了擺手「這或許跟你們不同,在西陸,只要是東方神族我們都叫做「邪神」,而我們現在說的邪神,便是指那位仍然存活的東方神族。」


  【善惡二元論的神話體系……自古以來成王敗寇,輸的一方自然會被打上邪神的稱號……】梧桐聽見後便在內心分析著。他頓了頓接著開口問道「那麼現在那位邪神呢?」


  「據說邪神現在盤據在分隔東西陸的不周山脈,正等待著時機復仇。」杰克微笑著說。


  【不周山嗎⋯⋯?挺有趣的,中華神話故事中也有一座不周山。】


  「謝謝你!杰克,跟你聊完受益良多,我可以把這些跟我東邊的同胞分享,還有一件事……」梧桐頓了頓接著問「地圖可以給我嗎?」


  「沒問題,你拿去吧!」說罷杰克便慷慨地將地圖送給梧桐等人。



--------------------------------------------------

小說介紹

小說目錄請點我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