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葉小畫家

圖文創作者,藝術工作者。喜歡寫小說、奇幻、歷史、繪圖,同時也是資深夜貓子一枚。 小說的話建議到我主頁標籤處觀看,這樣順序比較不會錯亂。

長篇小說:【穿越DarkLand】第五章 探索-2


   <5-2>


  走在一片綠意盎然的森林,在樹蔭下時的涼爽、在陽光下的溫熱,高聳的松樹、森林獨特的香氣伴隨蟲鳴鳥叫。樹藤荊棘纏繞著古樹,這都比以前在遊戲時代還來的真實。


  踏在乾燥的泥土地與潮濕泥地各有不一樣的感覺,那泥巴潑濺起來的感覺──完美的真實。


  一行人走出要塞越久,越發覺得自己來到了平行世界,一個DarkLand的平行世界。


  途中望見小鹿在積水的地方舔著水漥,那頭鹿看見他們便急忙跳走,望見這反應後梧桐卻十分欣喜。


  【這是多麼真實的反應啊── 】


  他知道,沒到過的地方是不能使用傳送門連結的,所以三人此時只好來一場徒步旅行,還好遊戲角色的身體素質極好,走了三個小時也絲毫不感覺疲累。


  過了片刻突然驚聞一陣人聲。「有動靜!」弗萊澤率先察覺到。


  只見遠處森林小徑出現一隊哥布林,他們五、六個穿著破爛的鎧甲,拿著木弓跟短劍。不久後哥布林也發現梧桐等人,他們先是一愣,接著發出難聽嘶吼聲。


  「噠、噠、噠!」飛快躍過泥地、樹根,哥布林正掄著武器凶暴奔來。


  俊眉直墜,當弗萊澤正準備拔劍之時,後面卻傳來一聲「災厄女神極星殞爆!」


  只見一顆巨大的球體吸收著周圍的生命,夾雜著碎星塵般的閃亮隕石從弗萊澤旁邊掃過。


  「砰!!」的一聲巨響,那隕石在十五公尺處直接命中哥布林的隊伍。劈啪的爆裂聲伴隨著生命吸收,只見方圓十公尺的生命都被吸收殆盡。


  那是一場祭司獻給女神的靈魂祭典,周圍松樹的水份全部被榨出,痿靡的樹葉紛紛掉落,它們全部枯黃、死去,那群哥布林還來不及慘叫便已被榨取一空。


  弗萊澤走近看了看變成乾屍的哥布林,四周均是一片焦黑以及被吸收生命的枯萎景緻。

  「天啊⋯⋯費兒妳是想殺了我嗎?我才是坦克好嗎??」


  「人家擔心你啊……說不定這個世界的哥布林很強啊......」費兒一臉委屈的說。


  「謹慎一點總是好的,只是費兒,妳要先知會隊友啦!!」


  梧桐頓了頓接著說「不過現在我們知道,這個世界的哥布林強度跟遊戲差不多,而且也長的一樣……!?」摸了摸下巴,那戴著尖頂高帽的頭頷緩緩低下。


  【確實這造型與遊戲中的哥布林可以說完全一樣,還是矮小身軀、綠油油的皮膚,有著醜陋的大鼻子以及尖耳朵,或許怪獸細節多了不少,變成乾屍的哥布林也頗真實⋯⋯】將黑框眼鏡抬了抬,他卻又陷入新一輪的沉思。


  【我們真的還在遊戲裡嗎??】


  突然,梧桐想到了一個問題「對了,費兒,妳方才施法的感覺都和遊戲時一樣嗎?」


  「嗯……應該說完全一樣,但......好像更本能了,就像原本就會很久的技能,而且還很熟練。」


  「哈,這是個好消息,將來會派上用場的。」梧桐微微淺笑。


  沿路松樹繁盛,它幾乎已經遮蔽天空,陽光只能從一些縫隙穿過,它形成一個個小圓型亮點,映在弗萊澤的銀白鎧甲以及費兒的草綠法袍上。


  樹林裡芬芳馨香,那是屬於大自然的氣味,他們又走了一小段,這裡松樹的數量明顯變少,漸漸有了泥濘的道路,這些跡象都預示著不遠處將會有人類出沒。


  「看,前方不遠有一處小村落!」費兒興奮地大叫,像是在沙漠中發現了水源般。


  順著木製圍籬走進,他們三人來到了一處聚落。映入眼簾的是一棟棟燧石搭建的簡陋建築,像歐洲中世紀的風格。


  這裡滿是泥地、沒有舖磚。幾名農婦花時間將羊毛紡成粗糙毛線,外頭放著裝種子的籃子,也有養雞養豬的地方,但路上不僅人數不多而且他們都在辛勤勞作。


  【這個村落人口應該不會超過三百個,路上的人種……看起來像東歐?還是西歐??】


  這些人似乎都是農民,以穿著來看他們下身穿著馬褲,並在馬褲上穿著過膝緊身長襪。梧桐瞅了瞅,有幾名村民將褲管捲下,上頭噴濺了一些泥濘。


  不過還是有「稍微」體面點的人,他們上身穿著長度到屁股的外袍、並在腰間繫上樸素細皮帶。那外袍的袖口向手腕處收緊,讓他們更能應付農地事務,這些衣服都是用羊毛製成並呈現原色,這都表明了他們做為基層的身份。


  走著走著梧桐見到路上有乞丐倒在路邊,他看向碗裡面的金錢──


  梧桐暗色俊眉高高挑起,那竟然是Darkland的金幣,這結果讓他大感意外。

  【得到第一個訊息,錢可以通用,接著該找尋酒吧這種人多的地方,比較有機會獲取訊息......】


  這裡算不上繁榮,或許可以說是極其破敗,除了乾草叉、推車、茅草屋等農村景色外,還不時飄來牲畜或著人類的屎尿味。


  稍微遶了遶,一行人踏進一個木造建築。它前方掛了酒杯的木製招牌,這裡或許便是酒吧吧?他們在心裡想著。


  「讓我們來看看這裡有些甚麼。」梧桐語氣因雀躍而上揚。


  「太好了,我想嚐嚐異世界的料理。」費兒滿臉興奮。


  三人走近木製櫃台後梧桐先試探性地朝麵包指了指。只因不能確認語言是否共通,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這顯然是最好的辦法。


  「麵包?你要麵包嗎?」雙下巴肥厚的老闆困惑的挑眉,他原本正拿著髒布一頓猛擦。


  聽見後三人不約而同嚇傻,那語言是多麼的熟悉,就像隔壁的鄰居在對你說話。


  【與這世界的人民語言似乎可以通用,這是一個好消息,至少不存在溝通障礙這個難題。】


  「是的,請給我一塊麵包,你們呢?你們要甚麼?」梧桐問道。


  「我也要一塊麵包。」費兒語氣飛揚的高舉雙手。


  「那......那我也來一塊吧。」弗萊澤挑了挑眉、其實現下他根本不餓。


  老闆瞅了一眼後慵懶的答道「一共三銀幣。」


  梧桐像還在遊戲時一樣,他巧妙地從空中,也就是個人物品欄中掏出一枚金幣「這裡,給你。」


  「嗯,給──」老闆頭也不抬的扔出六枚銀幣。


  「老闆,你不是應該給我七銀幣嗎?」梧桐據理力爭,因為在DarkLand,十枚銀幣可以換一枚金幣,這可是基本常識。


  「你這是想搶劫?」老闆眉眼一沉續道「九銀幣換一金幣,你還敢多要?」


  聽見後梧桐先是一怔「啊……沒事了,是我算錯了。」他因為不想惹事便佯裝成沒知識的鄉野村夫。


  【原來這裡金錢是九進位制,還真是特別。】


  「哼,哪裡來的外地人,連算數都不會。」臨走前那老闆還在背後碎碎念。費兒聽見後本想揍人,但梧桐扯著袖子立即將她拉走。



  他們環顧四周,酒館內只提供麵包、麥片以及葡萄酒,接下來便是肉了,餐具也只有刀子沒有叉子。



  【這也太中世紀了吧!要不要這麼寫實?】梧桐知道直至十五世紀西方才廣泛使用叉子,或許在這些科技走向並沒有太大的不同。


  他們略顯侷促的朝小圓桌坐下。梧桐啃了幾口,那麵包十分堅硬,望著弗萊澤以及費兒笨拙的用餐刀吃東西、那生怕劃破嘴巴的模樣讓他不禁莞爾。


  這裡的人說話十分大聲,要想不聽清他們在說什麼顯然有些困難。「期限到了……這次是我的女兒要獻給那些惡魔。」隔壁桌的一位大叔哭訴著,他身上穿著件粗布圍兜。梧桐瞥了瞥,那粗布上還帶著乾掉的血漬。估計是一名屠夫,他在心裡想著。


  「沒辦法,每一季都要交出一名孩童……不交的話他們便亂殺人,有能力應該早點搬離這裡……這個村是無法住人了。」另一位金髮大叔答道。


  「國王已經不會管我們這了……」那位屠夫大叔絕望的說。


  梧桐仔細聽著周遭居民的對話,倒不是因為樂於助人,他只是想要多蒐集點「情報」。此時在圓桌另一端的弗萊澤也聽到了,他站起身、接著直接朝兩名中年男子走去。


  梧桐見狀想伸出右手制止、卻還是來不及。【喂……別多管閒事……我們對這個世界還不了解......】梧桐在心裡吶喊。


  「我們是從遠方到這裡的旅人,請問發生了什麼事?」弗萊澤露出微笑,那眼眶上的金絲好似太陽般耀眼。


  聽見後那兩位大叔先是望了一眼對方,接著其中一名緩緩開口「這個村的西邊有一個哥布林部落,他們要求每一季都要交出一名孩子,不然會屠殺這個村莊。」連同嘴唇,屠夫大叔聲音顫抖著。


  【呃……哥布林嗎?】聽見後的梧桐在內心翻了下白眼。


  弗萊澤雙手撐著桌面、身軀微傾。「如果我們可以解決呢?」他誠懇問。


  「他們的人數很多,大概有一千名哥布林戰士。」金髮大叔用懷疑的眼神瞅著他。


  「沒問題!」弗萊澤重重答道,那眼神十足堅定、湛藍色瞳孔還透出一股凜然正氣。


  「真的嗎?看你的盔甲⋯⋯應該是一名戰士吧!」屠夫將頭抬起。「如果您可以幫忙解決當然很好,我可以將全部身家當作報酬……只是我的錢不多……」他真摯的望著弗萊澤。四目相交,弗萊澤在他眼中好似瞧見淚光。


  梧桐仔細地端詳一番。那屠夫是一名身材圓潤的中年男子,咖啡色的頭髮略微稀疏、雙手結了一層厚厚的繭,一看便是久經勞動的底層人士。


  看著屠夫宛如抱住救生筏的眼神,梧桐在心中暗暗想著【確實,弗萊澤的鎧甲看起來閃閃發亮,感覺就是個實力堅強的人,也難怪這位屠夫會抱以希望。】微微一笑,他似乎想到什麼計畫。


  「噠、噠、噠。」聽見腳步聲後弗萊澤轉頭一瞥,卻見到梧桐大踏步走來。「那就給我們你全部的錢吧!」直面中年男子,梧桐用手指輕扣桌面。


  「你⋯⋯」弗萊澤聽見後面有難色,他看了一眼梧桐後便怒目而視,畢竟他幫忙的出發點可不是為了求得回報。


  【看我做甚麼??『沒好處的事就不需要做』這不是基本常識?】現下梧桐與弗萊澤面面相看、空氣沉默了半晌。


  梧桐如今的想法是一切以利益優先,尤其在尼豆尼豆發生事故後。他可不想再看同伴死亡,如果幫助這位屠夫不會為這個公會帶來好處,那麼他不會想去淌這渾水,當思緒觸及到尼豆的慘案後,身為會長的他此刻又感到一股壓力襲身。


  「東方人?」放下餐刀、抬起頭,瞧見梧桐後,金髮大叔綠色眼睛瞪得大大的、金色眉毛也一併拉的老高,就像見到了什麼「傳說中的生物」。


  「這位東方人也是戰士您的同伴嗎?看不出來這麼清秀也是一名戰士,真是人不可貌相......」


  「可以從東方穿越而來,路途又會遇到那麼多魔物,真不簡單啊!」金髮大叔拿起餐刀後露出崇拜眼神。


  聽見這番話後梧桐先是一愣,接著腦袋便飛速轉動。

  【應該是費兒幫我用幻術時,以我本來的面貌加上個人喜好,讓我變成一副手無縛雞之力的白面書生樣吧?】


  「我們這村莊可是從沒來過東方人啊,我是在戰士城遇見過一名,那扁平的長相、黑頭髮、杏仁眼,有瞧過一次可就別想忘記嘍!」


  「扁平長相、杏仁眼,噗!」此時在隔壁桌偷聽的費兒不小心笑出聲。


  梧桐卻是一臉尷尬,畢竟這說法在二二零零可是帶有種族歧視的意味。經過一番談話後梧桐終於了解,在這裡東方人是非常罕見,大部分人一輩子都沒見過一回,但東方人的黑頭髮、扁平面孔以及小眼睛的印象卻深烙在他們腦海。


  【弗萊澤是金髮碧眼,費兒的頭髮也是咖啡色的,難怪自從進村子後大家眼神都對我充滿好奇……】梧桐此時在心裡暗暗的想。



--------------------------------------------------

小說介紹

小說目錄請點我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