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葉小畫家

圖文創作者,藝術工作者。喜歡寫小說、奇幻、歷史、繪圖,同時也是資深夜貓子一枚。 小說的話建議到我主頁標籤處觀看,這樣順序比較不會錯亂。

長篇小說:【穿越DarkLand】第二章 穿越-2


 <2-2>


  如今諾大的會議室只剩七名成員,眾人在經過一小段思辯後仍討論不出個結果。


  「我說……不如我們先在要塞內晃晃,說不定會找到些線索!」費兒提議道,那粉色的史萊姆嘴巴正一開一合的對著眾人,就像她是甚麼會說話的愚蠢布丁。


  「好吧,我們來看看究竟是出了什麼問題……」梧桐擺了擺寬大衣袖,那頭頂上的尖高帽也只能無奈的點頭。


  「我們攤上的事還真像甚麼恐怖片,一群人被關在古堡中,對周遭情形還一頭霧水,可怕喔,等一下會不會跑出個什麼殺人魔啊!」費兒在一旁緊張的說。


  「妳以為殺人魔殺的了妳嗎……禍害可是遺千年。」達克洛普對著她吐嘲。


  「我們現在還在黯黑要塞,這裡仍是我們熟悉的公會城堡,又不是什麼陌生的地方,只是這座城堡長得很陰森罷了!」伊哥穆德抱著胸口。他總覺得費兒太過天真爛漫,對於在戰火中成長的他,那是無法想像的個性。


  「我不管,我不管,……弗、弗萊澤,人家害怕!!」嬌嗔一聲,費兒那巨大的史萊姆身軀便飛奔至弗萊澤身旁。


  聽見後眾人都翻了一個鄙視的白眼,費兒這分明是利用機會接近弗萊澤,對於她這心機大概也只有弗萊澤這蠢貨察覺不出。


  「害怕的話就站我旁邊,遇到危險時別離太遠。」弗萊澤溫柔道。


  「那走吧,我們去王座大廳看看。」梧桐朝眾人點頭。


  推開會議室的鑲金大門,他們經過長長的廊道。途中光線昏暗,沿途從城堡窗緣向外望去,那是與先前略有不同的異樣景致。


  【原來現在是晚上啊......等等......這是風嗎?】


  晚風靜靜地吹著,森林樹葉飄忽不息,地域穿越了時序與空間,見證了異界的那一刻,突然命運的齒輪開始飛速的轉動,加速、更加速,好似車輪一樣將眾人命運交織,譜出一段光與影的史詩之歌。


  眾人走近磐石窗,那樹葉隨風飛舞,好似可以感受濕度以及水氣,那是剛下過雨的氣味,這些細節都比原本的遊戲還要細緻。


  他們穿過廊道栱柱。「噠、噠、噠!」整齊的腳步聲傳來,顯然一隊要塞守衛正在巡視,這些值班守衛的半獸人見到梧桐等人便紛紛跪拜行禮。


  【好險原本在要塞的守衛還在……】望見這些半獸人梧桐鬆了一口氣,畢竟在這突發情況多了守衛可是多了一層保障。


  這些半獸人與之前的造型一致,有著兩公尺高的身材、肌肉壯碩,臉部像人但是多了對由下唇往外類似野豬般的獠牙。雖然整體上與遊戲裡大同小異,但多了許多細節,像是裝備上的破損或是臉上的斑紋和粗大的毛細孔。


  「諸位大人有甚麼能為您效勞的嗎?」一名半獸人雙眼誠懇的問。


  梧桐黑框眼鏡下的詫異一閃即逝。他訝異的是這些守衛的神態就好似能獨立思考,畢竟之前遊戲中的電腦角色只能依照指令行動。


  【我們真的是在遊戲裡嗎......?還是其實是在某種平行世界?】


  【畢竟這次使用最大型的量子計算機,功能有哪些我想誰也說不準,如果真的到了平行世界,那未免太瘋狂了吧?!】


  「可以給我吃的嗎?」此刻奇拉一句突如其來的話語打破了眾人沉思。


  「是的,主人,這就吩咐廚房去準備,晚點就送去您的寢室!」


  「隨便,快點就行,我肚子餓!!」奇拉皺了皺眉並露出小小尖牙。


  在現實中奇拉是一名住在首爾的女高中生。兩個月前她才加入黯黑要塞,而兩個禮拜前她才主動提出擔任九人位置的要求。


  關於奇拉這人,梧桐說實在的不熟,只覺得她是一名十分自我的人,與達克洛普一樣,既自我又喜歡挑戰強者、並且享受戰鬥帶來的快感。


  她就像是那種會被送進管束所的叛逆少女,倘若有一天她說自己在現實中幹過甚麼非法勾當,相信所有團員都會對此深信不疑。



  寒風從廊道的小窗灌進,它「咻咻咻」的吹著,這是距離地面幾十公尺的塔樓。沉默了半晌,在廊道的火光搖曳下伊哥拍打著背後鷹羽,此刻他正低著頭沉思......


  「如果這個世界這麼像遊戲世界,那麼我想我們可以試著召喚副將。」伊哥穆德在頓了頓後接著喊道「拉哈穆、拉赫穆」。


  只見從磐石地磚慢慢浮出小男孩與小女孩的身影,他們身上帶著一團黑紫色霧氣,那霧氣先是消散接著又慢慢聚攏。


  它緩慢凝結成纖細小巧的身影,二人穿著像是蘇美爾的服飾,男的拿著一把短劍,女的則帶著類似神官的頭飾,不約而同的是,他們的風格都帶有古蘇美文明的色彩。


  「居然也可以用召喚而不用操作介面!!」費兒驚嘆道,現在的世界可比她想像的還來的真實。


  「接下來,我們就看他們可以維持召喚效果多久......在Darkland通常任務一結束副將便會消失。」尖銳的鮮黃鷹嘴十分鎮定,伊哥穆德似乎沒有太訝異,或許他早就料到會是如此。


  此時達克洛普見狀渾身卻興奮地顫抖「嘿嘿嘿──真令我期待,這裡究竟與遊戲還有哪些不同!」身為富家子弟,他對遊戲有近乎病態的執著,加入黯黑要塞為的就是能擊敗弗萊澤,如今能全身心投入遊戲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


  「主人有什麼可以為您做的!」那一男一女眨了眨眼、他們異口同聲的問。


  「不用,跟在我身旁即可。」伊哥在瞥了一眼後隨即開口。


  異樣的氛圍壟罩著眾人,比詫異更多的是好奇,這是與之前有點相像卻又不同的世界。


  宏偉的巨門開啟後他們便走進王座大殿。兩排漆黑的栱柱直達天頂,黑底鑲金的旗幟高高掛起,寬敞的空間舖有黑曜岩地磚和血紅地毯。一進去等候多時的兩排半獸人亦紛紛跪拜。


  【好像跟以前哪裡不同?看到的更真實?色彩更鮮豔?還是感受的到空氣流動?高聳的柱子一樣......】


  【樑上還是刻有石雕,血紅的地毯、黑色的地磚,金色的王座周圍還是鑲嵌著寶石⋯⋯】梧桐望了望四周。倏然,他睜大雙眼,漆黑的瞳仁被眼前景象震驚。


  【等等......主堡水晶居然妥妥的在王座後面!】只見那水晶規律的旋轉漂浮,好似不受地心引力控制。它就在華貴的金製玉座後方,平和又帶著幾許靜謐。


  【我記得不是有交給愛爾芙使用法術隱藏?難道重置了?!】


  【現在暴露在外可是有很大的風險……畢竟水晶如果被消滅就代表公會被攻破......】


  【要讓水晶不被毀滅最有效的方式便是將他藏起來……】正當梧桐思緒慌亂之時一句話語衝進他的腦海。


  「水晶⋯⋯ 怎麼在這裡?」此刻尼豆尼豆終於開口,自從與愛爾芙交談後他都不發一語。只見她雙手緊緊交握,那慘白的面龐正挾著不安。


  「我知道,看來我們城堡被重置了,連帶之前佈下的隱藏魔法都消失。」梧桐頓了頓接著喊道「班西!」


  忽然,一隻女妖從地面爬起。與「拉哈穆」、「拉赫穆」一樣,一股帶著紫黑色的霧氣正慢慢凝聚成女妖形狀。


  報喪女妖「班西」是梧桐的副將,她是一名長相酷似精靈的女妖,但她臉色蒼白、毫無血色。


  「主人有什麼可以為您做的。」班西那團黑髮像泡過水般濕漉漉在空中飄動,她的說話聲尖銳刺耳,既像女子的嚎叫聲,又似長指甲刮著厚黑板。


  「幫我清點黯黑要塞人數,佃農、魔獸、還有金庫金額、軍械庫武器以及藏寶洞寶物。」


  「是的,主人」班西說罷便悠悠的飄離王座大殿。


  【看來要重設水晶了......】


  梧桐嘆了口氣後緩緩地靠近主堡水晶,此刻水晶卻突然跳出黯黑要塞的人員訊息,包括公會人員等級以及狀態,這讓眾人都嚇一跳。


  那是一個半透明的平板狀物體,它投射在水晶之上,裡頭還寫著淡紅文字。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雖然沒了操作介面,但是在主堡水晶前面卻可以見到資訊?」伊哥抱著胸口說道,畢竟這與之前的遊戲可是有著許多出入。


  「這、這該不會是新板的操作介面?」弗萊澤將臉湊近。


  「好醜,我不要這種介面。」達克洛普譏諷道。


  「你擺錯重點了吧......」伊哥穆德白了他一眼。


  「既然公會功能還有,那麼成員之間的訊息應該還可以使用……就當試驗看看吧!」梧桐頓了頓接著說道「公會訊息,連接愛爾芙」


  「喂,愛爾芙有聽到嗎!」


  「啊……」愛爾芙顯然被鑽入腦袋的聲音驚嚇,那聲音突如其來,就像甚麼詭異的心電感應。


  舒了一口氣後愛爾芙終於開口「在這裡公會訊息還可以用喔?!」


  「沒錯,我也很是意外,畢竟連原本的操作介面都不見了,不過我們有了一些新發現,妳們要回來了嗎?」


  「要回去了,詳細情形回去時我們會說明!!」愛爾芙答的飛快。


  「好的。」梧桐抬了抬黑框眼鏡後便結束對話。


  關於發現了一個新功能,大家不知道究竟該高興還是難過,高興的是終於越發了解使用方法,難過的是現在大家仍然無法登出。


  「啊啊啊──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我現在想回家懶在床上啊!!」費兒扭著黏液身軀抱怨道。


  「說不定這水晶旁的新介面有讓我們登出的辦法!我試試……」梧桐將臉湊近、仔細研究。倏然,梧桐赫然發現有些地方與先前不同──


  「等等......公會目前的狀態多了一欄,它顯示這個世界有十組公會!!!」


  此刻的梧桐語調有些急促「它還顯示公會的平均等級,有三組公會已經屏蔽,又或著是與我們等級相同,所以我們才見不到對方資料。」


  資料像甚麼詭異的3D投影飄浮空中。此刻眾人圍繞介面並將臉靠去,上面確實清楚顯示這個世界所有公會的平均等級。


  「所以在這個世界我們也有可能遭受攻擊嘍?」費兒在一旁開口,那果凍狀的嘴巴還滴著黏液。


  「哈哈哈,這樣才刺激,充滿血腥與殺戮的真實Darkland!!」舔著嘴唇,達克洛普像是感受到什麼高潮快感,現下就連他背後那柄誇張巨劍也隱隱跳動。


  「你是變態嗎……?長時間無法登出我們的大腦可能會被沉浸式頭盔燒壞。」伊哥穆德在旁邊冷冷地說。


  【在Darkland的規則中、不使用道具的情況下高等級的公會可以見到低等級的資訊,而那些看不到資料的公會只會代表等級相同亦或是等級較高......】梧桐推了推眼鏡、陷入另一番沉思。


  【不過放棄等級比我們高的可能,我們九名成員都已是最高等級一百二十,現在剩下六組的平均等級分別為二十、三十五、四十五、六十、八十五、九十。】


  在觀察了半晌後梧桐終於開口說道「目前資料上看來,還有一組九十等級的公會,雖然我們的等級為一百二,但在遊戲中,超過一百等後每次升級增加的只有技能點數和一些素質,所以平均九十的公會我們也不可輕敵大意……」


  「這句話是對你說的,自信感爆棚的達克洛普。」費兒在一旁吐嘲。她想露出竊笑表情,但這副史萊姆身軀不允許,現下的她只能呈現出一副憨笑神色。


  「沒想到在這還要與人廝殺。」弗萊澤抱著胸口,那金黃色的眉毛寫滿無奈。他本人是個和平主義者,遊戲對他來說只是疏緩警察工作的壓力,誰知一玩就成了全球前幾名的頂尖玩家……


  「啪、啪、啪!」伊哥穆德拍起背後的羽翼。「這是甚麼變態的真人秀餘興節目嗎?把一群玩家困在遊戲裡然後暗中觀察?」臉色一沉,他現下腦中不斷充斥著陰謀論,那些恐怖想法就在他腦中迴盪、久久不絕。


  梧桐緩緩將頭低下【如果不單只有我們穿越,而是還有其它九組公會,我們就要小心提防其他玩家了......】


  【往最壞的地方想,那三個看不到資料的將是三組平均等級一百二的公會,既然我們看的見他們,他們也有可能看的到我們,必須快點隱蔽訊息......】一想到這裡梧桐便靠意念從空中拿出一個道具,那是一個澄黃色的羊皮卷軸。


  「使用『偽作情報』將公會訊息屏蔽。」梧桐喊道。他立刻將卷軸拋向空中,那使用過的道具在半空隨即灰化。


  這個「偽作情報」是隱蔽訊息的道具,屬於稀有級別。它可以將很多資料變成假象,例如生命值、人的位置還有反偵測等功能。而這項道具在公會戰當中不可或缺,現在公會名稱已經暴露,只要對方有人擁有高階定位道具便可知道位置,一但知道位置,就可以開傳送門將人傳送過來大舉入侵。


  「只能這麼辦了,現下只能祈禱那三組比我們晚發現水晶隱藏的資訊......」梧桐有氣無力的說。


  「各位我們有事要報告......」大門敞開,只見愛爾芙大踏步地走進王座大殿,後面跟著斯潘,他穿著黑色鎧甲的身軀十分顯眼,那是兩側帶著尖角的鋸齒狀鎧甲。


  「有兩件事要向大家報告。」愛爾芙說深吸一口氣後續道「第一件事就是,我們城堡外的佃農都不見了,也就是說我們沒有佃農了!」


  大家聽見後表情都有些驚訝,其中尼豆尼豆更是毫不掩飾,那雙秀眉正被高高挑起,神官帽底下的秀美面龐寫滿恐懼。無形的壓力正不斷累積,此刻的尼豆覺得自己都快尖叫出聲。


  「第二件事情就是,我們原本佔領的領地都不見了!因為這個世界跟遊戲的世界完全不一樣,也就是說我們要重新佔領領地了。」愛爾芙略顯激動的說。大家聽見頓時倒抽幾口涼氣,畢竟這些成就可是大伙積累多年的結果。


  「抱歉,我們也不想相信這個事實,但這都是真的。」斯潘神色凝重地說。那頭上一對龍角幽暗且深沉、倒是與他現下的表情十分相襯。


  空氣中挾著不安與焦慮,它長滿了尖刺將皮膚和心臟扎的疼痛。此刻他們終於明瞭,縱使在遊戲中經歷再多戰爭亦比不上今晚所受的刺激,原來這便喚做徬徨和無助。


  此時班西從大殿入口處慢悠悠飄進。「主人關於您叫我調查的事情,我現在可以向您報告──」


  「要塞的守衛人數由五千下降至一千,軍械庫武器以及藏寶洞寶物數量不變,金庫裡的公會現金為零。」


  聽見斑西尖銳的說話聲後,王座大殿眾多眼睛同時瞪大。青筋暴凸、他們表情瞬間僵住。


  【公會現金零......我們公會可是有五兆的存款,現在居然歸零了……】


  【雖然團員各自還有幾十萬私人存款,但大多數都會存放在公會金庫,如果金錢歸零又缺少佃農,這將會令我們面臨缺錢又缺糧的窘境......】


  「各位,這個世界迎接我們的未來才剛要開始。」皺著眉毛、梧桐朝著眾人說道。




<註>拉哈穆,拉赫穆>>蘇美神話中的人物

<註>報喪女妖>>愛爾蘭神話中的女妖

長篇小說:【穿越DarkLand】第二章 穿越-1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