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葉小畫家

圖文創作者,藝術工作者。喜歡寫小說、奇幻、歷史、繪圖,同時也是資深夜貓子一枚。 小說的話建議到我主頁標籤處觀看,這樣順序比較不會錯亂。

長篇小說:【穿越DarkLand】第二章 穿越-1

圖文均為本人創作,不能盜圖喔,感恩^^

  <2-1>


  梧桐望向自己手臂,就像想再三確認一樣。沒錯,那是綠油油的哥布林手臂,看來自己真的還在遊戲裡......


  這就好似在半夢半醒間來到了另個空間,腦門半空時卻被拽來,一切無法用言語形容,雖然熟悉卻又不同。


  在這開闊的會議室裡,空氣中瀰漫著疑惑與慌亂,驚懼與焦慮衝擊著眾人內心。


  會議廳中的九名團員反應各有不同,梧桐向大家詳細說明了現在情況,知道不能登出「奇拉」、「達克洛普」、「伊哥穆德」十分冷靜,「斯潘」、「愛爾芙」、「費兒」以及「尼豆尼豆」則是難以置信。


  「所以現在是怎麼回事?」奇拉淡淡地說,那帶著童真的臉龐配上挑釁的口吻散發出一種奇妙氛圍,以剛碰到這種突發狀況她倒相當沉著。冷哼一聲,顯然梧桐剛剛說的話她完全沒聽進去。


  「奇拉」是黯黑要塞新成員,她是一名惡魔女孩。職業是刺客型職業「竊國者」的她有孩童的身材、貓咪的眼睛。


  一對象徵惡魔的犄角向上,她穿著像是改短版的巴洛克服飾。血紅色的長馬尾綁在後方隨風而飄,只看外表的話可以說十分可愛,但是奇拉整體氣場卻讓人不寒而慄,尤其是那眼神,像是什麼精美版的鬼娃恰吉。


  「我們現在無法登出,必須找出解決辦法。」皺著俊眉、弗萊澤開口道。雖然十分崩潰,但他還是耐著情緒將情況告知隊友。


  「這不是很好嗎!可以二十四小時在遊戲裡!」達克洛普表情詭異的說,他漆黑瞳孔溢散出興奮白光,就像甚麼夜裡等待覓食的貓頭鷹。其他人聽見後都翻了他一個白眼,除了伊哥穆德,對此他好像沒什麼反應。


  這位「達克洛普」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或許和弗萊澤差不多高。他膚色黝黑、穿著深紫色兜帽,帽子上還有一對鹿角裝飾,它呈深褐色並像樹枝般朝上岔出。


  而「伊哥穆德」是一名鷹頭人身的男子,他下半身與常人無異但背後多了兩對翅膀。紅色眸子,白、黑交雜的羽毛,他嘴巴是猛禽類特有的黃色尖喙,那造型簡直像是什麼詭異的基因改造生物。


  在米白鷹頭上,伊哥穆德戴著高頂藍帽,那高帽像倒放的靛色水桶。軀幹穠纖合度,他斜披了一件深藍法袍,這讓他露出半邊胸部。修長手腳戴著耀眼金環,手臂上他還刺著精美的圖騰刺青,顯而易見的,他膚色是深沉的琥珀棕。


  【好吧,達克洛普跟奇拉看來接受度都蠻高,而伊哥穆德對受困遊戲似乎沒什麼太大恐慌,這或許與他現實世界的身體有關……】梧桐緩緩將頭低下。摸著下巴,他努力地分析目前情勢。


  思考半晌,梧桐推起黑框眼鏡「弗萊澤,你最後記得的事是什麼?」頓了頓他接著道「我自己最後記得的就是......上床睡覺,醒來後便在這裡了。」


  「我嘛......唔......在家跟孩子玩⋯⋯然後⋯⋯記不太清楚⋯⋯」弗萊澤此時的表情就像是痴呆症的患者,他努力想擠出記憶但仍一無所獲。


  「其他人呢?愛爾芙妳呢?」梧桐開口又問。


  「嗯......最後的記憶是在街道上......接著......」她想拼湊出甚麼,但記憶總像陣煙般溜走,這倒奇怪了,她平時可是自認記性絕佳。


  「沒辦法,我沒印象了......」愛爾芙揉了揉腦袋。


  問了一輪下來,梧桐發覺眾人最後記得的時間點皆不同,有人是昨天晚上,有的人卻是昨日下午,唯一相同的就是──記憶的最後一刻都相當模糊,


  身為會長的梧桐邊壓抑震驚情緒、一邊努力歸納可能發生的原因。


  「現下有兩種可能的假設,一種便是我們集體穿越到了遊戲世界,還有一種是我們意識被截取、然後困在了這裡。」


  梧桐頓了頓、看向那位鷹頭男子「關於第二種假設,我想請教伊哥穆德,你現實中職業是工程師對吧?你認為有可能發生這情況嗎?」


  聽見後伊哥穆德尖銳的鷹嘴緩緩開啟「我不是遊戲類的工程師,但我有聽過一些傳言⋯⋯」


  「聽說『巨擎公司』這次使用目前世界最大的量子計算機運算流程,但儘管如此,我們目前發生的事也太匪夷所思……」說完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不安隱隱在心中跳動,但他也不好說究竟是為何不安。


  在二二零零年的伊哥穆德是「阿拉伯聯邦人」,遊戲職業是「黯之魔導士」的他擁有全公會最強的魔法攻擊,同時他也在跨國公司擔任研發工程師。


  四年半前與梧桐認識後他便隨之加入黯黑要塞。 在熟稔後梧桐才知曉,現實中的伊哥患有新型病毒感染,這病毒導致他下身癱瘓,當時眾人可都吃了一驚,畢竟在遊戲裡他的身手是那樣敏捷。


  「呼、呼、呼!」粗重的喘息聲傳來。與其他人不同,大圓桌旁一名戴著高帽的紅袍女子不斷左顧右盼。她緊張地搜尋那位蒼白吸血鬼的身影,環顧了一圈後她仍然找不著。


  「噗通、噗通──」心臟狂跳,凌亂的情緒瘋長、她那美麗的臉蛋瞬間刷白。


  這位戴著高帽的女子叫做「尼豆尼豆」,現實中的她住在東亞共合國的東京。身為醫生的她與奈特網戀長達三年,若以外表而論她是一名年約二十的少女。 她五官精巧秀緻,那是一種就算生氣也讓人看不出來的長相。


  一頭黃褐頭髮朝兩側梳綁,在黃髮之上她還帶著象徵神官權威的帽子,那帽上繡著清楚的箭頭標誌,而箭頭兩旁有一對金色翅膀。


  【找不到⋯⋯對了,他在與奇拉的戰鬥中輸了......】


  【現在九人中已經沒有奈特,看來這個世界只剩我一個人了⋯⋯】腦海墜入混亂,伴隨耳畔迴盪的嗡嗡聲,天旋地轉間她覺得自己都快暈倒。



  「妳沒事吧?」愛爾芙見他面色難看於是輕聲問道。


  她轉頭瞥了一眼。「沒、沒事……」身軀彎低,尼豆那精緻的臉龐滿是冷汗。



  揮舞手臂,梧桐試著叫出遊戲的操作介面,但卻甚麼都沒有,就連好友名單也叫不出來。墨色眉毛一皺,梧桐覺得事態越發不妙。


  眾人面面相覷,危機感漸濃。突然,一隻兩公尺高的巨型史萊姆開口道「不會吧……我該不會要困在這個身體一輩子吧!!而且身體居然是史萊姆……不──蒼天啊!!」


  這名哭爹喊娘的史萊姆名叫「費兒」,她是名住在海森崴的東亞共合國人,本人雖然是一位棕髮少女,但她遊戲角色則是隻肥大的粉色史萊姆。


  那是一種黏液型的果凍狀生物,雖然有五官但只能擺出幾種表情。此刻她黏液的頭頂上還戴著頂羽毛冠,手裡那顆駭人骷髏正被她崩潰的揮甩。


  「妳至少還可以吃東西,我現在的身體連胃都沒有哩......」說話的是貌似黑暗精靈的達克洛普,雖然以穿著打扮來看他像是德魯伊,但他背後卻揹了把巨劍。心高氣傲的他,不僅會使用德魯伊的招式亦會使用狂戰士的招式。


  雖然達克洛普看起來是名黑暗精靈,但他的種族是「憑依精神體」,這種族可說是Darkland最少人選的種族。只因剛開始練功難度是一般種族的兩倍。


  他沒有自己的肉體,只有像火球般的靈魂狀態,僅能附在無生命物質上充當肉身,所以一開始的練功難度相當高,但練到高等級其能力可說是相當強悍,可以用各種堅硬的物質當作外殼,就算外殼毀滅,只要還存在精神碎片仍可以復活,即便如此選擇這種族的仍相當罕見。


  「巨擎公司一定會派人救援的,對吧??」費兒望向伊哥穆德。


  「看我做什麼?我又不是巨擎公司員工,妳覺得我會知道答案?」伊哥穆德說的是實話,對於這情況他也無法預判巨擎公司會如何處理,畢竟這事關乎名譽,而解決的方式只有兩種,解決問題或解決人,思慮所及伊哥穆德便不願再想。


  偶然間,眾人發現雖然已經沒了操作介面,但角色物品只要用意念便可以取出,使用技能也是使用意念,其它的地方就如同現實世界一般。


  「我們應該慶幸,現下仍可以使用技能。」試驗結束,梧桐低聲道。這讓他有些安慰,至少不用擔心被什麼奇怪魔物吃掉卻還毫無抵抗能力。


  「我騎『地獄獅鳩』勘查一下周邊環境、看與之前有哪些不同。」斯潘挑了挑深邃眉毛便大踏步的走出會議廳。


  「啊,麻煩你了。」梧桐說道。


  愛爾芙見狀奔跑著追去「斯潘等等我!」一席白紗飄飄,她那金色高跟鞋敲得響亮。


  「不要,妳很煩耶……」斯潘瞥了一眼,那神情寫滿說不出的尷尬。 只見愛爾芙的白皙雙手緊緊地挽著,就連圓渾胸部也緊貼他的粗壯手臂。


  分手後面對昔日愛人,這對斯潘來說是個難題。他想暫時劃清界線,但愛爾芙卻總像甩不掉的黏牙糖。


  他不知這意味著甚麼,是她對自己仍有感覺?還是僅僅只想多個玩弄對象?


  「噓──我這是擔心你。」柔軟的香氣撲鼻,愛爾芙那輕盈的髮梢是如此熟悉。


  「你是想找機會跟我吵架吧?」斯潘沒好氣的說。他不知道愛爾芙究竟懂不懂甚麼叫「給彼此冷靜冷靜」,倘若兩人仍成天膩在一起那還怎麼冷靜。


  斯潘的種族是「人龍」,他頭上長有兩隻彎角,背後還有一條龍型尾巴。而他的臉部是用現實樣貌去打造,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稜有角的臉俊美異常,他雖外表看似放蕩不拘,但他眼裡總不經意流露出柔情卻又讓人淪陷。


  那下巴像蘋果的下緣、在中間有著深深的凹痕,斯潘那帶有歐洲特色的臉龐令人忍不住多看兩眼。在遊戲中他亦擁有高知名度,職業是「界王龍騎士」的他與弗萊澤一樣,也曾拿過亞洲伺服器的對決冠軍。


  就算穿著高跟鞋,愛爾芙仍矮斯潘一顆頭。她純潔白紗在眼底蕩漾,一抬頭,那淡金波浪髮在她蘋果臉旁飄逸飛揚。「你怎麼知道你的牧場還在!目前這個世界看起來只有我們耶!」愛爾芙摟著斯潘笑道。半瞇的月牙眼惹人愛憐,那赭紅眸子像閃閃發光的珠寶鑲嵌在雪白肌膚上。


  斯潘被問題弄得一怔。「少囉嗦,妳也只能祈禱我的牧場還在了,不然我們可就要走路了!」




長篇小說:【穿越DarkLand】原創小說介紹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