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葉小畫家

圖文創作者,藝術工作者。喜歡寫小說、奇幻、歷史、繪圖,同時也是資深夜貓子一枚。 小說的話建議到我主頁標籤處觀看,這樣順序比較不會錯亂。

長篇小說:【穿越DarkLand】第三章 衝突-2

  <3-2>

  漂亮的鮮紅瞳孔瞪大,二十分鐘後愛爾芙終於找到了尼豆,她就在黯黑要塞的城門口、蹲在一棵大樹下哭泣。


  「原來妳在這裡!找了妳好久呢!」


  見她沒反應,愛爾芙溫柔道「怎麼啦?我們還是可以想辦法解決的啊......不解決不是什麼都改善不了?」


  「更何況,還有我們,我們會一直在妳身邊的!」愛爾芙親暱地撫摸尼豆肩膀,纖長白皙的手指輕輕地捏了捏。


  「對不起……我沒有管好我的情緒」尼豆稍微抬了抬頭,說罷卻又繼續哭泣。她平常可不是個脆弱之人,但今天發生的事真可謂她一生中最黑暗的一日,被困在遊戲中和失去最重要的人,這兩件事居然可以同時發生!?


  「沒有的事,大家都能夠體諒……畢竟這種事可以說是頭一遭呢!」愛爾芙笑道。


  「唉......奈特現在不知道在做什麼?⋯⋯他會不會發現我們大家都不見了?」尼豆尼豆抬起頭、吸了吸鼻子。


  「希望他有去報警。」愛爾芙瞇起眼睛。


  尼豆聽見後先是一愣、接著卻破涕為笑「報警?他自己就是警察啦!哈哈哈哈!」


  看著尼豆情緒好些愛爾芙感到稍微鬆一口氣,在團隊中除了梧桐以及斯潘,與她最為要好的就屬尼豆尼豆,她今晚可不希望這位好朋友不開心。


  「奇拉的個性是有些難相處,她給我的感覺就像當初的達克洛普,總帶著怒氣、看誰都像仇人,不過現在達克洛普不也改善許多?」


  「這不能類比,奇拉是個陰陽怪氣的怪胎,要說她在現實中殺過人我都相信,況且達克洛普當初可沒有跟巨擎公司『勾結』。」在這一霎那尼豆的眼神又轉回憤恨。「愛爾芙,妳真的相信她的說法!?」眉眼一斂、她犀利的提出質疑。


  「現下也只能先相信不是嗎?因為我知道一個道理,紙是包不住火的,只要我們團員齊心協力,真相總有大白的一天。」說罷愛爾芙輕聲問道「難道妳不相信我跟梧桐?」


  「妳們兩個跟伊哥穆德我自然相信,其他的人就……」尼豆緩緩將頭低下。


  「其他的人怎麼了?說來聽聽,我不會跟他們講的。」說罷愛爾芙俏皮的眨一隻眼睛。她知道尼豆生性敏感多疑,要讓她放下芥蒂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那我便不客氣了,斯潘隨遇而安,估計他一下就適應這裡,費兒滿腦只有弗萊澤,而弗萊澤就是這麼剛好的在這,費兒只要有空氣、水還有弗來澤就可以滿足過活,我看她根本快樂的很。」說著說著尼豆的拳頭又再度緊握。「至於奇拉跟達克洛普……不用我多說了吧?這對他們來說根本是神賜般的奇蹟。」


  「妳太悲觀了,妳需要一點正面的支持,像是我。」


  「哈……」


  「別想了,其實這個世界蠻美的,妳看夜空,完全沒有光害,還有昆蟲的叫聲伴隨微風,在二二零零年的我們還能看到這麼漂亮的大地嗎?」愛爾芙指著遙遠的夜幕,靜謐又深長。


  尼豆朝天空望去,滿天星斗銀河圍繞,那星雲清晰程度就像神經網路一般,顆顆分明、纏繞不止。她瞧一眼便被它深深吸引,定格的剎那彷彿就要墜入那無垠太空。


  「好吧,這算一個優點,暫且把它當作異世界一遊......」尼豆斂了斂神、聳聳肩膀。此刻的她終於感到一絲理智回歸,接著兩人對視一眼,沉默了半晌後卻大笑了起來。


  笑聲漸止,愛爾芙突然一臉認真的望著尼豆「妳只要知道,沒有甚麼問題是我們黯黑要塞解決不了的,有甚麼問題我們便一塊解決。」她那雙血紅眸子此刻竟像春風般和煦。


  尼豆聽見後朝她點了點頭,那哭腫的雙眼終於止住淚水。


  「妳不覺得這月亮比現實世界的還大嗎?」愛爾芙指了指天上的明月,那大小是現實的兩倍,在月光照射下連帶夜晚都變得明亮。


  「這讓我想到去年中秋節,那時我們還聚在城堡頂端烤肉……費兒吵著出任務的時候要跟弗萊澤同一組,也是那日,奈特送給我這個項鍊……」尼豆說罷將頸脖下方的掛墜拿出,那是一個銀製掛墜,造型像是針筒,對身為醫生的她,這掛墜別具意義。


  「是啊,那日伊哥介紹他相依為命的妹妹給我們認識,斯潘跟我大吵了一架,為了那個愚蠢的搬家問題……」


  猝然,一陣沙沙聲響起。


  兩人幾乎同時睜大雙眼,腦袋像是觸電一般、陣陣驚惶躍上心頭,愛爾芙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有人突然欺進他們。


  一道巨大的黑影瞬間近在眼前,那人掄著把長劍,在夜幕中他挾著殺氣而至,但她們二人卻絲毫沒有察覺。


  【在我們完全沒發現的情況下接近,有這個可能嗎!?他是第五階刺客?】時間彷彿靜止,愛爾芙在腦內迅速分析,血紅色瞳孔因突如其來的襲擊而跳動。


  驚駭之間紅色的氣旋壟罩著二人,還來不及言語,沉重的空氣便瀰漫著死亡氣息。


  「磅磅磅磅!!!」一串爆炸聲後緊接著是地層下陷三公尺。


  尼豆表情一怔,她立刻拿出雙蛇大主教權杖,卻發現已經來不及用防禦魔法,敵人的長劍將至,她迅速向後飛閃卻是躲避不及。


  愛爾芙也掏出前端是煤油燈的法杖應敵,她足尖輕點,金色高跟鞋點地的霎那便迅速抽退。周遭氣旋翻湧,那人的目標似乎是尼豆。


  敵人掄著一把長劍朝尼豆揮去,尼豆退的速度相當快,但是那人速度更快,硬生生的一劍朝尼豆砍來,一切都只發生在頃刻之間。


  【那個招式⋯⋯『噬神斬』!?】


  條條腥紅四射、血光飛舞,只見一道紅芒直衝星斗將要塞外照的腥紅,空氣先是壓縮至一點,當至極限之時只聞一聲轟然巨響,那強勁的劍氣瞬間炸了開來。方圓三十公尺的一切都被摧毀殆盡,周遭劈啪爆裂聲不斷響起。


  成功竄出攻擊範圍的愛爾芙四肢正不斷爆血,而攻擊範圍內的紅光四竄,那宛如末日般的景色讓人幾乎睜不開眼。


  【這個世界的痛感......】愛爾芙眉頭一皺,腳跟站穩,她摀著傷口焦急地環顧四周。


  【看來尼豆尼豆沒躲過攻擊──】此時愛爾芙額頭滲出了冷汗。


  【可惡......尼豆她沒事吧!?】她身軀前傾、全神戒備的緊緊握住法杖。


  「你是誰?為何攻擊我們?」愛爾芙朝遠處吼道,但那團黑影卻是不言不語。


  觸目所及飛沙走石、塵土飛揚,旁邊的樹木被焚盡,像是一把可以燃毀世界的火焰。那道斬擊將地面炸出一個大洞,空間扭曲、天空震動,就連高掛空中的明月都因空氣蒸騰而變形。


  【不會吧⋯⋯第五階職業『戰鬥之神』的專屬技能⋯⋯這招弗萊澤也會用,會用這招的人在darkland可是不超過三個,有這個可能嗎!?同時是第五階刺客又會噬神斬......】


  「不回答嗎?那我便不客氣了──」


  「護法秘儀!」愛爾芙將法杖輕擺,瞬間點點金光湧遍全身並在她周身多了一道黃澄護甲。


  【還是太大意了嗎?是啊……畢竟我們在黯黑要塞的城外,而這裡是異世界。】塵埃落盡,只見尼豆被直面一刀鮮血狂噴、當場死亡,那屍首就倒臥在炸開的大洞之下。


  「可惡......居然把尼豆......」愛爾芙咬牙切齒,她以為自己會情緒崩潰,但面對強敵、此刻的她卻是異常冷靜。


  【敵人實力與弗萊澤差不多,瑟坦特不在身邊,另一個副將是刺客型職業就算出來也是死......】


  【看來不能硬碰,必須先將尼豆的屍體帶回……】此時愛爾芙腦袋飛速的轉動,心念把定後她將法杖高舉。


  「閃現位移!」愛爾芙大喊一聲,只見一道白色人影便迅速竄入大洞底下,愛爾芙一把拉起尼豆屍體便轉身離開,但那巨大的人影先是閃至身旁,電光石火間,敵人第二劍便立刻朝愛爾芙砍去。


  【沒辦法看清是誰,看來他已用高階幻術隱藏起長相......究竟是誰幫他施的法?夥伴嗎?還是……?】


  「獻祭女神的祝福!」愛爾芙開口喊道,隨即一陣金光將她包圍,獻祭女神的祝福是「異神大祭司」高階招式,可以維持五分鐘所有屬性抗性提升,生命、防禦、敏捷上升百分之五十。


  【他應該沒辦法連續使用噬神斬,現在我已經施防禦魔法,物理攻擊或一般招式沒辦法立刻將我壓制,不管這人是誰,他都是一名強勁的對手。】


  白影與黑影彼此纏鬥,那白紗因為強大氣旋隨風飛舞,愛爾芙不斷飛閃著長劍,現在的她只想安全脫身。只見敵人那柄長劍一刺,黃澄色的能量護甲竟然出現裂痕,劍風掃過,愛爾芙那揹著屍體的手臂立刻出現兩道血痕。


  「傳送門!」愛爾芙大喊,一堵暗紫色的四次元空間瞬間展開,霧氣瀰漫間凝聚成一扇門,但是距離她還有三公尺。


  【希望來的及傳送回城裡......】


  現下愛爾芙冷汗直流,那金色杖身急轉、煤油燈紅光大作,那是預備攻擊的姿勢。


  倏然,只見她右手一軟,鮮血正在不斷往外狂噴,她本想發出攻擊但卻中了兩劍,被掃到的淡黃髮絲在空中飛舞,在這深沉的月下竟有幾番異樣美感。


  那道身影毫不留情,他絲毫沒停下殺戮的腳步。


  愛爾芙高跟鞋一踩,她向天空一躍而起。只見紅光疾閃,劃破空氣的尖銳音爆聲響起,愛爾芙的左肩和右肩又中了兩劍,強大的斬擊直衝雲霄,星雲都為之遮蔽,明月皆為之俯首。


  【這難道就是逼命的感覺嗎?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愛爾芙心裡想著,一陣來自死亡的恐懼襲上全身,傳送門那短短兩公尺的距離卻像兩公里,周圍時間彷彿慢了下來。


  「嗶──磅磅!!!」那是切割空間的音爆聲。


  陣陣劇痛傳來,愛爾芙又中了幾劍,護法秘儀此時已經瀕臨崩潰,被擊碎的能量護甲四射飛散,碎片落在淡黃髮梢、降在皓白長袍,血液混合著死亡,殷紅正在愛爾芙眼前亂舞。


  【就要走進去了......傳送門......】愛爾芙感到視線逐漸模糊,重心些微不穩。


  「喀、喀!」高跟鞋甫踏進門內的霎那愛爾芙隨即轉身。


  「暴虐女神暗黑波動!」愛爾芙迅雷不及掩耳的發了一招,杖前煤油燈紅芒一閃,一道巨大的黑洞夾雜暗閃電朝敵人襲去,漆黑空間伴隨著橘黃色強光環,劈啪聲後便是扭曲的暗影將一切吞噬,轟然巨響從門外傳出,只見那黑洞的強大氣旋在外邊飛攪。


  【打中了嗎?】


  隨著傳送門的迅速關閉,愛爾芙也不知對方是受到了攻擊還是已經躲開,她將揹著尼豆的手臂扶穩,喘口氣後她踉蹌了幾步。


  傳送門魔法的黑紫霧氣漸漸散去,愛爾芙和尼豆的屍體已在熟悉的大廳門外,手臂仍微微顫動,那是經過死亡的戰慄。身軀微傾,愛爾芙體力漸感不支,血一直從身體湧出,拖著沉重步伐她不斷前行,雙手和雙腳滴下血痕, 道道腥紅足跡不斷沾染著磐石地磚。


  【如果再繼續對峙而不是選擇逃開,今日我恐怕會死在那裡,想想都令人害怕……】


  愛爾芙望著死去的尼豆,她淡金眉毛深鎖,心中的惆悵都要將她淹沒。


  尼豆死前會是怎樣的一個心情?是帶著怨恨還是不甘心?是驚恐抑或是憤怒?


  或許她當時正喚著奈特名字,那個她還沒來的及說出口的名字。而奈特知道尼豆死去後又會如何?


  雖然這一切無從知曉,但她知道自己無法對奈特交代,若他們還會再見。


  輕搖頭頷,愛爾芙試著拋開思緒,現下自己的一身白袍早已滿是鮮血,她知道眼前便是王座廳堂的深闕門扉,定了定神、她一步一步的向前。


  當雙手孱弱推開大門的瞬間,廳堂的燭火終於射入眼中──


  得救了啊......愛爾芙在心裡想著。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