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葉小畫家

圖文創作者,藝術工作者。喜歡寫小說、奇幻、歷史、繪圖,同時也是資深夜貓子一枚。 小說的話建議到我主頁標籤處觀看,這樣順序比較不會錯亂。

長篇小說:【穿越DarkLand】第一章 DarkLand-2

圖文均為本人創作,不能盜圖喔,感恩^^

  <1-2>

  如果給你抉擇的能力、抉擇哪邊才是現實,那麼沒人願意停留在這充滿苦痛的枷鎖世界,就算僅有須臾也好。


  這或許是場虛無飄渺的幻夢,但它能讓你見到逝去的親人、能讓你翱翔在無窮無盡的異域,它讓人飢渴,越是吃飽喝足卻越渴。


  他穿過迷濛的長廊,清醒的霎那,空氣中的沉重像顆醒腦丸。頭皮一繃,那感覺像是被人扎了一針。眉眼一擰、他伸著雙手往頂上探去。


  拿下沉浸式頭盔,下線後梧桐乏力的在床上躺著。想到明日還要擔任歷史助教他便長舒一口氣、滿滿的無力感溢滿全身。


  他最痛恨的就是做那些日復一日的愚蠢工作,除了遊戲,他對生活已喪失熱情。在這遊戲大行其道的年代,這或許是多數人的通病,但他們大多在遊戲裡尋求慰藉、索求滿足,梧桐卻在遊戲裡尋覓挑戰、探求刺激。


  他本名叫做「李梧桐」,是名東亞共合國人。身為台大歷史研究生的他已經二十六歲卻畢不了業,不是他笨,而是他常遲到、缺席並將時間都花在了Darkland上。


  這不是自誇,他自己清楚──其實自己挺聰明的。


  從班長到學生會長,他總是有手段達到目的、總是有辦法贏得比賽,關於這點他還得感謝父母給了他一顆好腦袋,還有那玩弄心計也不會感到罪惡的一顆黑心。


  瞇著乾澀雙眼,他望向床鋪旁的立體投影。五顏七彩的影像正重複播著DarkLand的洗腦式廣告。


  螢光粉、螢光綠飄浮空中,幾名立體推銷員正手舞足蹈的展開宣傳。「第五次更新來了,這次巨擎公司將帶給您全新體驗……」


  梧桐心想,這些如影隨形的廣告會將人的腦袋變成一坨糨糊,難怪現在的小孩智商越來越低。不想再看洗腦行銷、梧桐將頭一瞥。


  關於DarkLand他自然十分清楚。這款遊戲與眾不同之處在於本身的創造力,經由玩家摸索甚至可以創作出連開發者都不知的專屬技能,其中就需要記下大量的知識。


  身為知名玩家的他可是將遊戲所有知識都背全了,這當初可花了他不少時間,也因為這些梧桐成了公眾人物並拿下許多電競獎金。


  想著自己驚人的記憶力他感到一陣自滿【我果然是可以上台大法律,卻選擇念歷史的人──】


  廣告詞在床緣囉嗦的念著,它像潮水般一遍一遍拍打。


  意識斷斷續續、睡意襲來,梧桐陣陣犯睏,好似被夢魔爬滿全身。疲累的身軀拉扯著腦袋,迷迷糊糊間他緩緩進入夢鄉。



  掀起棕黑色眼簾,不知過了多久,當梧桐一睜開眼卻發現自己在黯黑要塞的會議廳,此刻他便坐在鮮紅的奢華大椅上。



  燈光有些昏暗,眼睛適應後那場景在朦朧中逐漸清晰。


  這會議廳空間相當寬敞、主要由一張大圓桌和九張大椅構成。一旁的純金梁柱高聳參天,在末端它逐漸彎曲並向穹頂聚攏。


  梧桐不由得抬頭望去,那穹頂最上方帶著金飾雕花,墨黑色旗幟像是等待晾乾的長袍排排垂墜。這是熟悉到不能在熟悉的場景,梧桐以為自己仍在作夢,椅墊的柔軟觸感從屁股傳來,但他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詫異像閃電般直拍腦門,突然一陣清醒,他發現這大圓桌的其餘位置都坐著團員,其中對面的金髮男子這時才剛剛轉醒。


  梧桐本想發話,但對方俊眉一斂便開始自言自語。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我忘了下線?......不對,我昨天跟本沒上線啊??」男子一臉疑惑、試著釐清整件事情經過。


  這名男子叫做「弗萊澤」,他有一頭由父親繼承而來的金髮,它有條不紊的向旁梳攏,在那之下便是開闊額頭以及深邃眉弓。陽剛堅毅的顴骨粗獷中帶著英俊,銀白色鎧甲前方鎖著金鍊,這位金髮美男可以說是隊上戰鬥力最強的一員。


  此刻他用透藍的眸子望向梧桐,那微微揚起的眼角恰到好處。「梧桐?你怎麼也在這?」張目結舌,他向前探問。


  「這不是重點,我印象中我已經下線,為甚麼現在還在遊戲裡?」梧桐仍處於震驚中,接著更令他吃驚的事情發生了,那戴著黑框眼鏡的雙眼正透出恐懼神色──


  「不能登出!!!連帶操作介面都不見了!?」梧桐不禁發出驚叫,那叫聲有些淒厲,這或許是他一生中最驚詫的一次。


  旁邊其他七名團員都被叫聲喚醒,他們紛紛睜開雙眼。


  大伙的眼神都從恍神再到茫然,然後是困惑不解。 那神情好似宿醉剛醒,他們揉了揉雙眼、接著露出一臉迷茫神態。



  望著轉醒的眾人,梧桐趕緊將情緒平復【現在不會每天二十四小時都要玩這種互相攻殲的遊戲吧!?】


  與弗萊澤面面相覷,梧桐現在全身上下充滿著不好的預感......


長篇小說:【穿越DarkLand】原創小說介紹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