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七

驴唇配马嘴

發布於

今日翻相册,看到了这几张旧图——一个高中女生用试卷集字拼出的诗,分享给大家。

因为回想起了我高三时压抑的环境,所以觉得这几首诗尤其好。当时看到后,还搜索到了女生的微博。只是过了不久她便被封号了,这几首作品之上便又添了一层惋惜与无奈。

我不愿理解也不能接受这样的古灵精怪都要被禁止。为她申诉也是不可能的,谈起审查的问题只会迎来再一场喧闹争论。这样的争论多半只能是情绪和立场的宣泄,在这个国度的硕大步伐面前激不起半点尘埃。

一个不愿这些诗被噤声的人已经失去了力量,正在失去自由,或许还将失掉情感进入犬儒。但他还有什么呢?他可以拥有这些诗的记忆,他知晓这件小事。这显得可笑又可怜,一个人怎么可以拥有这么少的东西?但拥有几首诗,或许也不少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微博十年#那些被”炸号“的人们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