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日安

依賴文字、害怕習慣的人,始終相信生活最能映照出我們真實的模樣,於是我專注於生活、寫生活。 生活|選書|夢境|文字創作

心情/生活信仰

發布於
對於我而言,停滯就如同死亡,而我恐懼於死亡,於是,我用力地活,我大哭、我大笑,任何事情都喜歡以強烈、深入的方式進行,並盡可能地探索自己不同的面向;有時候力道沒控制好,還是會逼著自己逞強,彷彿這樣才不愧對於生命本身,彷彿這樣才是活著的證明;似乎在我簡單的腦袋裡,活著的方式只有這麼一種。

距離上次在馬特市發文,已經是上個月的事了,原先預計一週發表一篇文章,結果才來馬特市沒多久,就宣告失敗了,真是有點羞愧。其實,半年前我決定要轉換工作跑道,自學幾個月後,一個半月前開始了找工作之路,所以,在這沒有寫文章的一個多月中,我經常是深陷在找工作的不安、面試的挫敗以及遭受拒絕的負面情緒裡,當然這段時間裡也有好消息,只是情緒還是經常性的大起大落。

也因為這樣,才意識到自己在情緒很差、能量很低的時候,根本很難靜下心寫作,除了很難放下焦慮做跟工作無關的事情之外,更難的是要面對真實的自己,而寫作本身正是一件非常需要誠實面對自己的事情,所以才隔了一個多月後才再度寫下這篇。

這也讓我再次想起那句話:「一個人在有限的生命之中,光是要做好一件事就很不容易了」,或許是心裡也清楚自己特別需要這句話的提醒,才下意識地將這句話牢記在心底吧。

在我的每個人生階段中,我總能不斷萌生新的夢想或追求,曾經是動物園管理員、活動策劃、記者、文字編輯,現在則是設計師跟寫作的人;而無論是哪個階段都有著一個共通點,那就是,我總是抱著全然的信仰投入其中,如同將工作視為宗教般的存在,我必須要全然相信才有辦法持續,而最終,也總是因為信念改變的緣故而失望離開。

如果以第三視角來看我的人生的話,或許這一切就像是一場自導自演,而我始終都活在自己的幻想當中。也許是吧,不過,我也好奇有誰不是這樣的呢?所謂的現實指的又是什麼?會不會其實只是另一種幻想罷了呢?而其中的差別僅在於信徒的多寡而已?我也不曉得,心中依然有著很多疑問。

説到生命的信仰這件事,我想到,自己一直以來對於「改變」有著很強烈的執著。

我是追求變動的人,但也不是說我特別愛改變,反而比較像是一種由內而生的慾望。對於我而言,停滯就如同死亡,而我恐懼於死亡,於是,我用力地活,我大哭、我大笑,任何事情都喜歡以強烈、深入的方式進行,並盡可能地探索自己不同的面向;有時候力道沒控制好,還是會逼著自己逞強,彷彿這樣才不愧對於生命本身,彷彿這樣才是活著的證明;似乎在我簡單的腦袋裡,活著的方式只有這麼一種。

有時候覺得自己很好笑,笨拙得像一顆石頭,卻又時常在下一秒,暗自地竊喜自己的單純,可能這樣的自己是帶有自娛效果的,也就不覺得那麼悲慘了。

雖然,轉職之路有很多的不安,不過也確實因為職涯開始有了新的目標跟方向後,像是再度燃起希望之火般,覺得未來的一切都美好光明;當然,我也曉得,「希望」不全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它能夠成為促使你前行的動力,但它也同樣擁有將你帶往絕望深淵的能力,而我還在努力跟希望共處,讓「希望」保持在對自己最好的最佳狀態內。

在提不起勁的今天,寫下了這篇,希望以此紀錄最近的心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