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宣

香港人,與文字錯愛的處女座。

週記壹:貳零貳壹年

Published at
Photo by Nguyen Minh on Unsplash

新的一年,新的開始。這算是大眾的迷思吧?

有些人喜歡儀式感,尤其是節日,總要做一些節慶活動。最近的聖誕我也是如此,吃了幾乎每年也會吃的火焰牛柳,喝了第一次煮的Mulled Wine。新年,反而沒有去倒數,只是獨自喝了碌柚葉Cocktail,洗刷了身心,迎接貳零貳壹。

貳零貳壹年,對我而言是重大的更新。好像從Win7跳到Win10,從iOS6跳到iOS7的感覺一樣。有很多脫胎換骨的,但是骨子裡都是一樣的。

一月一日也沒有突如其來興致勃勃做事,仍然窩在家裡。新一年第一天就冷得快要病倒,只好躲在書房,用電腦看影片過日辰。滑到唐綺陽老師的影片,看了自己星座的部分,也看了部分朋友的星座。對於自己的星座是覺得說得蠻準,(有部份的不準確大概是代表着自己過於獨特吧)這些年都很辛苦,但是沒有一年不辛苦的吧。她是對的,每一年都是辛苦的過,也就是因為辛苦的撐過了才會懂得更多。

對於工作與忙碌,本人並不感覺到很多。或者是因為還是學生,也有機會是因為沒有一份「正常」的工作。課業的忙碌,每年都好像不差太遠。忙碌與否,在於對事情的認真程度。不過認真這回事,好像慢慢從我的身體裡流失,像是年邁老人的骨質疏鬆。我看不見結果,也不想苦了自己,漸漸不再認真的工作。認真工作的結果是一道極陡峭的曲線,普通的努力對比更努力的結果相差不遠。可是若要得到截然不同的結果,所付出的努力則要大得不成比例。

只是疲累的人是寫不出好的文章。與其勞碌的工作,不如剛好能過活就好了。年末的日子,開始計劃財務。眼見身邊同齡的人開始創業,也有朋友在事業上略有起色。自己在金錢方面卻完全提不起勁,總是會花光所有。及後發現,自己的意向卻是大撒鈔票的行業。在文字的道路上,從來都不是賺錢的業務。見過不少文學雜誌,都是懷着一腔熱忱,不斷揮灑金錢。對比現代藝術可以賣到荒誕的價錢,文學作品往往都要劈價賤賣。為了繼續在這條道路上昂首前行,不單止需要文思泉湧,還需要穩健的財務。除了兼職工作,始終需要尋找合適的全職工作。可惜在這個問題上始終找不到答案。

這一年會是抉擇的一年,去意已決,只剩下日子未決。數年前就知道,香港埋葬了太多回憶,走到哪裡都有不想記起的點滴。我像是一家週年盤點清貨的店,你不知道它盤點以後是會再創高峰,還是隨之結業。

最後,寄語自己這一年
——好好對待自己,然後善良地對抗世界。


鄭宣
2021.01.02

Enjoy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like, so I can know your companionship.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