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走走 seh seh

世界走走|給妳的國際新聞 Writing Rough Drafts of Herstory

110 | 今年除夕,他和他帶著女兒一起回老家

「我四個小孩都睡那一個嬰兒床啊,」談起自己的第一個孫女,陳媽媽笑得合不攏嘴,「肉肉叫『阿祖』叫得很大聲,她阿祖就很開心。」
文/林庭葦(特約撰稿人)
(原文發佈於2022年1月30日)

這是屏東新園的陳家,第一個三代正式同堂的春節。

62歲的陳媽媽,今年多了一個稱自己為「媽」的兒子,和一個喚自己作「阿嬤」的孫女。幾天後的除夕,她的兒子陳俊儒將與交往17年的同性伴侶王振圍,帶著年初才剛辦妥親子收養登記手續的女兒「肉肉」,一起回家。

「被叫阿嬤、阿公,也是很高興啦」,鮮少接受記者採訪的陳媽媽有些羞赧,但語氣間仍流露抱孫的喜悅,兒子陳俊儒則在一旁笑道:「我是我們家第一個結婚、第一個有小孩的。」

今年35歲的陳俊儒,不僅是老家四兄弟之中第一個結婚育兒的,他與王振圍也是全亞洲第一個成功「雙親收養」無血緣子女的同志家庭。

王振圍(左)、陳俊儒(右)與女兒肉肉。(唐佐欣攝)

父:王振圍;養父:陳俊儒

2019年5月,台灣通過俗稱「同性婚姻專法」的《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法律規定,台灣的同性伴侶終能享有結婚的權益。但是,該法目前僅允許其中一方收養配偶的「親生子女」。如果同性伴侶想要「共同收養」無血緣子女,在法律上無法直接做到,必須要由其中一人先單身收養、另一人再向法院聲請「追加收養」成為孩子的家長——這一過程,往往會因為缺乏法源依據而受阻。

陳俊儒、王振圍與肉肉一家人,正是由王振圍先以單身身分申請收養,婚後幾經法院訴訟,才終於為陳俊儒爭取到完整的親權。在此之前,雙方事實上已經共同扶養肉肉接近三年的時間,陳俊儒卻是最近才與女兒在法律上「團圓」,成為法律認可的父女。

2022年1月13日,在國內外媒體的見證下,陳俊儒與王振圍帶著肉肉赴台北市信義戶政事務所完成親子收養登記。肉肉的身分證上,從此有了「兩個爸爸」──左欄寫著「父:王振圍」,而原本空白的右欄,則新增了「養父:陳俊儒」。

「緣分不會限定說,兩個男的就沒有緣分」

從交往、結婚到共同收養,陳俊儒與王振圍走了整整17年。

如今走到了同志家庭收養權運動的最前線,但很多人難以想像的是,陳俊儒其實一直到大學以前,都無法接納自己的同志身分。他說:「我是聽了很多性別講座、辦了很多活動後,才有了不同於主流異性戀價值觀的知能,有比較多力量可以自我肯定。」

2005年,18歲的陳俊儒離開屏東鄉下的家,入讀彰化師範大學輔導與諮商學系,並加入大學社團「性酷社」。那年,性酷社甫創立、台灣同志遊行也才舉辦到第三屆,出身高雄、在台北讀高中的王振圍戲稱,當時台灣中部的校園真的是「性別沙漠」。

然而,大一的陳俊儒正是在這一片「性別沙漠」裡,遇見了前來提水灌溉的王振圍。後來,這位經常來社團講課、積極推廣性別知識的同系學長「圍圍」,成了陳俊儒的人生伴侶,而他也在這份愛情裡逐漸接受自己。

陳俊儒笑說,自己以前很叛逆,常跟父親爭吵甚至打架,家人知道有一個學佛吃素的學長很照顧他,反而覺得這樣還不錯。

「因為他常來我家,我們又住一起,大二還大三的某一天,我媽就問,我們兩個是不是在交往?」與陳俊儒關係緊密的陳媽媽,很快就接納了兒子的同志身分。個性傳統的陳爸爸雖然從沒有說破,卻也從擔憂兒子「走偏」,到如今會默默開車載著陳媽媽,從屏東前來兒子和伴侶居住的高雄,幫忙顧孫女。

陳媽媽與孫女肉肉(唐佐欣攝)

「爸爸比較不贊成。我丈夫是覺得,(兒子)男的和男的在一起,同志這樣,會有點羞恥,」陳媽媽說,陳俊儒的祖父母倒是從沒有反對過,「從大學到現在,兩人一起回家吃飯,阿公阿嬤也都很疼惜圍圍,所以慢慢的,我先生就不怕被他的朋友知道他的小孩是同性戀。像我來照顧肉肉,都是他載我來。」

說話慢條斯理的陳媽媽,沉吟半晌,下了一句簡單的結論:「我自己是覺得,這個緣分也很不容易啦。緣分不會限定說,兩個男的就沒有緣分。我是這樣想。」

隨著兩人結婚,王振圍也開始跟著陳俊儒喊陳媽媽「媽」。於是,陳媽媽在60歲這一年,有了第5個兒子。

「社會霸凌同志家庭,卻是我們要解決問題」

「我們想要成家育兒的想法,其實在交往兩、三年時就已經有在討論了,可是我們覺得不可能,因為那時候根本就沒聽過男同志有小孩。」

在人工生殖興起以前的年代,雖聽過女同志「自體滴精」生子,但作為沒有子宮的男同志,陳俊儒與王振圍不敢想像兩人能有自己的孩子。直到跨國同性伴侶陳子良、陳海思鐸(Stuart F. Chen-Hayes)來台分享男同志代孕經驗,才帶給兩人希望,並著手蒐集代孕和收養的資料。

「因為人工生殖實在太貴了,也覺得小孩不一定要有血緣。我們討論之後,就決定要收養。」陳俊儒說。陳俊儒也慎重地召開了家庭會議,向父母和手足報告收養進度。

「他有小孩,我可以幫忙照顧啊,」一如既往,陳媽媽支持兒子的決定,「同志兩個人也可以組成家庭,就跟別人一樣,有一個家。」

一家人花了兩年,成為全亞洲第一個成功「雙親收養」無血緣子女的同志家庭。(唐佐欣攝)

2017年,王振圍以單身身分,向出養媒合機構提出申請。3年漫長的收養程序中,兩人甚至還在2018年經歷了台灣社會史無前例的「同婚公投」。

公投期間,身為同志從輿論中感受到的惡意鋪天蓋地,兩人的心理狀態都很脆弱。當時正逢社工上門家訪,對兩人出情境題。社工問他們,如果女兒因為在學校遭遇對同志家庭的惡意、回家時反過來責罵同志家長,家長該如何應對?

陳俊儒回憶道,被問到這問題時,最近從社會感到的惡意都被召喚出來,心裡覺得很不滿:為什麼是被歧視的人要想辦法解決問題?他說自己沉默了30秒、整理好情緒,才有辦法回答社工問題。收養的評估流程就像一場考試,他逼迫自己好好「作答」。

在對立的社會氛圍和消耗人心的評估流程,讓兩人一度向社工提出放棄收養。「社會霸凌同志家庭,卻是我們要解決問題,」陳俊儒無奈地說,「不過我理性想一想,的確有可能遇到這樣的狀況,所以可以理解他們為什麼這樣評估。」

2019年8月,兩人終於通過層層關卡,完成遞交文件、社工訪視、親職課程、媒親以及6個月試養等重重考驗,由王振圍成功收養女兒肉肉。

「實質雙親、法律單親」的兩年

第一次見到肉肉,是從機構給他們看的照片上。那時肉肉才5個月大,當時王振圍還沒有特別「投緣」的感覺。反而是收養之後,很多朋友說王振圍和肉肉有父女臉。

他們從出養機構把女兒帶回兩人在高雄的家,是搭高鐵。當時那班車人滿為患,王振圍原本預期這不過1歲左右的孩子,大概會在高鐵上嚎啕大哭。但意外的是,雖然當天高鐵人擠人、連移動到走道的空間都沒有,肉肉卻從頭到尾都很配合,安靜地喝奶、趴在王振圍身上熟睡。

孩子到一個新的環境,都會有適應期。肉肉住到家裡第三天還沒有排便,兩人緊張地抱小孩去看小兒科。第四天,肉肉終於排便,王振圍還記得那心情:「我沒有想到我人生第一次看到便便,會這麼開心!」

為了照顧女兒,王振圍向任教學校申請育嬰假留職停薪。但陳俊儒卻因為在法律上並非肉肉的父親,無法申請育嬰休學,只得放棄碩士學業。收養肉肉2年多以來,這「實質雙親、法律單親」問題,無時無刻困擾著兩人:他們得在女兒就醫、開戶或辦理育兒津貼時,耗費大量時間,向困惑的行政人員解釋艱澀的法條。

「沒有人搞得懂為什麼同志已經可以結婚了,卻不能共同收養小孩,」王振圍苦笑著說,他得從櫃台行員溝通到主管,再請對方詢問銀行法務,耗上3個小時,才能幫肉肉辦好銀行帳戶。

因為在法律上並非肉肉的父親,無法申請育嬰休學,陳俊儒只得放棄碩士學業。(唐佐欣攝)

2021年4月,陳俊儒向高雄少年及家事法院聲請收養女兒「肉肉」。8個月過去,距離來年元旦只剩幾天,裁定結果卻杳無音訊,12月28日當天,性急的陳俊儒顧不得人還在學校上班,主動致電法院,請書記官查詢案件裁定結果。

「裁定書還在做,但是裁定的結果是『通過』,」電話另一頭,書記官說道。

一家人「被迫單親」的煎熬日子,就在這輕巧的「通過」2字中倏忽結束。

「另外兩個(申請收養的同志家庭)都被駁回,結果我們的裁定通過!嚇死了,這根本是個奇蹟啊!」回想得知消息的當下,陳俊儒仍難掩激動,而王振圍也笑著說:「真的沒有人相信(裁定通過),因為我們都預估要上訴到三審,甚至釋憲。」

不過,這個裁定結果只適用個案,無法成為通例。也就是說,遭遇相同困難的同志家庭,若不是繼續向法院提抗告,還是要等待法務部修法完備同性婚姻的收養法規。

「如果可以,我們不想當亞洲第一個」,王振圍和陳俊儒無奈表示,同志家庭雙親收養原本不應該這麼難。

「那就是為人父母的體驗吧!」

2022年春節,肉肉終於成了陳家法律身分認可的小孩。

「以前過年,我們就是自己回自己的家,」陳俊儒說,「有了小孩之後,我們決定輪流,去年除夕留在高雄、初一回屏東,今年就是除夕回屏東、初一去他(王振圍)高雄老家。而且我媽還翻出30、40年前的嬰兒床給肉肉睡,竟然還可以用!」

「我4個小孩都睡那一個嬰兒床啊,」談起肉肉過年回家的情景,陳媽媽笑得合不攏嘴,「肉肉嘴巴很甜,很會叫人,叫『阿祖』叫得很大聲,她阿祖就很開心。」

就寢時分將近,親子三人的臥室裡,陳俊儒一邊受訪,兩手一邊摺疊洗好的衣服。「小孩進來之後,我很明確地在生涯當中做了取捨,就是以小孩為主,放掉研究所、和一些專業成長。我覺得很重要,也很值得。我可以明確感覺到,跟她的關係很親密。」

王振圍(左)、陳俊儒與女兒肉肉。(唐佐欣攝)

「爸爸抱我飛!」今年3歲的肉肉向父親撒嬌,陳俊儒於是放下手邊工作,熟練地把毛巾塞進女兒的後衣領成為超人披風,再把她舉得高高,過程中還能不間斷地回答記者問題:「研究所時,我要一邊讀書、一邊工作、一邊育兒,後來想說算了,研究所有機會再重念就好……呼──呼──呼,是這樣嗎?」

「有了肉肉,生活變得很不一樣。從來沒想到會有一個人那麼需要我、依賴我、相信我。我愛她,她也愛我,好像跟她要融成一體的感覺。可是她慢慢地成長,又慢慢和你分開,那種感覺很微妙。」陳俊儒說,「那就是為人父母的體驗吧。」

世界走走原創文章/報導目錄(生成中)

  1. 長榮海運29年前另一樁海上意外
  2. 有刺客!一位幾乎改寫人類歷史的「愛爾蘭瘋女人」
  3. 為何歐洲男性政治人物打疫苗要拍半裸照?
  4. 南海不是中國的!從國境之南的曾母暗沙談起...「曾母」究竟是誰的媽媽?
  5. 血汗海灣:石油富國的「現代奴隸」
  6. 「壯陽神鳥」如何成為「外交工具」?
  7. 破碎的夢土:歐洲國家利用高科技工具監控難民
  8. 華府最有權勢的「Joe」除了Joe Biden,還有這位Joe Manchin
  9. 台灣新朋友索馬利蘭成中東富國戰略布局關鍵角色
  10. 你不知道的體育史》誰背叛了這群「國家之光」?
  11. 創設少子化大臣18年,大和民族卻越生越少!談談日本少子化政策失敗的幾個原因
  12. 美國中餐館用的「雜碎字體」有種族歧視?
  13. 正視台灣「總體歧視」的殘忍(上):當她們的子宮被放大檢視
  14. 正視台灣「總體歧視」的殘忍(下):在這座島成長的新二代、舊八代
  15. 是誰住在露營車裡:以車為家的「游牧人生」在台灣可行嗎?
  16. 藝術不再「打高空」:一座讓種植園勞工掙脫貧窮宿命的美術館
  17. 戰雲密布的海峽、危機四伏的運河,從兩段歷史看台灣的命運
  18. 摩登家庭:誰說婚姻一定要有「愛」?她們選擇和好友結婚去
  19. 推動雙語教育的台灣來看看瑞士的英語煩惱
  20. 半封城生活:防疫下的家庭關係挑戰,你準備好了嗎?
  21. 全國三級疫情警戒:恢復往常還有多久?模範國家給你開卷答案
  22. 居家防疫是種「特權」:那些無法WFH、被迫WAH、沒有家的人們
  23. 當無國界的病毒遇上有國界的疫苗──「疫苗民族主義」禍延台灣
  24. 我與新冠病毒共處一年半的經驗談:旅日台灣人的緊急事態日常
  25. 防疫生活「心」指南:新冠時代如何照顧精神健康?
  26. 台灣成中國「疫苗外交」戰場
  27. 台灣人的疫情時差報告:這一次,世界示範給我們看
  28. 疫情時差報告.紐約篇:封城之下,被圍困的關係與慾望
  29. 世紀爭論的由來:鳳梨可以放在披薩上嗎?
  30. 緬北血翡翠:漫長軍事獨裁下,底層人民只有這個卑微願望
  31. 你我打疫苗對抗傳染病,要感謝300年前一位拿兒女做試驗的勇敢女性
  32. 疫情職涯考驗:30歲,他在越南替台商跑業務,她在美國當飛行教練
  33. 拍A片伸張女權?瑞典導演艾莉卡・拉斯特的「女性主義A片」之路
  34. 又綠又台:德國下一位總理還是「她」?
  35. 萬物皆可「訂」:疫情拉抬的訂閱經濟來襲,你也剁手手了嗎?
  36. 毒品使用者可以「正常生活」?美國這位大學教授要你相信
  37. 80年前歷史慘劇讓立陶宛更捍衛自由
  38. 矽谷之祖,亦是矽谷之恥!諾貝爾天才的「失敗」人生啟示錄
  39. 疫情結束後,「辦公室生活」是上班族唯一選擇嗎?
  40. 能拯救世界的超級食物?全世界都在瘋海帶
  41. 中共建黨百年:出生註定階級命運,「社會主義」真相是不平等
  42. 疫情時差報告:走過沒有疫苗時的巴黎,與超佛系防疫的瑞典
  43. 疫情時差報告:他見證5%人口感染仍樂觀的阿曼,她從杜拜「逃亡」到放下恐慌
  44. 東京奧運為什麼不取消?其實決定權不在日本手上
  45. 東京的第三場奧運夢
  46. 跑道之上,誰是合乎標準的女人?
  47. 林月雲,第一位挑戰奧運的台灣女性跑者
  48. 呂頻:吳亦凡被刑事拘留,女權主義者應該慶祝嗎?
  49. 東京奧運閉幕,回顧7位女子選手的傳奇時刻
  50. 韓志瑛:我為什麼在南韓發起 #女性短髮運動
  51. 想像一個沒有金牌的全紅嬋
  52. 聖文森駐台大使柏安卓:我的結婚誓詞沒有「服從丈夫」這句話
  53. 從BBC紀錄片,看帝國夾縫中的阿富汗兩百年
  54. 塔利班再臨:女性重返黑暗年代
  55. 48年人生、42年戰爭:阿富汗女孩的悲傷綠眼睛
  56. 江懷哲:在《三島由紀夫vs東大全共鬪》裡,有台灣與日本的距離
  57. 被塔利班懸賞的阿富汗獨立女子樂團:「身體不是用來藏的」
  58. 新冠肺炎教我的民主第一課:疫苗公共化
  59. 一個穆斯林認識的阿富汗,它的食物、藝術與愛(一)
  60. 一個穆斯林認識的阿富汗,它的食物、藝術與愛(二)
  61. 舉報墮胎有錢拿、Uber司機也受罰?德州墮胎法案上路一週記
  62. 閻紀宇:天荒地變二十年,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
  63. 一個穆斯林認識的阿富汗,它的食物、藝術與愛(三)
  64. 內褲裡的革命:月事史
  65. 大屠殺後27年,這個長在傷口上的新國家,接納了阿富汗的女孩
  66. 俗女養成,三十而已:假如陳嘉玲遇到王漫妮
  67. 終於要下班的梅克爾:從東德女孩到自由老媽的16年
  68. 何韻詩的舞台,在親愛的黑色裡看見光
  69. 「長太醜」也能辱華?Awkwafina挨罵的1000個理由
  70. 來自北京的她,讓台灣與斯洛伐克彼此看見
  71. 「子宮是每個人都待過的地方」:她在大學開了一門月經課
  72. 手榴彈與性感內衣:在矛盾與創傷中面對自我的「獨眼女俠」
  73. 波士頓會有台裔女市長嗎?不做模範少數的 Michelle Wu
  74. 她單身、借精、生子,然後拍了這部紀錄片|影展走走
  75. 逃離喬治亞:當LGBT被捕獵,她們以身犯險|影展走走
  76. 凍卵同路人| 影展走走
  77. 紀念陳柔縉:十一本書,她用「小寫歷史」復刻時代舞台
  78. 他跨性為男人,卻懷孕生產。他是爸爸,還是媽媽?|影展走走
  79. 當她們在場、採訪、直播,並從賤民階層身份中解放 | 影展走走
  80. 香港最後的舞台上:花旦、天后、梅艷芳
  81. 誰是那個壞女友?一顆腎引發的創作、種族和階層爭議
  82. 身體、記憶與愛的人生觀賞集:文潔華的女身書寫
  83. 彭帥,一則殘破的發聲所得到的共鳴
  84. 美女社會學家臥底富豪夜店:階層流動通道裡,女孩如何成為貨幣
  85. 吳媛媛專欄:「媽媽去哪了?」瑞典媒體上的性別意象
  86. 三毛離開三十年後,她寫出屬於自己的撒哈拉故事
  87. 時光倒流500年,我們會看到一個這樣的伊斯蘭與明朝| 展覽走走
  88. 那一年的香港,虧欠了那些少年
  89. 在市政廳餵母奶教我的事:台裔波士頓市長吳弭就職演說
  90. 康庭瑜:愛上女性主義者?我老公的三種生存策略
  91. 性別觀念進步了,倒退還會遠嗎?中國式流行文化悖論
  92. 她是阿富汗首位女性副議長,在塔利班的死亡威脅中流亡
  93. 賈選凝:羅卓瑤的影像裡,住著唐君毅的靈魂
  94. 這個世界與白靈和解了嗎?
  95. 江昺崙:你愛的人置你於死地——從女傭浮生錄到高嘉瑜被虐
  96. 走走專訪|阮鳳儀:我是這樣成為《美國女孩》
  97. 如何對抗國家機器的「凌遲」?2021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親身示範
  98. 2021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菲律賓記者蕾莎演講詞全文:「為了追求真相,你願意做什麼樣的犧牲?」
  99. 影評:她講了一個如此平常的故事,平常到每個人都看見了自己
  100. 女性賦權時代的反英雄:從「女版賈伯斯」到「矽谷女巫」?
  101. 一個異男女性主義者的婚姻自白
  102. 華燈初上後,她們能走出圍繞男性的瘋狂與互害嗎?
  103. 林曼麗與〈甘露水〉:我從來不敢想像她真的會現身
  104. 那是我的人生,不是你寫的爛戲:華燈幕後從業者自述(上)
  105. 下海?上岸?她們的歸處在夜裡:華燈幕後從業者自述(下)
  106. 你也有瘦身成功優越症嗎?為什麼勸人減肥是種暴力
  107. Chai Tea怎麼煮?從茶土到茶金的印度故事|世界吃吃
  108. 藏人作家唯色:我在自己的故鄉流亡,不願寫無關痛癢的事
  109. 謝孟穎專欄:我在台北有房子,但我不想生孩子
  110. 今年除夕,他和他帶著女兒一起回老家

本文原刊於《世界走走》。《世界走走》是一家新起步的、希望做成具有性別意識的國際新聞電子報,冀以跳脫二元的嶄新視角,詮釋各地的迷人故事🌎

路遙遠,我們一起走👣

訂閱世界走走電子報

世界走走 Facebook

世界走走 Instagram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09 | 謝孟穎專欄:我在台北有房子,但我不想生孩子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