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Chaos

Expecting Chaos, Experiencing Chaos, Surviving Chaos.

再谈哈伯格税:公有制的前提与边界

首先谢谢飞行兔在《哈伯格税:地球真相,人类之光》的回应。飞行兔针对我的文章逐条回复谈了五点:

  • 哈伯格税是人类第一次摆脱邪恶的机会
  • 哈伯格税,聪明且善良
  • 私有产权在任何一本哲学政治学教科书里都不是自然状态
  • 关于外部性
  • 哈伯格税 + UBI:地球真相,人类之光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样的讨论有些发散。我在《哈伯格税是一种愚蠢邪恶而无用的产物》中谈到的四点:邪恶,愚蠢,私有产权,外部性,其实是从四个角度来考量哈伯格税:

  • 第一点谈的是,市场应不应该覆盖我们生活的所有方面?或者说,Glen Weyl梦想的MarketTopia,万事万物可交易,是不是可取?
  • 第二点谈的是,在MarketTopia下,人类不是持有财产,而是持有货币,如何保证货币的中立性,如何保证市场不会被操纵价格?
  • 第三点谈的是,哈伯格税的思想源头是公有制,而飞行兔对哈伯格合法性的论述是基于保护费逻辑的,我要缴税给社会,以免全社会掠夺我的财产。这显然是极为恐怖的;
  • 第四点谈的是外部性,也就是富人占有财产,是不是对全社会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这四个话题每一个都可以展开讨论,尤其是1和2,我认为是哈伯格税+UBI信奉者需要考虑的问题,针对上述四点,飞行兔的回帖并没有让我信服,甚至有一些矛盾的表述,比如说,飞行兔认为“根本市场”优于永久所有权市场,但他在回答飞机杯问题的时候又提出小男孩可以把飞机杯藏起来,也就是蓄意退出和对抗市场。这是完全自相矛盾的。一个市场不能激励用户主动参与,而是由于用户“没有办法”藏起来财产,因此不得不参与,这和经济学的激励原则完全违背。而激励原则是经济学的最根本假设之一。

再比如说,飞行兔在回答UBI是0,还是首价/人数时说:

在一个接近完全平滑、无摩擦的社会里,几乎没有交换发生,所以周转率趋近于 0,哈伯格税率趋近于 0,哈伯格税的结算周期趋近无限长,UBI 也趋近于 0 。

这显然是错误的,因为哈伯格税是持有税,而不是交易税。即便没有交易发生,财产持有者依然要缴税。因为飞行兔的回帖并没有让我信服,此处我也不再逐一回应,以免讨论更加发散。

我们讨论任何问题,都需要抽象的认识到这件事情的本质。演绎法推理是一层一层本质堆叠起来的。飞行兔文章的本质,是基于劫富济贫思想论证哈伯格税+UBI的合理性,这已经极大的偏离了对哈伯格税和UBI的讨论。为了论证劫富济贫的合理性,他进一步论证了保护费的合理性,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比如说,就其本质而言,市场是一种基于自由交易分配稀缺资源的制度安排。这种制度建立在对产权的确权之上,产权第一,交易第二,若没有对权利的制度性保护,也就无从交易。社会就会变成白吃白拿的自然法则,人性中的恶会被极大的释放出来。

再比如说,就其本质而言,哈伯格税+UBI是一种公有制下的收入再分配安排。所谓激进市场,本质上是对交易品的所有权切分;所谓哈伯格税,就是把切分出来的所有权和收益权公有化;所谓UBI,就是把公有化的收益分配给全体社群成员。

这个逻辑并不一定不可行,打个粗俗的比方,这就像人类一次只能跟一个异性交配,但依然可以有群婚制一样。如前所述,人类最私有的产权就是身体,我们设想Matters搞了一个子品牌,叫”大和谐“(Matters.Sex),在matters.sex里面所有人都要给自己标价,并为价格支付哈伯格税,假如我给自己标价10000 likes,那么任何付得起10000 likes的人都可以跟我睡,假定哈伯格税率为30%,那么我每天需要支付3000 likes来确保自己的定价,最后这些Likes再次通过UBI分给全体社群成员。这就是一个标准的哈伯格+UBI加持下的群婚制。这个制度完全可以运转的很好。社会会有不公平存在,比如也许 @張潔平 有很多很多的 likes,过着开心的生活;@不明飞行兔 没有likes,但是依然可以攒够了UBI之后去跟心爱的人一度春宵。通过开放关系,所有人的福利都比一夫一妻制下得到了巨大的改善,毕竟,我们人类是一夫一妻多情制动物。

如果您觉得上述群婚制的伟大构想让您看起来不舒服,那就把”身体“换成”思想“,把”跟我睡“换成”阅读我的文章“,这就是一个知识共享社区,从matters.sex变成了matters.news。

当我们把matters.news换成matters.sex的时候,我们不难理解,对公有制来说,重要的不是定价,而是边界。私有制基于群己之分,节定财产边界之后通过交易来实现资源分配。公有制要把财产边界从个人扩大到社群,那么社群的边界至关重要。假如matters.sex里面都是聪明可爱的少女,那我把自己的定价标在0,夜夜接客精尽人亡也没关系;假如matters.sex里面都是彪形大汉……对不起我进错社群了……

今天的matters.news也是一样,没有有趣的事情,我就连话也懒得说,禁欲系。

公有制在历史上存在,现在也依然存在,典型的代表就是家族制。我们的父母,我们的叔叔大爷,三姑六婆,由于他们跟我们有亲缘联系,因此,在家族内部不能完全遵循交易原则,群己权界变得模糊,被亲情柔化。血缘关系是一种我们无法选择的原生社群,我认为,哈伯格税+UBI制度如果想要推行的话,可行的方向是在互联网社群内部,在考虑交易成本的前提下,知识社群可能是一个比较有趣的选择,尽管如此,依然很可能会出现网红出走的窘境。

大致如上,忽然懒得再细说,就这样吧。



哈伯格税:地球真相,人类之光

真正的私有制!深度探究哈伯格税

哈伯格税是一种愚蠢邪恶而无用的产物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