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猫哥

你猫哥,计划单列哥,享受副叔级待遇。

去你X的集体荣誉感,敢情死的不是你

1

我中学时有个同学,经常跟我讲他上一所学校的班级有多少学霸,干过多少牛逼事,取得过多少耀眼的成绩。他讲述这些的时候,神态里颇为自豪。

这位同学成绩并不好。所以,每次听他如此这般追忆,我心里总是暗暗地想:这些和你有什么关系呢?但他人很好,对我也不错,所以我也不好意思真的把这话说出口。

他的这些讲述让我渐渐明白,他夸耀自己曾经隶属的集体,其实只是想论述“那个集体很厉害——我曾经属于那个集体——所以我也很厉害”。

我于是知道,人之所以会产生集体荣誉感,其实是为了肯定自己。

可是事实上,“集体牛逼”和“个体牛逼”之间,没有任何必然联系。

(↑这个道理很简单,滥竽充数的故事都知道吧?)

况且,真正牛逼的人,单是以自己取得的成就为荣就够了,不需要借助集体的力量证明自己。

2

我上中学时还有一句话特别流行:XXX(指自己学校)是一个我们自己怎么骂都可以、但别人骂一句都不行的地方。

无论好学校、差学校、尖子生班、普通班,几乎都流行这套话语。

这样看来,并不光是优秀的集体可以拥有集体荣誉感,而是,是个集体就能让人产生集体荣誉感。

与此同时的另一个事实是:在优等生班,这种氛围往往淡漠一些。不信你想想,是不是听过老师抱怨“尖子班学生都自私,光知道学习不热爱集体活动”这种话?

因为弱者和无能的人更酷爱从集体中获取力量,牛逼的人自己就可以给自己足够的力量,不需要借助集体。

比如李荣浩,人家自己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要啥集体的力量?

3

无能者需要从集体中获取力量,而集体也需要更多人加入它、认可它、保护它。集体总是向个体强调:没有了集体你什么都不是。但事实是,人没了集体依然是人,而集体没了人,才什么都不是。

所谓集体荣誉感,就是无能的个体和外强中干的集体各取所需的一场合谋。

4

而由于合作双方从一开始就各怀目的,这种合谋往往拥有极容易失控的力量。

前两天北京交通大学发生了一起火灾。媒体把这件事在网上报道时,很多北交大的学生呈现出一种极其怪异的精神状态——他们并不关心火灾的严重程度,媒体说“死了三个学生”他们第一反应是“媒体造谣”,还有人第一时间写诗歌颂学校,试图扭转因火灾事件给学校造成的负面形象。

北交大学生微博截图

这种事并不是孤例。去年6月20日,中央财经大学校园里发生一起持刀杀人案。事件爆发后,学生的第一反应是“要维护学校的声誉”,在微博上齐齐刷起了“中央财经大学今年刚装了空调,欢迎全国学生报考”的消息。

事发时微博现场之一
事发时微博现场之二

你想象一下:如果类似的事发生在北洋政府期间,估计全校学生早就一拥而上抗议校方不能保护学生的人身安全了。结果现在???

从今天算起,还有不到半年,就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纪念日了。一百年过去了,大学生竟然从当初的热血青年,退化成如今颟顸愚钝、视学校荣誉高于人性和基本是非观的这么个奇异物种。

5

我看着那帮大学生振振有词的发言,心情十分复杂。北交大和中央财经都是不错的学校,全国能考进去的百不足一。可惜成绩这么好的学生,还是一群无能之辈,只能从集体荣誉感中获得对自身的肯定。他们搁四十年前就是满大街打砸抢的造反派,搁十年后就是在朋友圈里成天转发公司业绩👍👍👍的中年油腻员工,五十年后就是一脸虔诚买各种骗子保健品的老头老太太。

这一点都不夸张。他们的命运,在他们决心罔顾事实维护学校荣誉感的那天就已经写定了。他们无法从自己的内心获得力量,只能靠服从集体的意志活下去。无论这个集体是好是坏,反正他们只是需要一个集体。集体可以给他们美好的幻觉,让他们觉得安全、强大、充满希望。

大概只有财经大学的刀尖和北交大的火焰降临他们身上的时候,他们才能明白,集体荣誉感算个啥?敢情死的不是你。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