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陽

推理迷,出版人。

【推理小說.台灣】冷言《輻射人》

私底下曾跟朋友說過,在「冷言」這個筆名之下,隱藏著一位冷面笑匠。

圖片來源:鏡文學網站

我與冷言年紀相仿,也認識十多年了,他的個性與小說文字顯露的十分一致:認真的耍冷、執著的堅持卻又不斷求新求變。從最近一部長篇作品《輻射人》便可得到應證。

從刊載在《推理》雜誌188期(2000年六月號)的〈偷臉〉開始,冷言就是本格解謎的忠實信奉者與實踐者,自不可能的犯罪逐步打磨出結局的意外性,再慢慢添進新穎的知識題材、投入社會寫實的關注,不變的風趣幽默與懸疑不可解的怪奇氛圍幾乎貫串了所有作品,尤其後者頗具島田莊司風格。

圖片說明:《推理》雜誌188期

「死人怎麼可能自己報案!」

「會不會是……因為死者含冤而死,所以靈魂出竅化為實體來告訴我。」

「你怎麼沒有順便問他是被誰殺的!」

「對啊,早知道我就問了。」

「問你的頭啦!」


這是一件乍聽之下令人毛骨悚然的命案,一名男子來派出所報案,說看到前面巷子有人在路燈旁上吊死亡……然而在短短不到一分鐘內,報案男子便失蹤了,值班員警疑惑之餘前往路燈下探查,赫然發現一具上吊的屍體──死者居然還是報案的那名男子!?


剛調職到派出所的女警梁羽冰,自告奮勇企圖將這起離奇的案件解決,卻陷入了瓶頸……於是她找上曾解決數起難解案件的國中同學,目前是高醫牙科部的主治醫師葉正華。當兩人開始深入調查眷村所有居民時,竟牽扯出與核三廠的另一起命案有關?他們該如何從街頭巷尾的八卦流言,抽絲剝繭找出真正的犯人?


圖片來源:尖端出版

出道十五年後發表的《輻射人》,多了一份成熟老練,耐得住性子堆疊人物的情感與情節的鋪陳,而不只是把重心全放在謎團詭計上。這是推理小說大潮流的改變,從理性邏輯至上轉移到利用「推理」這項工具或是武器突破表象挖掘內裡。對我來說,兩種路線並無優劣之分也非壁壘分明,但的確與閱讀世代的接受與好奇度有關,因此需要寫作者細細思索、在不同創作時期找到新的突破點,這是作家的使命與宿命。

因此,在我看來,《輻射人》就是一部找到平衡的作品,既呈現自我獨特的風格,又能精進地說好一個引人入勝的故事。


Readmoo電子書《輻射人》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