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潜水教练olivier

毕业于985计算机硕士,30岁后放下国内的所有,追求自由的新人生,思想于04年翻墙,肉身在18年才跟上了思想的步伐。在菲律宾教授自由潜,目前独居在malapascua岛。 希望通过分享我自身在自我流放中的感悟,带给他人更多的思考。 所有未注明出处的文章均为原创,谢绝私自转载。

珀斯日记第八十八日:残忍的课题分离,却透露出了生命的本质

如果说个体心理学带给我最大的成长,除了让我充分了解到勇气在人生中对追求幸福的关键作用外。另一个核心理论基础,就是课题分离了,很残忍,却是现实。

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的认知付出代价,因为只有亲身经历过痛,才有机会过得成长。

替他人做出的决定,强行要他人执行的方式,最后收到的只有埋怨以及渐行渐远。

无论是对父母,对子女,还是对配偶,甚至是对朋友,对下级。如果我们不能早点悟出这个生命的本质问题,在将来的人生中。会受困于反反复复的抉择问题中,不能获得脚踏实地的成长。


传统的禁锢式思想文化传统,给了大多数没有勇气做出选择的人以逃避的借口,但生活的是否幸福,即使他们心中清楚,也不会轻易向外人泄露。因为,对他们来说,只要伪装的幸福,就足以获得碾压他人的优越感。 父母需要为他们的认知付出代价,我们无法左右,如若在后期的生活中发现与配偶的三观差距如此之大,也只能含泪告别,对一个成人已经形成的三观,我们无力改变,我们能做的只有用自己的言行一致去影响。对子女,我们能做的也只有做好一个榜样,而非言行不一的教育,对子女越是控制,最后收获的越是分离。


我认为在真正学会以及实践人生的课题分离之前,年轻夫妇是不适于为人父母的,当然很多我们的父母依旧没有学会。而我们也更加无从学起。




课题分离的学科看似非常残忍,但自然界中生命的相处规则本就是残忍的,我们改变不了规则,就只有顺应,对他人的真正关怀一定是在认识清楚这个残忍规则以后的升华,只有这个时候,才适合于为人父母,教育后代。纵观我过去三十多年的人生,课题分离给了我最多的成长基础,让我免于焦虑,也对世事的发展变化更加的坦然面对。


我们往往给自己身上揽下太多无能为力的责任,却也制约了自身的发展。我不求这篇分享可以获得很多人的共鸣,因为我相信共鸣者一定寥寥,但我依旧需要将它写出来,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


只有每个人都成长为人格独立,生活幸福的人,我们这个社会才有希望,因为只有人格独立的人才真正有余力去帮助他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