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潜水教练olivier

毕业于985计算机硕士,30岁后放下国内的所有,追求自由的新人生,思想于04年翻墙,肉身在18年才跟上了思想的步伐。在菲律宾教授自由潜,目前独居在malapascua岛。 希望通过分享我自身在自我流放中的感悟,带给他人更多的思考。 所有未注明出处的文章均为原创,谢绝私自转载。

珀斯日记第七十八日:社会需要不一样的声音

 (編輯過)
终于还是被删文,只用了半个小时不到。

分享文章三年了,六天前的文章可能是我第一次被自己的订阅者朋友举报遭删除的情况。


发自内心的讲,凄凉于这一天终于到来,却又在意料之内,


三年来我分享文章,从未接过广告,也从未以消费社会热点的方式骗取点击,没有想过一次牟利,那不是我的初衷。




我还记得三年前刚开始写文章的时候,订阅号上的朋友告诉我,其他人的文章都在营销,只有我在用心写文字,在我还不够坚定自己的时候,给了我许多鼓舞的力量。


我早就认识到自己的方式永不会聚集大量的订阅者朋友,因为和我三观基几近的朋友,都是这个社会的幸存者,和我有一样想法的人,有些人选择了自我了断,我身边就有这样的血淋淋的例子存在,更多的人埋没在主流的三观洪流中,上下沉浮,找不到出头之日。




这些,也都是我曾经的体会,我全部都经历过,只是在建立了自信的过程中,我学会了自我鼓励,找到了自我激励的方式,慢慢又聚集起重新开始的勇气,冲出了所有的枷锁,找到了自己的生存方式,以及与这个世界的连接方式。




我曾经管理自己的社群,学会与不同观点的人相处,相互学习,但我也渐渐发现,并不是每个人都想要从别人那里学习,更多的恶语相向也让我感到很累,于是我开始倾向于让自己的世界更多一些三观接近的朋友,不一定每天嘘寒问暖,只要知道还有相同的人存在,就会有一种内心的暖意。


我曾经也有疑惑,因为我坚定的认为,社会需要不同的声音,但我又慢慢开始想要选择周围的人文环境,是否存在表里不一。





但我也渐渐想通了,社会需要不同的声音,是因为社会环境(政府)是管理者,它的行政命令,要命令每个人都去执行,所以需要更加智能的自我平衡机制,尽可能去平衡在它管理下每个人的生存状态以及生活意愿。


而我们作为个体,如果有意愿可以从不同的人那里学习到不同的思考方式,但没有必要一定让自己置身于嘈杂、错综复杂的环境中,自添烦恼,毕竟大龄却心理年龄幼稚也大有人在,你不去招惹他们,他们也会主动招惹你,甩也甩不掉,带来很多生活上的烦恼。




如果我们是上帝,想要改变每一个人,也许应该尽可能创造机会,改变每一个你遇到的人,内心足够坚定,大可以这样做的。


周研讨第三十八期,理想主义


尽管我认为自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也在过去两年的生活中慢慢改变了想法,想要花更多的时间尝试去改变三观尚未形成的青年甚至小朋友,而不是去做更多的无力功。


最近这段时间因为东哥的视频开始关注我的朋友蛮多的,但也并不是关注我、了解我很久的朋友,看着我成长到今天,如果在慢慢关注中,发现三观不同的地方,大可悄悄离开,没有必要做出极端的行为。




这个社会需要不同的声音,因为你永不会知道什么时候你的声音也变成了非主流,属于被扼杀的对象,留下那些意愿为少数人群发声的人群也是在为自己留下潜在的支持者。


我并不特别指代我,而是针对所有的非主流声音。道不同不相为谋,但也就轻轻离开就好,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这个社会又回到了流行举报的年代,曾经那个在我们看来如此遥远的时代竟又悄悄出现在身边。


对它的抵制需要我们每个人的努力,如果有一天我的公众号被彻底封存,那也许就是它寿终正寝的时候,我早有心理觉悟,但违心写一些不痛不痒的话,我认为并不是我的初衷。




我甚至更认为,当下的社会风气,也与有能量有发言权的博主不为大众说话息息相关,这本是一个拿到发言机会的大V应有的责任,当然我们也不应该去要求别人做飞蛾扑火的事情,毕竟,严于律己宽于待人。


如果和我三观一致的朋友,可以早点转移到我的其他平台,油管,或者matters。


'自由潜水教练olivier',会是我在所有平台的IP。




我人在澳洲perth,只要肉身不被消灭,我就只会说自己想说的话。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