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潜水教练olivier

毕业于985计算机硕士,30岁后放下国内的所有,追求自由的新人生,思想于04年翻墙,肉身在18年才跟上了思想的步伐。在菲律宾教授自由潜,目前独居在malapascua岛。 希望通过分享我自身在自我流放中的感悟,带给他人更多的思考。 所有未注明出处的文章均为原创,谢绝私自转载。

我眼中不同文化下的'外国人'和我们的差异​

记得前两天有个朋友问我:O教,国外的人喜欢被拍马屁么?这让我的思绪飞快闪回了我第一次接触外国人的场景。

朋友之所以愿意问我这个问题,应该也是相信我自身三观下的观察吧。


我第一次接触的外国人应该是吉尔吉斯斯坦人,那个时候我在吉尔吉斯斯坦出差,生活了一年的时间。


在那一年的时间,和我同期出差的同事几乎都在住宿、饭店、办公地点三点一线的生活,而我总是不能喜欢按部就班的生活,于是我给自己增加了一个游泳池的点,但就是这个点的存在,以及坐公车出行的线,给了我更多的社交集会,我也认识了更多的当地人。


那个时候我对这个'贫穷国家的人'并没有太多的感触,一切都是新奇,我也没有去揣测、思考另外一种文化下生活中的人们的思想的习惯。


在我看来这个人均1000多工资水平国家的人生活的很开心、幸福,尽管物质并不丰富,大多都是国内的产品,但是发自内心的洋溢着的笑容无法被人忽视,我还记得那里的饭店几乎都有一个disco的大厅,我有一次吃饭就被一个当地的大妈拉进了舞池,只因为我们的眼神有过友善的对视,这种热情是我对国外文化的第一次深层次的感触。


在那以后我开始思考:收入的高低是否可以影响一个人的生活幸福度,这是我第一次对自己追逐物质生活的人生目标开始了质疑,五个月后,我提出了回国、离职。


我想物质匮乏的人依旧可以找寻到真正的幸福开心和快乐,为什么我不可以。




回国后,在深圳呆了很久,办了多次往返港澳的通行证,也是我第一次帮助亲人去香港代购药品,我拿着亲人给的药品单,就冲进了一间药房,基于对港人的信任,我甚至没有仔细比对药房的价格和TB上的价格,亲人也没有给我任何价格的参考,付钱的时候,店员们故技重施的用障眼法转移了我的注意力,让我没有去看账单就用信用卡结了账,完了我才发现居然付了3000多港币,有些药物甚至报出了五倍的价格。




傻眼的我选择了报警,但警察对这种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行为也无可奈何,告诉我这已经是一家专坑大陆人的常客了,那个时候这笔巨款的损失,我是无法接受的,自那以后连续的五天,我每天都在下午五点下班后从深圳坂田往返香港的这家药房讨说法,最后 ,警察建议我投诉到海关,我去做了笔录,让我回去等通知,就这样不了了之。


这是我对不相熟人士,发自内心信任的第一次破产,曾经让我一度产生对陌生人的信任危机。


好在我的本质对人还是真诚的,这种质疑并没有持续太久,我又回到了我的本性。





我还去过日本旅游了两周,但这是旅游的心态,并没有和当地人有产生多的交集,但我见识到了一个富裕国家有可能的文明程度,这是这也是我第一次来到发达国家,但在后续与日本朋友的接触中,我也开始了解到这种外表上井井有条秩序下的文明对一个人身心自由有可能造成的伤害,所以很多向往自由的日本人纷纷来到了菲律宾。


对自由的向往,对另外一种技能的渴望,促使我来到了菲律宾,第一次以一种生活的心态安定在当地,去体会当地人的文化、生活方式以及待人接物的,不得不说对我是一个巨大的冲击。




每句话都是以sir结尾,每一个问题都会被热情解答,每一个需求都会被认真对待,是我第一次体会到人与人之间以相互尊重的方式彼此对待的生活方式。


我对人的真诚,也很快就融入了当地的一个家庭。我是如何融进菲律宾当地家庭的




对这种自由生活的喜爱,我曾经欣喜到租了一片土地,申请了当地的建房许可,想要留下做民宿了,忘记了我曾经的移民加拿大的梦想。


经历过这一切后,我现在的心态已经变得对任何人、事、物都不再像从前那样爱就疯狂爱,恨就极端恨了。变得更加平淡,因为我开始学习到,任何事物都是在不断地转变过程中的。


真正在菲律宾长时间久居下来,我也渐渐看到了菲律宾人一些行为后的真正动机,以及一个宗教国家影响下的反面作用。


菲律宾人的收入低,会认为所有的外国人都很有钱,这会让你非自主的吸引到很多不良动机接近你的人群,这让我想到了,为什么美女总会被渣男环绕,富豪总与拜金女纠缠。


当你以更加理智、更加冷静地去思考这些因果,一切都水落石出。





我还记得一次坐在宿务的出租车上,和出租司机的袒露心扉,也让出租司机对我道出了实情:菲律宾人会和你成为很好的朋友,只有当他们知道你也没有钱的时候。


菲律宾人以他的热情好客世界闻名,也有很多欧美等国家不能融入本地社会的人群来到这里,当然也有很多向往乡村自由、又想要找寻低物质消费的人群来到这里,所以在菲律宾很容易遇到人格、人品完全相反的两类人群。


在缺少思考的初期,我甚至一度以自己交到如此多的外国朋友而'骄傲',但相处久了,我又开始了思考。




人与人之间的真正区别到底在哪里,文化的不同、语言的不同、国籍的不同、爱好的不同,真的是我们之间真正的区别么。


我们这些不同国籍的人,私下交流中,真正欣赏的一些人的品质又是如此的相似,比如一个人的真诚、友善、坚毅、勇敢,慷慨、智慧、自律,一个不入流的外国朋友,又无论在什么样的集体都是难以融入:自私自利、懦弱、不守承诺、出尔反尔、反复无常、信口开河。


而大多数的人群又具有相似的特点:懦弱、没有主见、摇摆不定、懒散。


我突然发现,原来定义一个人,不能以国籍、文化背景、语言来区分,人的优秀品质是相通的,人与人的弱点也是相同的。


我们会因为一个人的人格魅力而欣赏他,因为一个人的智慧、处事态度而尊敬他。




没有错,一个有钱的人,一个相貌姣好的人会因为这些外在的东西得到一些人推崇,但这些疯狂追逐外在的人,在平日里并不是一个焕发着人格魅力的人,这样的人其实到处都有。


回到前言中的问题,国外有人会喜欢被拍马屁么,当然,哪里都会有,这取决于一个人的文化素养、思想水平,甚至这样的人在哪里都将是绝大多数,因为如果思想水平的分布就像是一个金字塔,每个人都成长在思想成熟的路上,思维水平越高的人,比例将会越低。


在我看来,国人和外国人更大的差距是在世界观看法的比例上,是在对共同认可的价值观、人生观的比例上,这有着非常显著的区别。




但一个人最后能取得多大的物质财富,人生的幸福度的衡量又会取决于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之间的互相影响和作用。


我推崇阿德勒的个体心理学,因为我在这个理论的指导下,渐渐获得了曾经未曾幻想过的成长,脱离亲情关系、关注自身成长的身心自由环境,我想更有利于一个人找到真正的人生目标。


人,现在我看来,已经没有了国籍的差距,很多问题,我会归结于人性的弱点,更多的成功人士,我可以从他们身上找到共通的一些特点,补充到自己的学习中。





环境就像土壤,不同的土壤有肥沃的不同,但即使是相通的土壤,也会成长出不同的植被、结出不同的果子。


但寒冷、贫瘠的土地,是无论如何也生长不不出汁水丰满的热带水果的,戈壁滩,也只有仙人掌才能生存,但我们不能说撒在戈壁滩的榴莲种子有错,谁都没有错,倘若榴莲种子有腿可以选择,却不肯离开,就将是种子的错误。


阿德勒说,幸福是关于勇气的课题,我十分认可,几乎所有的问题,最后都可以归咎到勇气的选择上,是否有勇气重新开始,是否有勇气面对挫折,是否选择从挫折中选择成长。




人与人没有区别,所以外国人的阿德勒的思想可以被世界每个国家的人们推崇吧。


因为人,是相同的,也许智力水平、思考方式有所区别,但我们所欣赏的那些特质都会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更明确的指向对幸福的获得。


因为对自由的向往,对幸福的获得,应该是每个动物的追求吧,甚至不仅限于人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