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潜水教练olivier

毕业于985计算机硕士,30岁后放下国内的所有,追求自由的新人生,思想于04年翻墙,肉身在18年才跟上了思想的步伐。在菲律宾教授自由潜,目前独居在malapascua岛。 希望通过分享我自身在自我流放中的感悟,带给他人更多的思考。 所有未注明出处的文章均为原创,谢绝私自转载。

他们都不喜欢听真话,那我们还要不要说

很多时候,我们想说出内心的话,但想想下因此会给自己带来的困难,还是算了。于是渐渐的,我们习惯了沉默。

记得小时候,我们总是被教育:要诚实;不许说谎;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我想可能是因为大部分父母都还是有基本的是非对错的判断能力吧,知道这些基本的、正确的价值观。

更主要,也方便父母自身的管教孩子,否则,一个没有一句实话的孩子会把家长活活气死吧。


但随着我们长大,乃至于走上社会,这种幼年对我们的价值观教育仿佛渐渐缺席、乃至失踪不见了。


进入工作中,实事求是的人很难拼过虚报业绩的同事;诚实袒露自己家产品缺陷的销售,也很难拼过其他家“完美无缺”的竞品;甚至,太过踏实、不会甜言蜜语的男孩甚至追不到心意的女生,他们都被其他花言巧语的’男人‘追走了,追走以后是否应了当年的诺言,我们也不得而知,但至少看到他们是在一起了。


于是,仿佛我们的价值观开始扭曲了,到底小时候学的诚实、说真话更重要,还是追老婆、拼业绩,升职涨薪更重要,放眼望去,全是后者,我们也振振有词,要生存,只不过生存下来,变成了我们曾经讨厌的那个人,那这种生存的意义到底在哪里,究竟是内心更重要,还是锦衣玉食、别人羡慕的眼神更重要。


我们的传统文化也有许多,看似合理的‘哲理’在教育我们:枪打出头鸟,可是如果没有这个为了自己的理想、为了集体的生存权率先飞起,又有谁甘心成为第一只。当我们的传统文化,不再教育大家自扫门前雪的时候,猎人也自然无法从成群中的鸟中找到有效目标了吧。倘若真的有人不幸中枪,我们应该为ta立碑,才会鼓舞后来人。


所以,枪打出头鸟,到底是沉淀还是糟粕?


说真话,要接受的内心煎熬,以及因此带来的困难生活,我深有感触。甚至,我的工作过一家公司的顶头上司,亲口告诉我:"他的上级领导不喜欢我的业绩,让我也学别人稍微修改一下,免得会有麻烦。"

我知道我的上司欣赏我,但我还是拒绝了,如果需要这样才能工作下去,那也许这不是我应该继续待下去的单位,最后果然如我所愿。


实事求是的说真话,不随便为心仪的女生许下承诺,不会甜言蜜语的哄女孩,也让我这样的男生吃尽了口头。”为什么你就不能哄哄我?“

如果真的需要被哄、不能自我调节的女生,我想,也许可能也真的是不适合我吧。今天许了诺言,明天做不到,又会有什么麻烦,今天哄了你,哄进了婚姻,我要哄一辈子么。


所以,说真话,到底还适不适用当下的社会?


我们说真话,不是为了为自己刻意制造困境,我们的实事求是,其实是在为我们营造周边的世界,这是一种筛选。如果你细心观察,你会发现虚伪的人周围总是与一群虚伪的人环环萦绕,他们很难和诚实的人成为知心朋友。就像我自己的择友准则,如果被我看穿了虚伪,我一定会选择尽快的远离,最主要的倒不是担心被他们影响、被他们伤害,而是浪费了自己的时间和精力,不能专注于发现其他更值得的朋友。


也许发现同类的人很难,但不去努力发现和筛选,以及相互吸引,那就真的变成了不可能。


我们还有一句古语,看透不说透。这句话,我同意,但我想,脱离开上下文,只拿这句话出来说事,是欠妥的,如果一个和你八杆子打不着的陌生人,如果你们没有缘分,相互影响,自然就随他去好了。


我们很多人不喜欢听真话,但当这个人是枕边人、是父母、是上司,是亲朋好友的话,你需要说真话。如果对方是一个听不得真心话的人,我们需要培养他们听真话的坚强内心,需要给他们面对真实的机会,如果他们始终无法面对现实,我也认为,换个环境或许更合适。


在菲律宾生活了这么久,我发现,原来不喜欢听真话,是人性的缺陷,无关国籍,无关年龄,无关性别。如果一个人不喜欢听真话,那ta的内心一定停止成长很久了,我们已经很难去改变,他们的人生由他们自己买单。看透不说透,是可以的。


除非你硬着头皮想要影响身边的人,帮助他们的成长,这必然会为你带来很多麻烦,甚至敌人。



以我过去三十三年(扣去12年的年幼无知)说真话的过往来看,说真话真的很难,会为你带来无数生活中的挑战和困难,但我们却恰恰需要这些困难和挑战来磨砺自己对于信念的坚持,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宝剑锋从磨砺出。


这个过程是我们走向自我认可的必经之路,否则,在迷失了自我价值观坚持的过程中,也必然迷失了自己的人生方向。


乃至于,我们自身对于说真话的坚持,对于他人虚伪人格的判断也会深深影响我们的下一代。一个满口谎言的销售,就不要指望自己的孩子洁白无瑕了,他们会在你的一言一行中耳濡目染中长大。可以轻易判断出他人虚伪不诚实的父母培养下的孩子,尤其是女儿,也自然不会相信所谓的甜言蜜语,他们有自己其他的判断方式,帮助自己筛选可以共同成长的人生伴侣。


回望过去,我感激我每次说真话给我带来的困难,这一步一步的艰辛把我逼到了今天的地步,却也给足了我成长的空间,更让我对自己的信念无比坚定。


所以,说真话,并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我们自己内心的成长,如果你想要成为内心坚定无比的巨人,就不要介意那些听不得真话的旁人,你需要用这种方式筛选自己应该接触的人、筑建自己内心的坚强,抗衡全世界的虚假与不合理。


有一天,你会感激自己曾经的坚持,就像我一样。


我目前最大感触是:无论走到哪里,不喜欢听实话的人都是绝大多数。


但是说实话,可以帮助你自己的成长,就像宗萨仁波切说的,极度坦诚是自己的修行,可以获得超越的力量和勇气。


另外,说真话,可以帮助自己筛选出真正可以帮助你成长的朋友,只不过,这个数量太少太少,需要我们忍受长时间的孤独,才有机会遇到真正的朋友。

但是自我认可的过程,本身就是一场修行,一场孤独的成长之路。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