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潜水教练olivier

毕业于985计算机硕士,30岁后放下国内的所有,追求自由的新人生,思想于04年翻墙,肉身在18年才跟上了思想的步伐。在菲律宾教授自由潜,目前独居在malapascua岛。 希望通过分享我自身在自我流放中的感悟,带给他人更多的思考。 所有未注明出处的文章均为原创,谢绝私自转载。

虚伪,个人成长道路上的头号杀手

 (編輯過)
我个人对于'虚伪'是如此的深恶痛绝,以至于我几乎想要和任何有这种潜质的朋友断绝关系。相较于从前的不知缘由的讨厌,现在我开始基于自己的思考,形成理论、解释曾经的自己不知不觉中潜意识的形成,以及试着解释它与个人成长的关系。

对于虚伪的人讨厌,似乎我与生俱来,我不知道这种潜意识由何而来,要知道,我曾经也是一个试图通过外在表现,获得别人好感的孩子。


我认为,希望籍由通过表现,来证明自己的孩子往往会学会撒谎。

我知道,因为曾经的我就是这样的。


甚至我小时候还学会偷盗,偷母亲的钱,去上交老师,做拾金不昧的孩子,去商店买东西,去买任何自己想要的东西,或许这也是自己对任何想要的东西都要想尽办法获得的错误表达。


我记忆中非常深刻的一句话来自母亲,我跪在母亲面前:外面刮风下雨不知道,难道我钱包里有多少钱我还不知道么?


2000年,才初二的我,就已经对家中的百元大钞动手了,加上当时家中配了电脑,父母对打游戏的我已经无可奈何。


初三把我发配到了侯集中学继续学业,这一年远离原生家庭的我,学业没有获得什么突飞猛进,但是确确实实的戒掉了偷盗的坏习惯,也给我内心造成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我还记得每月回到县城家中的我,已经自卑到连走路都不知道如何摆手了,就像一根藤条一样直直的往前挪动。


如果让我回忆,生命中的第一次挑战,或许就是这次了,尽管我不知道它到底让我学会了什么,但是应该属于父母给我刻意制造的第一次人生困境,也许制造挫折并非他们本意,但我确实从中受益了。





但如果要我定义自己从前是一个虚伪的孩子,似乎又很难画上等号,因为父亲是如此的正直、诚实,以及实事求是,母亲似乎也不是一个虚伪的人,不会刻意炫耀自己不具备的东西。


所以我的原生家庭应该从未给我灌输这种为人处事的方式。


但我似乎又天生排斥这种类型的人,尽管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就是讨厌虚伪表达的表里不一。


经常读我文章的人,应该对我曾经提到那个77岁的阿姨记忆犹新,我曾经已经视她为自己的忘年交知己,因为自己的确从她那里学习到一些道理。


但有的时候我也会非常困惑,因为我发现有时候她胸有成竹告诉我的人生道理,根据我的观察,她是不具备的,比如她认为自己很耐心。但是我们的沟通中,她常常会因为我的一个单词的发音问题,对我非常不耐烦;或者对我连一些她认为非常简单的单词都不理解感到无法言语的失望,这让我非常困惑,这不像是我认识中一个对后辈关爱,或者她所表述中的自己。


我们关系的破裂应该是伴随着我曾经居住酒店的售出。因为在那之前我们的很多交流沟通,都是基于我打算在将来管理这家酒店的基础条件之上,但酒店真正转售以后,我发现她似乎对我们之间的话题分享完全不感兴趣了,我开始慢慢意识到,似乎我们从前的关系并不是建立在互相学习基础之上的,尽管有时候我也可以感受到她发自内心的欣赏,但似乎在那之后已经不复存在了。


事情的高潮来自于:我们在最初期的交流中,她曾经对我说"要格外注意你选择的朋友,因为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就代表你是什么样的人,而且朋友之前也会互相影响",对此我非常认可(当然随便给人贴标签是不对的,但我们不又是在无时不刻的通过一个人的言行举止来判断一个人么),也奠定了我对她'智慧'地位的认定,我回望自己从前的人生经历,包括我自身对于虚伪之人的深恶痛绝,似乎得到了她理论上的支撑。


但,我的吃惊来自于,我此前文章中提到的一个人T,仅仅通过我刚来到岛上两个月的接触就已经感受到她无处不在的虚伪人格了。在此后的时间里,我尽量避免和T的密切交往,因为表里不一的言行会让我非常不舒服,而且后续对T的了解中,也在不断印证自己的判断。


但最大的问题来自于,这个77岁阿姨和T的互动非常频繁,无论是Fb上还是线下。


这让我非常困惑,因为以我对这个阿姨的了解,她不可能判断不出T的虚伪本质,因为他们接触更久,甚至在她自己的口中表述,她也足够智慧去分辨真伪。


果然,我这样的人和虚伪的人就是水火不容的,虽然我没有想到,我会因此被T告上brgy。


我还记得我忍无可忍的把疑惑问向这个阿姨:为何她会和T距离这么近的时候,她说出了让我无比失望的话"olivier,我和所有的人都是朋友啊,和T是,和你也是,你们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在那一刹那,我几乎要将她对筛选朋友的话原封不动送给她了,但我觉得已经没有必要了,我默默退出了这段感情。


诚然,我是没有权力去质疑她人的交友原则和方式的,但就像她自己所说的,一样本质的人会更容易成为朋友。


而我竟然被蒙蔽了如此之久,在我回想我们的过往交流时。我突然之间发现,她几乎对我的生平无所不知,就像所有正在读我文章的读者们一样,我所有的经历都没有秘密,全部分享在公众号上。但,她满腹经纶的理论似乎都仅仅是道理的形式给我以指导,但她从没有以自身的经历来验证她的理解,甚至她从未向我承认过自己犯过任何过错,但其实据我能看到的,就知道她的亲情关系存在很大的危机了。




所以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才会对宗教中的理论相信,却又质疑信徒仅仅熟读教义的真正作用,说的出,和做得到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当然我认为,首先知道道理,是有助于纠偏个人的成长方向的,但是作为虚伪的人士,似乎最大的问题不在于知道理论,而在于真正践行,和面对真实自己的勇气。


这里引用一句话:


所有的療愈,從面對開始。


當一個人極度坦誠,他就已經無堅不摧。如果說,修行有什麼法門的話,那一定是真實。保持你對慾望、對情緒的真實,從這個真實出發,你才能獲得超越的力量與勇氣。


        ———— 心靈大師宗薩仁波切


综合自己的亲身经历,我想虚伪的品质,是制约一个人成长最大的杀手,言行合一是帮助我们不断克服自身缺陷,一步一个台阶,越登越高的基础。


如果我们知道了一个道理,却做不到,那么似乎我们人生的成长轨迹就会卡在这个人格缺陷上,无法前进。


而虚伪就是这个成长停滞的助推剂,她会包裹我们的懦弱,通过自己对这个道理的熟知,进入错误的、由自卑情结导致的寻求优越感的反向补偿区间,离真正解决问题的道路越来越远,将人生的高度永远卡在了这个关键节点上。


与虚伪相对立的就是言行合一,即使你不知道道理,但是面对真实的自己,知道自己的缺点,在努力克服自己缺点的道路上,最终获得更有价值、更有意义、在实践中获得的理论。


然后一个一个缺点的克服,最后在人生的台阶上越爬越高。所以我认为,对人生道理的掌握,和年龄没有直接的关系。反而,有时候人们由于年龄的增长,为了捍卫自己曾经的岁月没有虚度,还会变成以年龄来审判他人的倚老卖老,这就又进入另一种以优越感来掩盖自卑的反向补偿区间了。


所以,虚伪,在我看来是个人持续获得成长的杀手,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克服虚伪所需要的勇气和代价会越来越高,因为这需要你承认自己在过去很多年里都没有获得成长。


或许,在我们开始为自己的虚伪伪装、辩护的那一刻,我们的人生就已经停止成长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