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rpion@scorp_matters
92追蹤者41追蹤中

一些思考 | 答疫情期间,我来和大家分享我的困惑,欢迎讨论

Scorpion
回覆
阿芢@caiwei

是的,其实大部分沟通都是无效沟通。我就感觉自己在说话的当时并不了解自己真实需求,而是在对话当中寻找到自己真正的想法。对我来说,产生质变的关键是越来越了解自己,跟自己和解,在这之后,才有能力去意识到甚至部分改变我与他人相处中遇到的“鬼打墙”。与人相处是大学问,理论也就是理论而已,也许要做到就是得身经百战吧

Scorpion

其实我有一篇在写的文章,但是总觉涉及很多隐私,而且也没写好,反复修改,没发出来。其中我想写的一点就是,我觉得民众“猎污行动”的背后,其实是公共卫生教育不到位的结果。防疫部门,卫建委,公共卫生组织在防疫过程中不仅仅应该负担起信息公开的责任,也应负担起公众预防教育的责任。平时更应该有序的进行医学常识教育,管状病毒是个特例,流感病毒却是每年都如期而至的,如何预防流感,流感病毒/病毒是如何在人群中散播的作为一个公民卫生教育议题极少被重视。因为不了解病毒传播,我身边甚至有人闹出笑话,觉得只要在公共空间上呼吸几秒就会被感染,哪怕周边半个人都没有。新冠病毒的传播性之强更加重了类似的恐惧。气溶胶传播被证实之后,很多人认为,这就等于满大街飘满病毒,不了解“存在病毒”不等于“病毒有活性能感染人”。一部分人极端恐惧,一部分人及其不在意,是这次新冠病毒疫情肆虐,尤其是在爆发期还有很多感染者跑去各地旅游的原因之一,造成更大面积的感染,甚至是社区传播。

如果对此知情,公民卫生教育到位,大家平时就对病毒感染和携带有一定的了解,是不是就不至于过度恐慌,希望把自己绝对的隔绝在病毒感染的可能性之外。也就不至于希望知道确诊者/疑似/亲密接触者的一切信息呢?

Scorpion

能理解这个观点,但是现在可能体会不到了。我现在甚至在反思,我的人际边界过于明显,自我感太强,不够弹性(大笑)

Scorpion

我不觉得责任这个词重,对我来说这是一个中性词。比起责任,称之为“问题”更具备负面含义。维护个人利益是每个人对自己的责任,哪怕因此导致争吵。冲突也不是负面的,只是众多交流的一种。我只是想表达,任何关系都是双方/多方联动的。并不是针对你,更多是站在外人的角度反思自己得出的结论。

遥远的姐妹——当幸存者相遇

疫情之下|当我们在经历亲人死亡时,我们究竟在经历些什么?

2019 勇氣:與異見者來一場線下約會

Scorpion
回覆
fide@fide

在德國都不知道這樣一個項目 有點慚愧 哈哈,所以matters上能共享信息真的很好!

這個活動的報導大多都有英語版本,只是在數據調查和學術調查就是德語的,我猜團隊其實懷著一顆“關懷天下”的心,畢竟社會撕裂現在是全球化的。只是以小見大,首先以本地和身邊人事物為主。而且他們作為報名所必須填寫的問卷的選題,都沒有把爭議性特別大和需要學術知識儲備特別多的議題提出來。政治性話題其實只是其中之一,很多是民生和經濟向的,也是這個項目能成功的原因之一吧。

如果真的有线下聚会我能参与就好了 哈哈

Scorpion

當時看到你提了一下這個項目,自己也有很興趣就去找了一下相關報導。(這個項目真的很有德國人的風格又很不像德國人願意參加的活動)。其實寫到一半的時候覺得很多內容在中文圈沒有實際操作性,刪改了很多,也想過要不要發出來⋯
但是我覺得這種社會實驗很有意義。而且不一定要馬上對我們有用,知道和了解一種處理矛盾或者交談的方法也很重要。最後還是寫完發出來看看。謝謝你一直在鼓勵交流。也謝謝大家喜歡這篇文章。

我與歐洲(七):歧視和身份認同

Scorpion

天啊,怎麼會有這種行為,好惡劣啊!!我能體會明白你當時的心情。如果對方當面歧視我們,相信我們一定能不留餘力的吼回去。但是這種根本不知道作案人是誰,單方面受傷害,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難說服自己讓這件事過去。連歧視都不敢當面表達,真的非常讓人痛恨。

Scorpion

也謝謝你!這麼好的評價,我要膨脹了哈哈。

如果我們所見不同,也歡迎分享呀,我經歷的還是太少啦。